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种业的发展历程

丰收管家 2022-05-11 08:52:22

  2017年4月5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发布声明,批准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收购瑞士农用化学品巨头先正达的交易。在长达一年之久的谈判、审批后,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拟以出价超过430亿美元现金收购这家瑞士种子和农药生产商。如果交易成功,这将是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中国公司收购西方公司的交易。

    在业内人的眼里,中国化工被称为“中国的先正达”,是唯一经营化肥、种子、。

    而被收购的对象是全球农药领域第一、种业第三大公司(农药销售占全球20%,种子业务销售占6%)——先正达,具有强劲的生物育种核心技术优势和农药原药研发优势,其拥有最全的农药产品线。

   当今世界种业市场,大部分被世界几大种业企业高度垄断,而先正达正属于前十大之一。

    在整条种子产业链体系中,从农药、种子、化肥、育种技术等方面,中国是远远落后与世界前十大种子企业的的。就种子贸易额来看,世界前10强的种业企业在全球种子贸易额中所占比例超过1/3,而我国种子市场销售额占全球的不到1%;就农药利润而言,世界大部分的利润都掌握在先正达、孟山都、拜耳、巴斯夫等6大跨国农药巨头手中;在生物育种方面,我国8000多家种子企业拥有育繁推一体化的不到100家,拥有研发创新能力的不到1.5%。

    因此,收购先正达,将极有可能弥补中化工集团在农化基础研究领域的短板,使中国化工成为一家转基因种子生产商,而且还能直接挑战孟山都的龙头地位,甚至可以弥补国内种子业的缺陷,进一步提升中国的粮食安全保障。

    粮食安全,不单止是产量能否满足的问题,而是在转基因大潮之下的安全问题。一直以来,网上转基因和反转基因两派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但是小编觉得,技术无好坏,,不一定要用,但一定要有。而且对于中国这个13亿人的大国而言,,也更为紧迫。

    今天我们就挖一挖种子市场。

种业发展历程

    几千年来,农民自己留种,根据气候变化、需求变化,不断筛选和优化品种,这一以农民为主体的种子系统成为维持中国农耕传统的生态根基。凭借这一种子系统,中国曾养活了十几亿人口。同时,在这一生态体系中,农民同时也保护着全球75%的种子资源,实现着农民与自然、生产与环保的和谐发展。

    然而,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发展,中国人口与耕地两个数字之间的差距将越来越大,目前中国拥有全世界21%的人口,但只有9%的耕地,人口与耕地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我国将如何提高单产来养活日益增长的人口对粮食的需求?

    于是,转基因作物被广泛推广,而且成为众多种业公司竞相追逐的目标。与转基因相关的生物技术,成为众多种业公司积极研发投资的重要领域。

    近30年来,杂交种子已经广泛地进入农业领域,而农民传统的育种实践已经遭遇了几乎灭顶的排挤和颠覆。中国,相比于其他亚非拉国家,种子的商品化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以中国第一大粮食作物品种—玉米为例。在吉林、河北、甘肃、贵州、广西等5个玉米主产省区的抽样农户调查问卷中,玉米种植户完全依靠自己留种的比例极低,仅占全部调查农户的1%。绝大部分农户通过市场购买获得种子,而市场上的种子绝大部分都是杂交种子。

    但,当时的中国种业企业并不成熟,市场大部分份额都被几个大的种子大玩家:孟山都、杜邦、先正达等占领。而且,这些大玩家不仅卖种子,通常,它们会将这些种子与特定的化肥、农药搭配销售,从而控制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因此,中国种子企业面临的不只是单个的跨国种业公司,而是一个庞大的国际化产业链条。

    经历了六十年的发展,中国的种业市场化才算刚刚起步,目前正在经历行业整合期。具体来看,主要分为四个阶段:

1、自选自留种阶段(1949-1978)

    这个阶段种子完全没有商品化,没有种子市场和种子公司,也没有商业化育种,完全由农户和农业合作社自繁自选自留种,良种率低,单产水平提升较慢,到1978年时中国玉米、水稻的单产分别仅有187公斤/亩和265公斤/亩。

2、初步商品化阶段(1979-2000)

    这个阶段种子逐渐实现商品化、专业化,实行以县为单位统一供种,国家开始实施“种子工程”,种子行业市场化发展加快,但仍然不规范。到2000年全国共有县级以上种子公司(站)2700家,注册登记的种子经营点32500多家,国有原种场、育种场2300多个。

3、市场化阶段(2001-2010)

    这个阶段的标志是2000年《种子法》以及之后一系列法律法规的颁布实施,种子行业真正实现市场化和规范化,品种权得到有效保护,企业真正有动力进行商业化育种并逐渐成为育种研发的主体。

4、高速发展阶段(2011-至今)

,种子企业作为商业化育种体系核心的地位得到明确,行业准入门槛大幅提高。与此同时,伴随着种业商业化的进行,种子行业内部竞争激烈,资本大量涌入,竞争格局初步形成,大量企业通过合并扩张,争夺市场占有率和行业话语权。国内种业经过市场化初期的无序发展之后,种企数量开始迅速下降,从2011年的8600多家减少到2014年的5064多家,平均每年净减少1000多家。

    种业是农业发展的内因,是决定性因素。每一次品种突破都极大地推动了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推进农业“转方式、调结构”,育种创新要先行。生物育种是种业发展的大趋势,想要未来占据主动必须积极做好技术储备。国外巨头的商业化育种体系都是由常规育种和生物育种两部分组成,以常规育种为基础,生物技术提供新方法和新产品。

    先锋公司原以常规育种见长,培育了世界上第一个玉米杂交种,具有近百年的常规育种积累,尽管如此还是需要借助生物技术,进一步强化育种研发。虽然近年来关于转基因技术的争议极大,但不可否认其在种子行业中是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的,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所在,国际上转基因种子的市场早已被孟山都、先锋、先正达、拜耳、陶氏等几家公司瓜分完毕,在中国大田粮食作为转基因种子市场政策尚未放开之前,国内种子企业必须充分做好资本、技术、人员方面的储备,未来才有可能参与更激烈的竞争。

    而此次,中化收购先正达,也正是发展国内种子企业的重要一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