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了汉朝帝王更迭的历史,就懂得了汉人的全部历史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2022-07-28 13:35:16

身为用汉字、说汉语的汉族人,我们当然要懂得点传统汉朝历史啦!

我西汉史不太熟,按记忆说了。

大家当故事听就好了。


始皇帝统一四海,废封建,立郡县。结果他一死,秦二世而斩。

项羽刘邦灭秦后,诸将功高,项羽虽然自称霸王,也还是分封了天下十八王。

此后刘邦灭项羽,西汉开国了,过程中却还是得依靠诸王——韩信、英布、彭越、张耳们——的力量。

所以刘邦当了天子后,诸侯王觉得:还是分封好啊!

——天子都让刘邦做了,咱们当诸侯王,那也得各自快活!


刘邦和张良很早就知道,封建终不可续,天下必须归一,不然久后,势必又要分为六国扰攘。

于是刘邦亲自下狠手,同时也借了吕后之手,平定诸王。

韩信临死前感叹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认为萧何太软弱了。

萧何也的确被刘邦下过狱,但终于人望太高,刘邦也知自己终离不开萧何,最后还是君臣绑在一起,善始善终。

刘邦驾崩后,本来要让太后娘娘管事——觉得其他人都靠不住了嘛,只有吕后能继承自己的遗志。

可是诸将还有活着的:周勃憨厚为太尉,灌婴骁勇领禁军,陈平是开国元勋,这些都是刘邦宿将。

于是借助宗室朱虚侯的能力,一起平了诸吕的后宫势力,重掌江山。

至此,江山重回到老将们手里。


有野史说,朱虚侯和灌婴都想掌刘邦遗诏,继续以刘邦之名号令天下。

周勃和陈平觉得,不能再任皇权左右了。于是发动一场议礼。议着议着,先帝诏书权威性就没了。朱虚侯和灌婴被架空。

陈平,连同周勃和张苍等开国诸将,遂成大汉朝实际的元老院。迎立了汉文帝。


陈平巧智有余,论智慧凌驾于诸将之上。但他的权力,毕竟得自于周勃与开国宿将们的扶持帮忙,诸将共同领导,一时难动。

诸将主张持重,凡事不可造次。于是陈平想了许多招,包括但不限于:

——带头辞去相位、上缴帅印。

——扶植年轻宰相。

——号召南方吴楚,煮盐兴冶,倡导实业。

——给了诸将勋贵一点甜头吃吃。裂土封疆啊,之类。因为知道硬搞很麻烦,还是要有妥协才能斗争。


高祖刘邦生前,是想一举灭了封建制,以求四海一、天下治;因为日暮途远,所以不免急迫,做了许多极端之举。

结果他晏驾后,诸吕之乱,诸将还是掌权。

陈平虽是开国元勋,终究不是开国高祖。夺遗诏、平诸吕、与周勃等诸将联合,也只能拼得一个是一个。甚或特意迎立一个与自己、与周勃都无关系的新天子汉文帝,也是陈平与诸老将彼此妥协的结果。


新天子被迎立时还不免战战兢兢,其实除了他个人奋斗,还有陈平与诸将相持不下的历史进程哩。

高祖做法更极端,拼了个两败俱伤,终于也人亡政息;陈平灵活些,但终究是与周勃们共事,免不了迂回委婉,所以走两步退一步。

后世看来,高祖是刚烈到甚至刚愎,陈平是务实但不够坚决,但如果细细考虑,会发现他们的做法都有理由——因为诸将、诸吕和周勃们这些新老权贵,一直在未央宫长乐宫附近存在着呢。


所以,就拿新老权贵没法子了吗?

汉文帝与汉景帝所做的,基本是发展经济,与民休息,积蓄力量。汉文帝所谓“夫农,天下之本也”,就是说大家别折腾,好好搞经济吧;汉景帝时,平了吴楚七国之乱,为儿子汉武帝奠定了基业。


汉武帝那就厉害了。推恩令终结封建制,贵族们没啥好果子吃了;架空相权一切自己拿主意;任用的卫青是自己小舅子,霍去病又是卫青的外甥——不是他多任用亲戚,而是因为不想给传统贵族分权了。做的事情那都是大张旗鼓: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首开丝绸之路,开疆拓土,而且一口气当了半个世纪的皇帝。

在汉武帝前期,汉朝鼎盛;汉武帝后期,那就出问题了——所以才有巫蛊之祸和著名的《罪己诏》。

实际上,汉武帝、唐玄宗、康熙这几位,有类似之处:都通过统一事权获得强盛,又各自在后期遭遇问题。所以汉武帝后,昭宣朝经过几番动荡,又开始了与民休息、勋贵升起的历程。

这算是皇权制度的毛病:上去容易,下来难,越久越难;老权贵倒了,自有新权贵出来。神仙打架,殃及池鱼——所谓池鱼,就是老百姓了。


所以通读西汉史,很容易发现,历史总是在“权贵分掌——斡旋妥协——事权归一”之间来回循环。走到任何一个极端,吃苦的都是老百姓;只有在中间动态平衡阶段,才好一点。

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那就是这个道理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