西欧封建社会是如何到来的?

私家历史地理 2022-06-26 12:39:31

封建社会或封建制度,指的是以社会等级、采邑制度和与之对应的人身依附与效忠关系为基本特征的一种社会体系。通常最典型的封建社会诞生在中世纪的西欧,也是公元4-5世纪欧亚大陆饱受蛮族冲击波后最引人瞩目的社会结构与系统变化。此外,西欧封建社会还带有注重武德(城堡林立、,这些都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行程。

西元476年,最后一位罗马皇帝罗慕路斯.,传统上将之作为中世纪的开端。很多人将西欧中世纪与西欧封建社会混为一谈,事实上后者在前者的时空范围内发展,至少经历了数百年的漫长历史,时间跨度之长,犹如相似的古代日本从中央集权律令制国家到以庄园和武士为代表的封建社会兴起。一些史家(有马克思主义史家)以八世纪的查理马特改革作为西欧封建社会的正式开端,。

罗马这一泛地中海帝国的骤然崩溃,引发了非常直接的一系列连锁后果,而后来封建社会的诸般特征,无不生长于这些后果之上。

潮水般涌来的日耳曼蛮族破坏了城市,本身又不习惯或不屑于居住在城市内(如同后来的蒙古大汗和帖木儿习惯于在哈拉和林外搭帐篷居住,莫卧儿和奥斯曼式的伊斯兰建筑充满了从蒙古包中获得的灵感,都是由蛮族的生活习惯所导致),导致罗马帝国时代星罗棋布的城市纷纷停摆。此外,战乱导致贸易中断,使得不仅城市作为行政中心、其经济中心的作用也戛然而止。伴随的着商贸停滞与城市衰败,是人口的大量减少或搬迁至乡村。无数人当然死在蛮族的屠刀之下,更多的人口可能死于战争带来的饥荒与瘟疫(比如452年阿提拉进攻意大利,就被瘟疫所阻止,教皇劝说之发挥了极其微小的贡献)。当然,晚近的很多历史学家指出,很多人口(尤其是前罗马贵族),事实上并未消亡,而是改头换面,更换了身份认同后在蛮族王国的铁蹄下继续存在,。但随着人口的乡村化和作为原本知识文化中心的城市衰败,西欧的识字率一落千丈,时人重视武德而忽略文化,这也是后来文艺复兴时代学者们将世纪称为“黑暗时代”的主要原因,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做是上一波迈锡尼文明到古典希腊之间黑暗时代(荷马时代)的更大范围重演。在万马齐喑的局面下,只有教会保存了很多珍贵的羊皮纸手稿与姿势水平,能读能写的也只有教士。,还会酿成文化上的分裂。从语言学上来讲,西北欧原本就处于罗马帝国的化外或边缘之地,入侵那里的蛮族自然保留了自己的土语,是为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英语、德语、荷兰语等)在那里绵延至今的原因。而西南欧数百年来处于罗马腹地和拉丁文化的核心区,那里发生了语言学上的名族融合,各种日耳曼方言与拉丁语融合的结果,就是后来的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意大利语等一干印欧语系拉丁语族。

更重要的是,。传统上罗马以成文法律著称,正如德国法学家耶林所言,“罗马曾三次征服世界,第一次是以武力,第二次是以宗教,第三次是以法律。而第三次征服也许是其中最为平和,最为持久的征服”,共和国的公民法随着罗马的扩张演变为帝国的万民法。一直到罗马帝国时代,其核心口号仍然是SPQR(罗马元老院与人民),并没有我们所瞩目的罗马皇帝之存在感。,被后世奉为罗马帝国的滥觞,事实上一直到很晚几代罗马皇帝才开始引进㔿波斯为代表的东方君主的一系列威仪。帝国时代公民权普及到了所有自由民,使得人们与罗马政体本身的认同感经久不衰。

然而,随着帝国的崩溃与秩序的沦陷,日耳曼人将个人效忠、家族认同那一套重新引入了罗马帝国境内。帝国的废墟之上,不仅纷纷建立了蛮族王国,且其内部在原有部落和家族的基础上分化为无数个小共同体。它们以习惯法为纽带,帝国时代已经逐步发展起来的君主权力在其严重几乎不存在,而只是一威望著称的所谓国王,其根本没有原先的官僚机构可以有效管理社会。

正式在这种秩序崩溃的大背景下,诞生了封建社会的很多面向。8-9世纪的查理曼虽然几乎在地图和虚名上光复了罗马帝国,然而随着【凡尔登条约】签订和其三个孙子瓜分帝国,西欧刚试图重建同一的尝试化为泡影,一直绵延至今。紧接着是外部的威胁与内部的争斗。维京人、马扎尔人和穆斯林在8-10世纪纷至沓来,分别从北方、。持续不断的外族入侵使得日耳曼的武德绵延下来,。更何况,,贵族们为了争夺有限的土地与资源内斗不断,迫使日耳曼人的武德绵延和西欧中世纪社会的等级化与军事化。广大在帝国时代享有土地的自由民与随着战乱自发解放自己的奴隶一起依附于贵族的保护之下。而随着骑兵自古典时代末期以来在欧亚大陆战场上的日益兴起(马鞍、马镫等一系列新技术功不可没),,于是贵族将土地分给次一级贵族、下级用农地收入武装骑士的传统也渐渐形成,由此进一步强化了原本日耳曼部落中盛行的部落首领与蛮族武士间的效忠关系。唯一还能统一西欧的,。正如汤因比所言,每次大一统帝国崩溃后,大一统教会总是成为最大赢家。基督教自称为上帝的尖兵,事实上在组织形式上吸收了罗马军团等帝国遗产。帝国留下来满足来不及破坏的道路等基础设施,更是给了基督教更广泛传播的优势(也部分来自于帝国末期钦定其为国教)。更何况,目睹千年未有之变局、三观尽毁的帝国遗民、蛮族首领和战士,同样在这个乱世具有极其强烈的精神需求。因祸得福的是,在穆斯林征服压力山大、安条克和耶路撒冷这原本五个基督教大教区的三个后,除了君士坦丁堡教会在拜占庭控制之下,罗马主教顺势宣城自己为教皇,并将合法性追溯到圣彼得。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奔流似永嘉”,于是在中世纪早期纷乱的大背景下,封建制度正在野蛮生长,其留给西欧乃至世界的遗产,事实上不可估量,以后我会专门撰文再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