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在韩城的启蒙,让中国从奴隶社会进入了封建社会----'教衍西河'

韩城法律人符宏学 2022-05-29 09:06:01

子夏在韩城的启蒙,让中国从奴隶社会进入了封建社会----‘教衍西河’

一、子夏入韩城。

战国时期开始于公元前475年(周元王元年),止于公元前221年秦灭齐统一六国。这个期间是中华文明从奴隶社会文明向封建社会文明的转变时期,也是中国思想最活跃的时代,是中国思想史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盛宴,至今还深深影响着中国的今天。这个时期诞生了无数的思想家、哲学家,如儒家孟子、荀子,道家庄子、杨朱,墨家墨子,法家的李悝、吴起、商鞅、慎到、申不害、商鞅、韩非等,兵家孙武、孙膑等,名家邓析、惠施、公孙龙、桓团等,阴阳家邹衍等,纵横家鬼谷子、苏秦、张仪等,还有杂家、农家······

正如结束一个时代必有一位思想启蒙者一样,开启一个时代同样也会有一位思想启蒙者,总会有一个源头。中国封建社会思想的启蒙者、开创者是谁?就是子夏,而子夏开启封建社会思想的舞台----就是我们韩城!可以自豪地说,韩城就是中国封建文明思想的诞生地和起源地!

子夏出生于公元前507年, 姓卜名商,字子夏, 比孔子小四十四岁,是孔门七十二贤中的佼佼者孔门十哲之一。(孔门十哲:颜子、子骞、伯牛、仲弓、子有、子贡、子路、子我、子游、子夏)。子夏长寿,活了87岁。晚年因为儿子死了而哭瞎双眼,令人叹惋。

公元前479年孔子逝世,卜子夏时年29岁,为孔子守孝三年,其间曾担任一些小职务.试图维系孔门集团的统一,但最终都失败了。到了32岁也就是公元前475年,心灰意冷的子夏离开了鲁国,回到魏国设帐收徒,继续传播儒家思想。然而当时正值战国开端时期,各国相互之间你杀我伐、相互吞并,诸侯国君对孔子的“克己复礼(恢复周礼)”思想根本就不感兴趣,因此只要一听说是孔子的学生,连面都不见。子夏在此地毫无建树,只好决定西进渡过黄河。

公元前472年,卜子夏西渡黄河,来到属于魏地的西河之地----韩城并定居下来,韩城当时是东西文明交汇之地,民风好学,思想活跃。子夏非常喜欢这里,在这里就开始了长达55年的设教生涯,成为孔子七十二弟子中唯一一个西进的弟子。正是因为子夏的到来,让我们韩城成为了当时中国文化的中心。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载:“卜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岁。”“孔子既没,子夏居西河教授,为魏文侯师。其子死,哭之失明。”

公元前445年魏文候即位时,其时子夏63岁,魏文候闻听子夏盛名,特意到韩城听子夏讲学,并拜子夏为国师,成为中国第一个被帝王拜为老师的贤者,也有后人称子夏为帝师的。

这里谈一谈西河之地的反复争夺归属问题,春秋战国时的西河亦称河西,即今陕西关中东部黄河以西,洛河以东,南自华山、北抵黄龙山前的广大地区。包括现在的华阴、华县、大荔一部、澄城一部、蒲城北到白水、合阳、韩城、黄龙以等诸县市。我上一篇文章《秦晋韩原大战》介绍过公元前645年,秦晋两国大战于韩原(韩城芝川芝西一带)。晋军大败后献出了河西之地,随后秦灭了梁国、芮国后秦控制了西河绝大部分土地。到公元前617年秦康公时期,少梁(陕西省韩城市南)被晋军攻占,此后韩城一直在晋魏手中。三家分晋后,魏继承了晋河西地盘。直到263年后的公元前354年秦孝公时 ,少梁才重新被秦国占领。

在韩城,卜子夏继承了孔子的儒家思想,并注重务实,在努力维护孔学的正统地位时,子夏在韩城大力开创西河之学,声势之大,规模之盛,以致韩城人都怀疑这个子夏就是孔子,史称“教衍西河”。

二、子夏在韩城开创性地传授了外儒内法思想,他的门生以子夏的思想为武器,彻底铲除了腐朽落后的奴隶社会制度,完成了中华的统一,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进入封建社会的国家。

子夏传授的理念与孔子的侧重点不同,孔子是以打动国君、奴隶主为己任,建议国君克己复礼恢复周制,认为只要君主努力以‘仁’就可以回到古代文明,这样就可以天下太平了。而子夏却以教化普通人为己任,认为社会要向前发展开创新时代,而不是倒退回古代,认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力量就是芸芸众生,是你、是我、是他。君主必须以才能从普通人中选出贤能者,推动人民建功立业、发展各种技艺,安居乐业遵守法制,则天下才能达到大同太平。

很显然,子夏的这一套理论孔子一点也不赞赏,曾经郑重警告过子夏,《论语·雍也》中记载孔子曾告诫子夏:“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因为孔子认为“小人喻以利”。(这里的‘小人’不是指品行卑劣的人,而是指普通老百姓。)孔子认为普通人有功利思想,不可以教他们释放这种功利思想,这有违君子之德。然而子夏对此却有相反的认识,子夏认为君主若想真正治国平天下,仅凭君子之德是不够的,指望宗亲贵族们在血亲体制不变情况下一同修德修仁,根本就不可能。必须发动群众,使民可以‘使’之才能成功,必须让普通人通过尊法守法(主要是耕战之法)并因此而获取功利,这样的国家才是积极的、理想的国家。

子夏在韩城设教传授的治世理念,后世记载大致有以下内容:

1、由修身及家达到平均天下的大同世界。

《礼记·乐记》及《史记·乐书》都记载了魏文侯和子夏论乐的事,子夏谈到:“修身及家,平均天下”又《论语·颜渊》载有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后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意思就是:一个人的生和死是由命运决定的,他的富和贵是由上天安排的,只要谨慎而没有过失,待人恭敬而有礼貌,普天之下的人都是兄弟啊。家庭是国家的缩影,把自己家庭的经营好了的人也一定可以把国家治理好。一个能把自己国家治理好的人,那么就一定能让世界充满和谐,天下太平。

这传授的实际就是教大家要有修身、修己、待人的本领,要有心怀天下兄弟姐妹的大同理念。每个人都因该大胆地争取功名利禄,不要受传统理念的束缚。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要你认真的去做,剩下交给老天就是了。

2、把礼乐制度看作是国家的根本大法。

《史记·乐书》记载子夏言论:“然而圣人作为父子君臣,以为之纪纲,纪纲既正,天下大定。

治国要有一个根本,这个根本就是礼乐之法,把这作为天下大定的根本保障,不能因为是宗亲或者关系户而改变这一个根本,否则天下无法大定,只会越来越乱,这正是法家思想的开端。

3、从众人选出贤人主政。

《论语·颜渊》载子夏言:“舜有天下,选于众,举高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意思是:要取得天下必须在普通人中选用人才,舜提拔皋陶、汤提拔了伊尹,这才是取天下的重要方法,只有这样,真正仁爱的人才会来,那些不仁爱的人才不敢来。

子夏传授的这个思想可谓石破惊天,让君主直接放弃周礼中的以血缘姻亲为纽带的任人制度,打破这种囿于‘红二代、红三代’的狭隘思想。提出要想取天下必须得到普通人的拥护,只有将普通人中的贤者选拔出来才是正途。这种学说也只有在当时东西部文明交汇的韩城可以讲啊,在东部所谓君子之国讲这些理论,不是被宗族贵族杀死就是被读书人骂死的。

4、尊卑长幼有序。

《史记·乐书》中子夏言:“……此所以官序贵贱各得其宜也,此所以示后世有尊卑长幼序也。”

子夏索然也传授的是等级制度,但子夏强调的是每个等级的获取都有其自己的规则,不能随便打破。只有这样,人们才会懂得进取,才会去获得更高的等级。

5、慎罚,主张在量刑之前,应考虑再三,慎之又慎。

《尚书大传》载子夏解释《尚书·康诰》慎罚的一段话:“昔者三王悫,然欲错刑遂罚,平心而应之,和然后行之,然且曰吾意者以不平虑之乎,吾意者以不和虑之乎,如此者三,然后行之,此之谓慎罚。”

子夏对刑罚的这个‘三思而后行’的理念,教化的正是法律手段的如何正确使用方法。刑罚是要认真对待的重大问题,一定要在在合理的限度内使用,使用刑罚一定要达到预期目的、避免事与愿违的结果。否则会事与愿违使民积怨,。

6、主张应重视功利的获取。

子夏具有浓厚的功利思想,认为人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对此应该予以重视和引导。孔子当年就已经发现子夏的这个思想,曾告诫子夏“汝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因为孔子认为“小人喻以利”,不合君子之德。当年子夏师从孔子时,曾为莒父宰,他看到民众生活贫苦,就采取了一些改善民众经济条件的措施,孔子因此而批评他“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从孔子“见小利”的批评中可以看出,子夏青年时期为莒父宰时就非常重视“利”,子夏认为让民众崇尚功利一点也不卑微,反而应该是高尚的事情,百姓逐利没错。

7、君主要善于掌握威权。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记载有子夏曰:“善持势者,早绝奸之萌”。‘势’就是威权。国君要尽量将威权集中在手里,因为只有善于持势懂得运用权谋,才能防患各种奸邪之事的发生,从而稳固国君的统治地位。

8、重视“信”,强调取信于民。

《论语·学而》中子夏言:“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论语·子张》子夏言:“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

子夏认为:君子在受到人民的信任之后才去动员人民,如果没有受到信任就去动员,人民会以为是在危害自己;君子在受到君主信任后才去向君主进谏,如果没有收到信任就去进谏,君主会亦为是在诽谤自己。君子要把人民视为朋友,对朋友要言而有信。

9、强调学习的重要性和学习的目的性。

《论语·子张》“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

子夏认为:广泛学习各种知识,坚守自己的志趣,多问多想解决当下的事情,仁就在这里面。学习以外还有能力,那就去做官,做官之余还有能力,就去学习。不要整天无所事事地空想,要去学,什么都可以学,而且还要坚持住,学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当前实际问题。只要坚持,学习可以改变命运。

10、强调掌握各种技艺的重要性。

《论语·子张》“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百工居肆已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大意是:即使是小技艺也一定有可取之处,要鼓励学习各种技艺。但是君主不可深陷其中。让各种工匠认真完成他们的工作,君主通过学习他们的技法来获得治天下的方法。

这表明:子夏鼓励百业发展,大胆鼓励新技术、新技能的发展,君主不仅要兴百业,还要向兴百业之人请教学习治国的技能。鼓励君主向农民学、向工匠们学、向士兵们学、向商人们学······

11、主张打破条条框框是可以,没必要墨守成规去‘克己复礼。’

《论语·子张》“子夏曰: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意思是:在大的原则性的方面是不可以逾越的,但在小的枝节方面要敢于允许有出入,如此才可推陈出新,只有敢于打破旧有条框才能发现新的天地。子夏的这种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的方法,在当时可是无人敢想的,更别说去实践了。胆子可以再大点,是好事,无妨。不要小脚走路墨守成规,没有挑战精神是没有出息的。

······

通过这些罗列和简介,我们发现,子夏的思想显然是为现世开处方,以解决现实为己任,,其主张已经完全不同于孔子,孔子那套让国君、奴隶主克己复礼恢复周制,回到奴隶制之初的理念实在是空中楼阁,对个人也许还行,对国家统一毫无帮助。而子夏认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力量只能是普通大众,只要从普通人中选出贤能者,国君推动人民建功立业、允许普通人以自由民的身份创新发展百业,再以法的形式固定,天下才能达到大同太平。子夏所启蒙的思想显然已经是自成一家了。子夏在韩城教授和推崇的实际就是“外儒内法”的先法学思想,表面上看在推崇儒家思想,但实际上是以法学思想改造儒学,通过这种儒法结合、儒法互济的方法来改造现实。他的以治国平天下为理念,配套提出较为完整的社会改革方案,迅速获得了一大批社会改革派的敬仰和认可。以至于魏文侯不得不拜服于子夏,拜子夏为王师。子夏也以王师身份,为治理国家建言献策,向魏文侯讲王道,正礼乐,为之构思出一幅天下顺,民心齐,四时当的治国图景。当时的李悝、吴起等时代贤能积极投于子夏之门,迅速让年轻的魏国跃升为战国初年中原最强盛的诸侯。

无怪乎韩非子称“‘儒分为八’不及子夏之儒。”显然韩非子就已经认可子夏其实已经不是儒家了,而是法家了,是中国法家的老祖宗了。

三、子夏就是封建制度的思想启蒙者。

子夏提倡国君应鼓励普通人以农业为创新基础,大力发展百业的思想,激发了当时奴隶、流民的生产积极性,创造性地诞生了租地纳粮的‘承包制’这一新型生产生活模式,加之魏文候采纳子夏‘使民、因势利导’的治国方略对此创新积极鼓励,一种全新的封建土地承包制就横空出世,给当时依靠残酷盘剥奴隶供宗亲国戚享乐的制度以致命的一击。奴隶们纷纷开始自我解放,大胆开荒拓土,响应以战保耕号召,纷纷为国效命。

子夏的利、势、罚、序、破等的思想,直接开创了中国的法家,其门生李悝、吴起继承和发展了子夏的学说,特别是李悝,在担任魏国宰相后,根据老师子夏的理念在魏国正式变法,开启选贤任能,赏罚严明制度。废止世袭贵族特权,提出“食有劳而禄有功,使有能而赏必行,罚必当”的国策,将无功而食禄者称为淫民,要“夺淫民之禄以来四方之士”,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对腐朽落后的奴隶主世袭制度的挑战。,,一些出身于一般地主阶层的人,可因战功或因其才能而跻身政界,开创了地主阶级对奴隶主贵族的斗争,直接实践了子夏教授的封建制社会的发展模式。

经济上,李悝进一步发展了子夏思想,实行“尽地力”、“平籴法”,将土地统一分配农民耕地,督促农民勤于耕作,增加生产。国家收购粮食进行储备,取有余以补不足,积极发展封建制农业。

法律建设上,李悝为了进一步实行变法,巩固变法成果,根据子夏的先法思想,汇集各国刑典,著成《法经》一书,通过魏文侯予以公布,使之成为法律,以法律的形式肯定和保护变法,固定封建法权。

思想上,李悝以子夏提出的人有趋利避害的本性,不法古不循今,勇于激发民众建功立业思想,国君的治国方略要法、术、势相结合等等。

所有这些子夏的主张,在魏文候时期得以实践并取得魏国强盛的硕果,后来的商鞅由通过系统学习李悝的法家思想,用以指导秦国,最终使秦国完成了中国的统一,消灭了奴隶社会开创了封建社会。这一切一切的启蒙者就是子夏,可以说没有子夏的启蒙,中国的奴隶社会不知道还要存在多久,没有子夏的启蒙,中国不可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建立封建社会的国家。子夏之功怎么赞扬都不为过啊!

虽说魏文候以后魏国旧宗族、,将子夏的变法改革思想废除,但冥冥之中上苍必不掩子夏光辉,子夏的思想被商鞅学去,以此奉秦,终成大事。

子夏在我们韩城开创的“西河学派”培育出大批经国治世的良材,培养了一批思想家、法学家、改革家,作为韩城人,我们应该感到自豪和骄傲,我们韩城就是中国封建制度向奴隶制度宣战的桥头堡,子夏在韩城上空发出的号角声,正是撕裂奴隶制度的第一声!

四、子夏在韩城‘教衍西河’遗址。

由于子夏“西河设教”的名望很高,“西河”也成了文人墨客荟萃,传道、授业、讲学的文化圣地,“西河文化”因子夏而扬四海九州。当今很多人在研究子夏、寻根子夏,认为韩城夏阳的英村就是子夏当年“教衍西河”的地点。

1、韩城夏阳镇西原上有一英村,古名“西河村”,现今在韩城英山塬各个村,西河寨、西河沟、西河村之名,至今仍在流传。

2、北宋《太平寰宇记》载“子夏石室,在韩城县”。明朝的韩城《县志》曾有记载,解放前县城南的碑列中,有几座“德教碑”额上均题写“教衍西河”,今已不存。

3、由于子夏在西河讲学,启蒙当地文化功绩甚卓,世人称其“西河宗师”。而韩城文人也常以“西河弟子”自谦,以示对子夏的崇敬。

4、子夏姓卜,其后裔世居韩城有三个村落;一为苏东乡卜家村,一为板桥乡西泽村,一为西庄镇上干谷村。英村有子夏庙,卜家村、西泽村均建有子夏祠。

另外,本人曾是九一级英山技校学生,记得秋天时班级组织大家登山娱乐,登上英山后见山上有一圆形土台,现存高约一米,直径数十米,不知建于何年更不知为何物。全班五十余学生一起上台,在台上围坐猜迷做游戏。

我认此台应为当年魏文候设坛拜子夏为国师的拜师坛。

古时讲究周礼,举行祭祀、誓师、国君拜师等大典时,用土和石筑一高台,并要斋戒沐浴方能开始,此种高台称为‘坛’,筑坛拜师、筑坛拜将的历史史实不胜枚举。‘坛’的设立非常有讲究,要在‘泽中高地’建造。英山为南北走向,其东西两侧皆是河流,南北两侧皆有湖泊,此正是泽中高地。

先秦时期,筑坛是大事,普通人包括公卿贵族无权筑坛,只有天子、诸侯遇到举国大事才能筑坛。魏文候身为一国国君,拜子夏为国师岂有不筑坛之礼?在这里我建议我们韩城的文考部门可登上英山,对此坛进一步考证,若果真为魏文候拜师而筑的拜师坛,那么这将是我们韩城又一文化圣地,不!应为中国文化圣地,功德无量啊。

今天将子夏与韩城的史实奉献给大家,若能得到些许认可,也不枉这几日笔耕之辛。作为孔门七十二贤的子夏,在我们韩城还传授了“六艺”,(六艺,即《诗》《书》《礼》《乐》《易》《春秋》六部经书,《诗经》中的《大序》出自子夏之手),正由于子夏在韩城传经讲学,才使中国文化不至于断层啊,后人所学的“六艺”都是子夏所传。如此看来,韩城真乃中国文化之福地。

如今,子夏的“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论述,被定为复旦大学的“校训” ,,成为世界人民心声。子夏关于“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一语也被镶嵌在美国芝加哥文化中心。“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更是被莘莘学子奉为至理名言。随着儒家文化研究不断发展,卜子夏历史地位愈来重要。

无独有偶,子夏并不是我们韩城第一个被拜为帝师的贤之大者,我们韩城在清代还出了一位历任乾隆、嘉庆两朝的宰相---王杰,曾担任审判和珅的审判长。王杰也是帝师,是嘉庆皇帝的老师。身为韩城人,我们应该为韩城自豪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