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恒集团(2):公司发展历程简介

闲说股事 2022-05-24 12:03:55

中恒集团的发展过程,有很多特色,是经济变革、国企改革长河中的一朵奇葩(没有贬义),值得研究。像我们研究上市公司的,主要是看未来,但也要了解过去,这期简单回顾下中恒集团的发展历程。


中恒集团于2000年上市,股票代码600252。上市后梧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持有39.36%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也是实际控制人。


中恒集团的业务,2005年之前一直在发生变化,比如房地产业务增长迅速,2003年用蛋白肠衣(食品加工)置换了制药,2004年并入了水电,直到2006年许淑清入主后才将制药作为唯一业务。如下图所示,可以从公司的营业收入构成上清晰的看到业务的变化(单位:万元)。



需要重点说明的是,2003年,中恒集团将全资子公司梧州市蛋白肠衣厂80%的权益与梧州市东晖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的广西梧州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95.6%的股权进行了置换。这个梧州制药公司就是生产血栓通(冻干)的药厂,当时可能没有人能想到,中恒集团日后竟然会凭借血栓通大放光彩。


公司的营业收入看起来还不错,利润情况怎么样呢?请看下图(单位:万元)



2000年~2003年,利润稳定在2000万元左右;

2004年,利润大幅下滑,不到前几年的10%;

2005年,巨亏9598万元,大致相当于4年利润的总和,这笔巨亏太吓人了,比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踩到井盖掉下去还吓人。


而在同一年,许淑清旗下的广州保宇实业有限公司控股了梧州鸳鸯江大桥公司。然后在2006年12月,.89%的股份转让给了广西中恒实业有限公司,转让总价为1.099亿元。经过这一系列的动作,许淑清变成了中恒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对比一下股权结构图,下面是变更前的

下面是变更后的

2015年的亏损是怎么来的呢?年报里面是这样说的“由于报告期内公司参股投资的国海证券因经营、诉讼等原因发生了巨额资产损失,公司清理历年形成的存货跌价及坏账损失,以及预计2006年制药新生产基地搬迁将可能发生资产损失等,公司共计提了11263万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另,政府无偿收回公司未能按期开发的土地也直接给公司造成了1218万元的资产损失,使得公司2005年发生了9598万元的亏损”。也就是说,亏损主要是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造成的。


这个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是按照会计准则记的帐,在实际核算的时候有一些操作空间,并不一定是真的减值或亏损,完全可以通过做账多记一些或少记一些。所以网上还流传着这样另外一个版本。我不知道这个版本是真的假的,所以特意用斜体字标出来:


主业在广州的民营企业家许淑清与广西的官员余远辉过从甚密,2006年余远辉担任梧州市长,于是两人合作导演了一场收购大戏。


先是中恒集团通过做账等方式将公司利润做成亏损。比如年报里面公布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前几年都没有计提,特别巧,2005年“公司清理历年形成的存货跌价及坏账损失”,一口气提了11263万元。


接下来是国有资产转让,转让这个决议是合法合规的。但是转让的过程,又有很多曲折的过程。按照转让的要求,中恒集团股权的购买方必须是梧州市的企业。许淑清的保宇实业有限公司在广州,广州属于广东,而梧州属于广西,怎么办?许淑清的保宇控股梧州鸳鸯江大桥有限公司,这样一来就符合条件啦,接下来让梧州鸳鸯江大桥有限公司购买中恒集团的股份。


至此,许淑清收购中恒集团的大戏完成。梳理脉络:有人授意中恒集团做低利润,降低收购成本;许淑清借道梧州本地公司,收购中恒集团。


许淑清收购中恒集团后,确立了大力发展医药的经营思路,把水电、房地产等业务全部卖掉,只留下医药一项,以及已开发完但没有售完的楼盘。


中恒集团把房地产业务卖给了中恒实业和梧州市华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恒实业是鸳鸯江大桥有限公司改了个名字,其实是同一家公司。出售房地产业务也引发了一些猜测,比如许淑清把赚钱的房地产业务从上市公司卖给了自己控制的非上市公司。


抛开这些猜测,许淑清控制中恒集团后,重点发展制药,重中之重就是血栓通。成效很明显,如下图(单位:亿元),从2006年开始,血栓通在营收中的比重逐年提高,2011年及之后每年的占比在70%以上,较高的年份达到80%以上。(其中2007年~2010年的血栓通营收是估算的数据,其余年份都是年报的数据)



高速增长是如何实现的呢?


2009年,血栓通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专利号200610066204,有效期20年,在2029年之前都属于保护期,别人不能仿制。(顺便说一下,上一期把有效期写错了,应该是到2029年。)准确的说,是血栓通粉针(冻干)有专利,其他药厂出的成分和药效相近的粉针不能叫血栓通,比如昆药的叫血塞通。在没有歧义时,本文使用血栓通作为血栓通粉针(冻干)的简称。


2009年血栓通进入了国家基本医保目录和医保甲类品种。这一步非常关键,进了医保目录,使用血栓通就可以走医保报销了,这对销量的提升奠定了基础。


有了专利保护,能走医保报销,接下来就是提高销量。中恒集团从天士力挖来了主管营销的高铁成负责营销;通过学术探讨会等方式,给医生介绍血栓通,医生在开药的时候肯定首选血栓通啦。


营销活动取得了良好的成效,血栓通的销量如同坐了火箭,蹭蹭往上涨,2008年只有1.9亿元,2011年就是8.2亿元,翻了4倍;2013年34.8亿元,比2011年又翻了4倍。这中间还有个小插曲。2010年12月,中恒集团将所有产品的总经销权交给山东步长医药公司,合约5年;2011年9月,中恒集团终止了合作;受此影响,2011年营收略有下降。


在销量飙升的过程中,中恒集团的产能一度跟不上,扩产能的周期长,于是找了重庆药友代工生产。这些细节就略过不表了。


然而,好景不长。2015年发生了2件大事。


第1件事,是血栓通被限量限价。2015年,部分省份在医药招标过程中对前期用量较大的部分药品实行限量、限价措施,这些“用量较大”的药其中之一就是血栓通。


第2件事,是许淑清出事了。2015年5月,余远辉被带走调查;6月,许淑清之子赵学伟因“身体原因”辞去中恒集团董事、副总经理职务;8月,许淑清以涉嫌单位行贿罪被立案侦查。


这两件事,导致销量大幅下降,2015年的销售收入只有前两年的1/3。


2016年2月,中恒实业将中恒集团转让给了广西投资集团。转让前后的股权结构如下


中恒集团,2006年从国资控股变成了许淑清控股,十年后,2016年,又从许淑清控股回到了国资控股,十年一个轮回。看到这里,我想起了陈奕迅的《十年》,“十年之前,我不认知你,你不认识我……”


中恒集团又变成了国企,或者说经营风格变成了国企,那肯定是稳健经营;同时,经销商的担忧也消除了。

2016年营收16.7亿元,比2015年增长3.3亿元。

2017年前3季度的营收15.9亿元,快赶上2016年全年的营收了。


公司发展就简单介绍到这里。其他内容下期再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