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药和苗医的发展历程

苗康宝 2022-06-12 08:50:12


       苗药是指在苗族聚居的苗岭山脉、乌蒙山脉、武陵山脉、鄂西山地、大苗山脉及海南山地等地区种植、生长的中草药材。同时也指苗族医药文化。

       苗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活动与疾病、伤害作斗争的实践中,积累了宝贵的医疗经验。他们对致病因素、疾病诊断、治疗及预防等都有较深刻的认识,在疾病分类和命名上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临证处方用药方面,有着许多的独到之处,积累了丰富的医疗经验,成为我国传统医药宝库的一部分。



在贵州省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在省卫生厅和药监局的领导下,贵州苗医药研究及苗药产业化在二十多年中迅速发展,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


上世纪80年代

80年代初贵州省中医研究所民族医药研究室成立,1984年全国第一次民族医药会议后,贵州在全省组织了较大规模的苗族医药调研。在苗族民间广泛收集医药文化资料,如手抄本、地方志书及“口碑”流传资料,收集整理了大量的苗医理法方药资料,为苗医药学的研究和继承工作奠定了基础。


上世纪90年代

苗医药研究整理取得可喜成果,出版了《苗族医药学》等苗医药专著。苗药制剂研究与开发步入黄金期,开发了近200个民族药成方制剂,同时产生了一批苗药企业。到现在贵州省具有苗药企业70多家。苗药产业开始起步,产值以每年20%递增。



2007年以前

2002年贵州苗药制剂154个品种上升为国家品种,2002年由于苗药产业的快速发展,苗药产业列为省重要支柱产业,政府每年投入1000万元用于中药、民族药产业的研究。2004年苗医药理论系统研究列为重大科研项目, 2006年我校特色学科苗医药本科教育开始招生,


2011年前

苗医专科建设及医院得到较大发展,建立了10个苗医专科,一个公办的苗医院。2008年苗医药研究取得重大成果(获省科持成果二等奖), 中药、民族药研发中心立项建设(贵阳医学院)。大量国家和省级重大科技项目开展进行。




科研机构与平台建设

现有国有专业公立民族医药研究所3家,省级一所,地州级两所,民营民族医药研究所10多家。近年还成立了“民族药研发中心”、“中药、民族药工程中心”、“中药民族药制剂中心”等多个省、部级重点平台。黔东南民族医药研究所建立了苗族、侗族药物标本馆,贵阳中医学院建有苗医药文化馆。在这此研究机构内汇集了我省主要的民族医药科研人员,开展对民族医药的调查、搜集、整理和文献出版,承担民族医药理论和临床诊疗技术的科学研究。


基础科研不断深入

近年苗医药科研发展迅速,水平不断提高。以贵阳中医学院为代表的苗医药科研团队近年获得各级科技进步奖20多项,其中省部级二等奖4项,三等奖11项。由贵阳中医学院领衔的“苗医药理论系统研究”项目,发表论文100多篇,建立了三个数据库,并获得贵州省2008年科技进步二等奖。目前在研项目有100多项。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重大基础项目等等。在近年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民族医药学科中,苗医药研究所获得的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数量也在逐年递增。


苗医药理论研究与文献整理

先后整理出版了《苗族药物学》、《苗族医药学》、《贵州苗族医药研究与开发》、《中华本草·苗药卷》、《十大苗药研究》、《苗族医学》等苗医药专著。在各类期刊杂志上发表论文400多篇,还编写了苗医药系列教材一套,有效保护和发展了苗医药,为其开发利用和教学奠定了基础。




苗药的发展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相关政策的指导下,大力开发研究民族药制剂,先后发展了二百多家民营、私营、个体民族医药机构,开发了近200个民族药成方制剂,基中国家标准民族药154个,同时产生了一批民族药业。现贵州省具有民族药业70多家,生产苗药品种160多个,其中国家准字号品种154个。年产值90年代初从零起步,以年均20%以上速度增长,2011年已达150多亿元。苗药产业在中国各民族医药产业中遥遥领先,成为我国民族药产业的典范和旗帜。




苗族的苗医苗药传统:

苗医苗药学立症,是以民族的生活习惯、所见所闻为基础,形象具体,易于对症下药。如哈蟆症(肠梗阻)、老鼠症(霍乱)、飞蛾症(肺炎)、黄鼓症(肝病引起水肿)、黄肿症(钩虫病)、鬼见症(肋间神经和三叉神经痛)、哑巴症(破伤风)、翻眼症(颅内肿瘤)、鲤鱼症(尿结石)、勾手勾脚症(乙型脑炎)以及咳症(哮喘)、渴水症(糖尿病)等等。又如七十二症中的背花(肩疽)、萝卜花(翳目)、蜡烛花(阴茎癌)等。病名不仅形象,而且分类细致。在七十二疾的外科病中,疽一类分九种,疮一类分二十三种,痈一类分八种,疔一类分五种。苗医学认为,同一种病生长部位不同,病因不同,用药亦不同,因而见效快。湖南《凤凰厅志》记载:“苗医用草药,……或吞或敷,奏效最捷”。


苗族的苗医苗药最高成就是伤科、肿瘤及慢性病疼痛病等杂症。苗族医师的伤科医术特别著名,如“刀伤枪伤,痛不可支,一经敷药,血痛立止,肿胀渐消,不数日而愈”的技术;严重的枪伤经敷药后,不但可使肌肉再生,而且可使弹丸退出。北洋政府总理熊希龄曾对此称赞说:“子弹无足自退出,全凭苗医华佗功”。苗医伤科中的“正骨”,特别有名,疗效好,疗程短。正骨原则是生命第一、功能第二、肢形第三。方法简便,仅用小夹板固定,敷以伤药;一般骨折,二十天至一个月左右,即可痊愈,粉碎性骨折也可在二至三个月左右痊愈,功能可恢复百分之九十以上。



苗族的苗医苗药在长期的历史实践中,创造了经济、简便、速效的治疗方法二十余种。妇产科方面有“坐产分娩法”;治脓肿方面有“打火针疗法”(用针引术,切开引脓);治小伤小病有“桐油点烧法”,既可治病,又可防止感染;治骨折方面有“背椅法”、“双胳膀吊法”、“悬梯移凳法”;其他还有“蒸熏法”、“拔火罐法”、“药热敷法”以及“体育疗法”、“气功疗法”、“挑刺法”、“推摩法”等,临床效果很好。



苗医苗药的剂型与中医略同,也是根据病情、药性和条件“定型”,但是有简易、灵活、速效等特点。在用药上主张“立方扼要”,“一方一病”,一般一二种药一方,少数七八味药一方,如“白辣萝”(凤凰蛇药)专治五步蛇伤;“交馍降”(九木香)专治气管炎;“大蒜泥”(鼻嗅法)专治小儿肺门结核等,都体现了苗药学的民族特色。苗药单方很多,民间有“三千苗药,八百单方”的说法。如治疗脓肿,可用“打火针”疗法或“拔火罐”疗法,也可用药物贴患处治疗者。



苗医苗药诊断病情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所用药物,疗效很高,且和中医有许多不同,“药色诡异,非方书所载,统称草药”。从药书经典中可以看到苗族先民对药物命名的痕迹,如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五十二病方》中,就有用来冶病的“答”。这个“答”,汉语无法理解,而苗语却很了然,现在苗语仍称“豆”为“答”,可见“答”是豆类药物。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也有苗药名称二十余种,如“菊花”,李时珍直接注明苗名曰“毕华”,等等。苗药学对药物的命名,有的突出药物的特殊形貌,有的反映药物的特殊气味,有的则根据药物的特殊功效……总的特点是注重实际,命名贴切,易懂易记。




扫描二维码关注

苗康宝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