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封建社会城市的地下空间

基础工程 2022-06-28 12:21:19


导语

中国古代地下工程不论是从技术还是成就来看都领先于同时期的世界其他古国。中华古文明所推崇的天人合一、顺势而为理念在对地下空间的利用中得以充分体现,古人借助自然之道完美诠释科学生态之内涵,包蕴“四两拨千斤”的东方哲学之意味。中国封建社会虽然存在思想禁锢和技术盲区,但光阴不可埋没世世代代人们对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它们顾全了百姓生活的诸多需求和国家兴亡的关键环节。


居所之用是人类最古老、最直接的地下空间开发活动,《易•系辞》云“上古穴居而野处”,《礼记•礼运》载“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居营亩,夏则居橧巢”。由于地下空间与大气层隔离,并得益于地表岩土良好的隔热性,形成地下空间良好的热稳定性,表现为冬暖夏凉的宜居特点。根据考古发现和史料记载,4000年前,以我国黄河流域的山西、河北、陕西、甘肃为中心,当地居民已经在辽阔的黄土地上建造地下或半地下的窑洞,一直发展沿用至今,从斜面或断崖上横向挖洞造房,多数朝南以获取充沛阳光。

宋代郑刚中在《西征道呈记》中描述北宋末年陕西境内有长达数里、曲折复杂的窑洞,清代周亮工在《书影》中记载:“吾乡贫民,冬月操作,惧寒僵手,则为地窖以居。”目前,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地下建筑群体,主要集中在甘肃东部、陕北、河南、山西中南部、河北北部和内蒙古中部等六个地区,其存续具有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双重意义,不仅拓展了我国民众繁衍生息的业态,体现其天人合一、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谋生智慧,更是延长了我国社会生活史的研究触角,丰富了辽阔神州多面向生活的可能性,用既往的经验为未来的发展提供土壤与养料。

保存良好的出土文物和遗址说明地下空间无菌与恒温,祖先们聪慧地发现这一优越的物理特性,其利于仓储的功能立即被广而用之。寻常百姓或修建地窖,利用泥土的热惰性和地表冻土层下的恒温层,只要做好防水、防潮工作,设好通风道,便可把需要贮藏的粮食、蔬菜甚至酒水封藏其中,可以保证食材不被冻伤,确保居民冬日食用之需。


直至今日北方民众依然保留着屯白菜与土豆越冬的做法,在地窖稀少和超市林立的今天,这更多的是对古老民俗的尊重。同时,利用地下空间的恒温和恒湿的特性,也可用于放置精密仪器和需要特殊保存的书籍等。

中国古代的建设者兼顾各地不同的地理环境和现实需要,为城市配备了强大的排水系统,。陕西褒城的石门隧洞,大荔县的给水隧洞,西安、河南淮阳、河北易县的陶制排水管,都是很好的排水设施。

史料记载,秦朝宫殿里有明、暗渠结合的排水系统;苏州曾发现唐代建造的多功能排水渠;明清时期北京城的排水系统已经比较发达,紫禁城在暴雨之中排水顺畅、固若金汤。

作为古代城市成熟而精密的排水系统典范的,当属江西赣州福寿沟。福寿沟修建于北宋熙宁年间,由当时任知州的水利专家刘彝主持,根据街道布局和地形特点,采取分区排水原则,建成全长为12.6公里的排水干道系统,因两条沟渠走向形似篆体的“福”、“寿”二字而得名。福寿沟内外设计均独具匠心,根据水力学原理在出水处“造水窗二十,视水消长而后闭之,水患顷息”。据专家解释,水窗是一项颇具科技含量的设计,工作原理为当水位低于水窗时,即借下水道水力将水窗冲开排水;当水位高于水窗时,则借江水冲力将水窗自外紧闭,以防倒灌。得益于此,福寿沟建成近千年,赣州老城区未出现大的内涝,至今这一古老工程仍承载着赣州近10万旧城区居民的排污功能,当地人民为纪念刘知州的水利功绩与爱民情怀,将其铜像安放于赣州城北宋城公园,以供世代瞻仰。

封建社会,有别于“四夷”而成为“中国”,环视却从不小视蛮夷之力,为此地下空间又开拓出其潜在的军事攻防之用。三国首领曹操的地下运兵道依旧,南京阅江楼景区内明朝地下兵道犹存。

廊坊永清县的“地下长城”,即宋辽地下古战道,据其宏大规模和精妙构思,可推断其为宋代军民经过精心策划、在统一组织领导下建造的大型永久性地下军事工程,也是当时边关御敌的配套工程。,这是以国家的名义肯定了这一“沉睡千年的地下军事奇观”的巨大历史价值。对寻常百姓来说,当时地下工程的人防功能更为显著,即预防战争灾害,防备突然袭击、。

中国封建社会是一本阅不完、读不尽的书,地下空间的利用只是其中一页能够体现传统中国思想特点和民众现实社会生活的篇章,温故历史实乃为获致新知,在迅猛推进的城市化浪潮中,城市建设同样要坚持“因地制宜”、“以人为本”,了解本土化特点与需要,学习先人的智慧与柔韧,秉承祖辈的知识与信仰,历史文化底蕴厚重的九州大地,应当承托千秋万代民众寻常生活,点滴构筑大国精进之魂。

【本文转自筑龙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