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晋景文化 2022-06-24 09:14:32

作者小序:近日红遍大江南北的综艺节目《国家宝藏》正在叙述着一件件价值连城国宝的前世今生,借着这股强劲东风,即日起,请随我走进山西的前世今生——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绿色——山西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现在的山西,在华北乃至在全国,都是较普通的省份,并不突出。然而,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好几次,山西在全国,至少在黄河流域,占有突出的地位,其重要性有过于今天的山西。

山西位于华夏腹地,黄土高原东部,地处黄河中游,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总面积为15.6万平方公里,有3600多万人口。山西之名,因居太行山之西而得名,自古就有“表里山河”之称,东有太行山、西有吕梁山、北有恒山,南有中条山,境内主要有汾河和海河两大水系,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山西特殊的文化。由于原始人类受生产力水平所限,大多选择临水而居,早期人类对于这片土地情有独钟,所以在河流附近留下了许多他们的生活印迹。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山西十一地市分布图

目前在山西境内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达300多处,数量居全国首位,到了新时期时代,原始先民们创造的文化遗迹更是遍布全省南北,达到了2000多处。其中,陶寺文化更是这一时期最为发达的物质文化之一。这些都充分显示出山西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是文明的摇篮。在黄河的大拐弯处,山西省芮城县西侯度村附近的西侯度遗址,是目前国内已知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之一,距今大约180万年,考古学家们在这里找到了32件人类使用的石器,向我们展现了当时人类的生活状态。在旧石器时代,人类使用的主要是打制石器,往往要求所选择的原料有一定的韧性和硬度,西侯度石器的原料大部分为石英岩,少数为脉石英和火山岩,已经达到了硬度的要求。出土的器型有刮削器、砍斫(zhuo)器和三棱大尖状器等,也反映了当时人类是以采集和渔猎作为主要的生产生活方式。除了石器之外,还发现了22种古动物化石,有平额象,披毛犀,粗壮丽牛,两件带有人工切割或刮削痕迹的鹿角,这表明当时人们可能已经会制作骨器。动物化石中还有一些颜色呈黑、灰的鹿角、动物肋骨,化验表明它们被火烧过,这也说明旧石器时代早期人类已经学会使用火。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西侯度遗址复原图

旧石器时代中期,山西境内是以丁村遗址和许家窑遗址为代表。大约距今12万年前的丁村,气候温暖湿润,汾河水势汹涌,生活在汾河流域的人类稠密,这一时期的人类被称为早期智人,从体质特征上看与现代人还是有着较大的差别,额头扁平,颧骨高耸,吻部突出,脑容量比较小,介于北京猿人与现代人之间。在丁村遗址中发现的古人类化石是一件幼儿顶骨残片和3颗属于一个12岁儿童的牙齿化石。以及被称作“丁村尖状器”用来起土挖掘的三棱大尖状器,在丁村人手中被打造得近乎完美。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丁村遗址

在朔州市的峙峪一带,出土了2万余件的石制品,大量的兽骨,尤以野马和野驴碎骨居多。同时出土了中国的第一枚石镞,石镞的出现意味着弓箭的发明,它大大地缩短了狩猎者和猎物之间的距离,反映出当时人们劳动技能改进和狩猎水平的提高。

在山西省博物院有一组复原场景,是山西省吉县柿子滩人的生活场景,距今约2万年至1万年前,这一时期的人类被称作晚期智人,他们的体质特征与现代人已经基本相同,拥有灵巧的手、稳固的腿脚、适应直立姿势的躯干、发达的脑等等。他们还学会了人工取火,保存火种,在这个遗址中发现了近300多处用火遗迹,周围分布着数千件石制品和动物化石,这些发现为考古学者分析当时人类生活状况提供了非常丰富的实物资料。除此之外,还发现了两处用赤铁矿粉末涂绘的表现当时人们精神生活与信仰崇拜的岩画,也是人类最早的绘画遗迹之一。柿子滩遗址丰富的文化面貌,被列为“2001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吉县柿子滩遗址复原图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柿子滩遗址出土石器

大约距今1万年前后,人类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新石器时代。人类开始从事农业和家畜饲养业,使用磨制石器,制作陶器。

出土于山西省翼城县枣园村的陶器,距今约有7000年的历史。陶器大多采用泥质红陶,表面没有花纹装饰,这和当时的陶器制作技术有着很大的关系。人们把泥土搓成条,一圈圈盘起来,经过拍打和简单的修整后,就制成了陶器。看似简单的陶器却说明了新石器时代的人类已经开始了农业生产,会建造房屋,过上了定居生活。陶器的产生与农业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为了适应炊煮谷物类食物的需要而逐步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当原始农业获得一定的发展,谷物类食物大量增加时,人类便需要一种便于炊煮谷物类食物的器物,而在当时的客观条件下,陶器是一种最理想的器物,所以这些陶器反映了农业在当时的发达程度。到了距今5千年,枣园文化被当时更为先进的仰韶文化所替代。这一时期,陶器在制作工艺、实用性和装饰性上都有了进步,器表上装饰有圆点纹,曲边三角纹,花斑纹构成的图案,富有动感,这也是仰韶文化最显著的特征,因此也被称为彩陶文化。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当时的农业发展水平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因为只有当人们的物质生活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才有可能去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这样的彩陶文化普遍存在于距今6500年至5500年的黄河流域,从上游的甘肃、青海,到中游的山西、陕西、河南,一直到下游的山东,甚至影响到了长江流域和遥远的东北地区,但仍从以黄河流域的彩陶文化序列最为清晰,框架也最为完整。西阴遗址就充分揭示了仰韶文化在山西西南地区的空前繁荣。西阴遗址是由我国著名考古学家李济先生主持发掘,这是中国人第一次独立主持的现代考古发掘,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彩陶瓶

(彩陶瓶:新石器时代。高36厘米。山西省垣曲下马村出土。小口,弧腹,平两组对称的涡纹,腹下端饰倾斜状疏朗的线纹和划纹。)

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山西省襄汾县境内发现的陶寺遗址是这个地区最典型的代表之一。陶寺遗址距今有四千多年的历史,这是一处集古城址、古墓葬与古代居住遗址并存的大型遗址,总面积达430万平方米。20世纪70年代,在陶寺遗址的古城址中,考古工作者发现了规模庞大的祭祀区、宫殿区、墓葬区,显然,这已经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原始部落居住区。

对于陶寺遗址的研究一直没有中断过,从几十年的考古发掘和研究来看,无论从空间上还是时间上都与古史所记载的“尧都”有很大的关联。陶寺文化也是这一时期最为发达的物质文化遗存代表。

陶寺遗址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以下几件最具代表性的文物:乐器——土鼓、磬;彩绘龙盘、观象天文台。土鼓是用陶土烧制而成,顶端蒙皮,出土于大型墓葬,体现了墓主人的特殊身份。磬是中国古代特有的一种石质打击乐器,器形硕大,单独悬挂的磬叫作“特磬”。乐器器形都比较大,应该更多用做礼器,代表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

在陶寺墓地已发掘的墓葬中,有六座明显超出一般墓葬以上的大墓,其中有5座出土了彩绘龙盘,盘中所绘的龙实际上更多的是以蛇为主要造型,又适当地吸收了鳄鱼等动物的特征:方头蛇身,眼睛小而圆,口吐长信,这是蛇的特征,但吻部较长,利齿成排,又有点像鳄鱼。整体给人的感觉是身体饱满而强健有力。在古代,盘子是用来盛水的,盘中龙象征水中龙,具有调和风雨的力量,而口中吐出的长芯又像是麦穗,既说明了人们求得一种美好愿望,也反映出农业的重要性。土鼓、磬、彩绘龙盘说明当时礼器与乐器同时出现,证明4000多年前山西南部已经出现了阶级的划分,具备了早期的国家雏形。

在2003年陶寺遗址发掘中发现了一座特殊的大型建筑基址更能说明陶寺文化先进的场景。基址是由11根夯土柱组成,呈扇形排列,经过专家反复地论证与研究,再加上近一年多达77次的实地模拟观测,最后认为这应该是一座用于观测天象的“天文台”。在固定的观测点上,从柱子之间的空隙来观测正东方向塔儿山上的日出,由此来判断节气,指导农业生产。古人通过观测可以推测出20个节气,其中以春分、夏至、秋分、冬至最为精确,与我们今天科学观测结果相比,误差约两天,而它的绝对年代在距今2500年左右。(我们知道观象台是为了指导农业生产的,而中国几千年的农耕社会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所以观象台的出现也能够告诉我们当时山西南部农业的发达程度,从这个角度出发,它作为尧的都城或统治中心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陶寺观象台大约建于公元前2100年,比著名的英国巨石阵(公元前1680年)还要早500年,是目前世界上最早的观象台。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土鼓

(高81.6厘米,口径40厘米。襄汾县陶寺遗址出土。)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彩陶龙盘

(口径40.5厘米,高8.8厘米。1984年襄汾县陶寺遗址出土。泥质黄陶,敞口,折腹,平底。内壁磨光,涂褐色陶衣,在其上以红、白彩绘制蟠龙图案。头在外圈,圆眼,头两侧突出如耳似鳍,张口露齿,长信外吐如麦穗。身向内卷,尾部在盘底中心,周身饰双排鳞纹。该龙形实际以蛇为原型,综合了许多动物的特征为一体,表现出沉稳、神秘与威严,颇具礼器性质,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属庙底沟二期文化遗物。)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彩陶罐

(新石器时代。高45厘米。1989年芮城县金胜庄村出土泥质红陶,器表磨光。侈口,圆唇,短颈,宽肩,上腹突出,下腹内收,小平底,上腹部以黑彩绘以弧线和圆点等组成的花卉图案。体型硕大,器形完整无缺。属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典型遗物。)

山西的前世今生 序列(一)——原始社会的山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