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同丰发展中心讲述简单的玉玺历史

郭子杰说收藏 2022-06-17 16:36:59

上海同丰发展中心讲述简单的玉玺历史,玉玺,专指皇帝的玉印,至高权利的标志,始于秦始皇。古代印、玺通称,以金或玉为之。

玺始出于周,到了周朝才有玺和印之分,皇帝用的印叫玺,而臣民所用只能称为印。

皇帝、皇后、皇太后所佩谓玺,印是大臣所用。是有规则的,否则,是会砍头的。

玉玺是御玺的俗称,正确、专业的称谓:宝玺。明代正式宝玺亦为玉制,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即记载:“至嘉靖四十五年之冬,则世宗已不豫久矣,乃下诏曰:先朝甲戌遇灾,御宝凡六,其五已遭毁。命所司觅美玉补造。”可见御宝仍为玉制,惜未能撒播至今。然成化、嘉靖时,确有用白石等制作一批印玺,多属闲章,部分印文的文字与御宝一样,现藏故宫。明朝有二十四宝玺,其间皇帝奉天之宝为唐宋之传玺(《明史》卷七十四;《明会要》卷二十四;《明官史·木集》); 清朝的宝玺用料更繁复,除玉外,还有栴檀香木、檀香木质、金质、水晶、玛瑙、骨质等等。

不一起代,对玺、印、章的使用范围纷歧。依据《通典》所载:“又三代之制,人臣皆以金玉为印,龙虎钮,唯所好也。……秦以印称玺,以玉,不通臣下……齐,……并依秦汉之制。皇太子诸王金玺,皆龟钮。公侯五等金章……光禄大夫、卿……四品五品将军,皆银章。尚书令、仆射……诸州刺史,皆铜印。”可见,“玺”是帝后以及诸侯王所用,臣下则依据实际地位称“章”、称“印”。传说武则天忌“玺”谐音“死”而改为“宝”,自此至清代帝后及诸王印章皆称“宝”,如明代“潞王之宝”,清代“和硕怡亲王宝”。(按:清代郡王印章仅称“印”,如“多罗定郡王印”)。佩玺是有规则的,否则,是会掉头的。清朝二十五方御用宝玺分别为“大清授命之宝”、“皇帝奉天之宝”、“大清嗣皇帝宝”、满文“皇帝之宝”、栴檀香木“皇帝之宝”、“皇帝之宝”、“皇帝尊亲之宝”、“皇帝亲亲之宝”、 “皇帝行宝”、“皇帝信宝”、“皇帝行宝”、“皇帝信宝”、“敬天勤民之宝”、“制诰之宝”、“敕命之宝”、“垂训之宝”、“命德之宝”、“钤文之玺”、“表章经史之宝”、“巡狩全国之宝”、“讨罪安民之宝”、“制驭六师之宝”、“敕正万邦之宝”、“敕正万民之宝”、“广运之宝”。

传说中秦始皇一致六国后,将和氏璧制成了传国玉玺。权且不论传国玉玺是否是用和氏璧琢制的,秦始皇一致我国后,的确曾令玉工雕刻过一枚皇帝玉玺,称之为“皇帝玺”。据史书记载,此玺用陕西蓝田白玉雕刻而成,螭虎钮,一说龙鱼凤鸟钮玉玺上刻文是丞相李斯以大篆书写的“授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传国玺自面世后,就开端了赋有传奇色彩的阅历。传说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南巡行至洞庭湖时,风波骤起,所乘之舟即将覆没。始皇抛传国玉玺于湖中,祀神镇浪,方得安全过湖。8年后,当他出行至华阴平舒道时,有人持玉玺站在道中,对始皇随从说:“请将此玺还给祖龙(秦始皇代称)。”言毕不见踪影。传国玉玺复归于秦。

三国鼎立时,玉玺属魏,三国一统,玉玺归晋。西晋末年,北方堕入朝代更迭频繁、动荡不安的时代。“传国玉玺”被不停地争来夺去。晋怀帝永嘉五年(公元311年),玉玺归前赵刘聪。东晋咸和四年(公元329年),后赵石勒灭前赵,得玉玺;得玺,在右侧加刻“天命石氏”。后赵大将冉闵杀石鉴自立,复夺玉玺。后冉魏请求东晋军救援,传国玺为晋将领骗走,并以三百精骑连夜送至首都建康(南京),这样,传国玺重归晋朝司马家。在南朝,传国玺历经了宋,齐,梁,陈的更迭。大隋一统华夏,传国玺遂入隋宫。公元618年,隋亡。萧后携皇孙政道携传国玺遁入漠北突厥。

唐贞观四年,李靖率军讨伐突厥,同年,萧后俄然与皇孙政道返归华夏,传国玺归于李唐。

唐末,全国大乱,公元907年,朱全忠废唐哀帝,夺传国玺,建后梁。公元923年,李存勗灭后梁,建后唐,传国玺也跟着到了后唐。

最后一个掌握“传国玉玺”皇帝是五代后唐末帝李从珂,公元936年后晋石敬瑭攻陷洛阳前,他和后妃在宫里自焚,所有御用之物也一起投入火中。从此,“传国玉玺”奥秘失踪,关于它的下落众说纷纭,无所适从。

上海同丰发展中心讲述的玉玺,其实也只是其中一部分,玉玺作为皇权的象征,得玉玺得天下,它的流向历史上其实还有一些不明之处。等待着考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