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的味道之四:大年初一,原始社会走一回

长安亦君 2022-05-06 10:26:37




中间戴帽子者为历史学家


大年初一,原始社会走一回。 

回到老家上十天了,大部分时间都忙活在觉不着、数不清的杂碎活路上:打扫庭院,拉土垫圈,因为冬天冻坏了水龙头,在水龙头没有换装好的前两天,还得挑水磨面,难有空闲街道胡转。大年初一的下午终于没事了,于是应几位从城里回村过年的文化青年之约,拜访邻村一位退休在家的历史学家。

老人家右派,从京城下放到宁夏,此后便在宁夏博物馆工作,终生未婚,退休后孑然一身回到牛角塬上,一直生活在先人遗留的一座破门道房里。

老人家有个侄子是我初中同学,他有一双巧手,是无师自通的农民画家,擅长描绘寺庙里的各种神仙。那天下午我们先去找我的这位同学希望他当个引路人,以便和老人家搭上话。我的同学不在,我们几个就径直去了老人家的住处。

各种“纸质垃圾”将老人住处门道房垒堆得举步维艰,只剩下一条匝着身子勉强可以进出的道儿。没想到老人家是出奇的容易接触,听说了我们的来意后,他从书堆里弓起了佝偻的脊梁,拖着一把破马扎,蹒跚地来到了我面前。接过我赠给他的一本新书后,高兴得连说好,好,好。

老人家交谈了一会儿,我们便决定跟一起随便走走。我们牛角塬位于礼泉县北塬上,这块土地历经千年雨水冲刷,形成了两边沟壑中间平塬的狭长地带,站在北边的白马山和冉山上俯瞰,貌似牛角便得名牛角塬。牛角塬由西北,山王,宁家,后村,北社和磨张等六社十三村组成。塬的东面为东沟,常年干枯。西沟上游的冉山山脉脚下有一眼泉,四季源源不断,形成河流,名曰浪水河,我们本地人叫它小河。在干旱缺水的渭北高原,能毗邻这样一条水源,那是难得的宝地。

开上车,顺路向北跑了三五分钟,来到了宁家村。宁家村历史悠久、文化厚重,被人们誉为“礼泉半坡”的发现地上世纪八十年代,宁家村民在盖房子打地基挖出不少“盆盆罐罐”和后来被鉴定为原始人使用的石斧、石锛等石器。

距考古推算,在距今6000多年前,这里便有了人类的踪迹。于是这里被有关部门定性为“宁家文化遗址”。

宁家遗址位于山王村和宁家村交界处。该遗址面积较大,东临大路,西靠小河,南沿宁家村和后村交界处,北至三王村村北,东西约600米,南北约700米,总面积为42万平方米

据说,这里曾经挖出过许多原始人的骨骼,这些几十甚至几百人合葬一起墓穴,四周有濠沟环绕(我们本地人叫胡同)这很符合仰韶文化属于母系氏族公社制繁荣时期的文化反映出当时较严密的氏族公社制度。早期盛行集体合葬和同性合葬,几百人埋在一个公共墓地,排列有序。各墓规模和随葬品差别很小,但女子随葬品略多于男子。

宁家遗址出土的直口尖底瓶、圆底钵、小口细颈壶和以上遗物,证明该遗址当属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类型。也就是说,被历史学家称为仰韶文化时期这里就有人类居住。

如此可以斗胆猜测:牛角塬是人类发祥地之一,也是中华文明的渊源。

在这样一个母系氏族社会的原始部落间游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

我们跟着老人家,经过他的指点,原始人生活的自然和谐社会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人类进化6000年,仿佛历经一夜间。

让我突然感到非常为难的是,胡同两面崖壁长期经过风蚀雨淋,裸露着许多石片、陶片和骨骼,你只要轻轻一扣掐,这些石片、瓦片和骨骼就掉在了地上。随便拣起几片,竟然发现疑似石斧和骨刀。如果纯粹是些烂陶片扔了也就就扔了,可是这些经过专业历史学家初步判断为石斧和骨刀的东西到底算不算文物呢?

如果是,应该上交国家。但据一位跟我们一起闲转的宁家村民说,他自己曾将一套四件绳罐上交陕西博物馆,得到的答复是,出土文物原则上属地保管。而宁家遗址目前又未建博物馆,出土的文物只能自己保管了。

也曾有人以6元的价格卖了一只陶罐,。塬上吃斋念佛的善人老婆们听说了这件事,一个个吓得颤颤兢兢,将先前家里挖出的盆盆罐罐全部敲碎深埋了。

拿着这些原始人曾经使用过的工具,我不知道如何处置?如果是文物,扔掉不就等于毁坏文物吗?我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将之保管,如果国家站起来有用,我将无偿捐献。


街上谝闲传


在原始人生活过的部落游转


在原始人生活过的部落游玩


胡同崖壁上掉下的疑似原始人使用的石斧


胡同崖壁上掉下的疑似原始人使用的骨刀


绳罐陶片

过年的味道之一:近年的味道

过年的味道之二:心情就像汽车烂了屁股

过年的味道之三:当好农民的儿子


 作者简介 董怀禄,笔名小河水;新浪博客和微博昵称:长安亦君;微信 QQ昵称:细水长流。工作于湖北的陕西礼泉人。中学高级教师,十堰市首届十大名师,中国中学骨干教师。中国新文学学会、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作协十堰分会会员,西部文学、精短小说签约作家乡土文学作家,精短小说 西部文学签约作家。作品见诸多种报刊杂志和网站,多次荣获文学大奖。出版有个人专集《怀念与忧思》、《黄土魂》、《董怀禄短篇小说选》、《家在牛角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