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中国封建社会——奔驰在历史途中的精致客车

影视书评鉴 2022-05-26 16:46:59

作者/于是

编辑/Syatn

《兴盛与危机》是金观涛与刘青峰夫妇的第一本共同作品。

作者自身的理科素养赋予了这本文史书籍强烈的逻辑感和冷静自持不带情绪的客观感,这是本书的一个直接显著的特点。此外,本书另一个更加重要的特点是论点的创新性与系统性。两个特点在文史类书中,显得弥足可贵。

梗 概

作者在第一章抛出了全书的核心问题——中国封建社会为何会长期停滞(为何中国的封建社会结构两千年保持不变)?

同时,这个问题下还包含许多子问题,比如:为何中国传统对现代化的阻力如此之大,为何近代工业文明在西方出现,中国传统历史有无规律可循?

在之后的章节,作者引入了一些新观念,如控制论、宗法一体化结构、无组织力量、社会修复机制、亚稳态结构等,借此对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进行了具体的描述。

第八章中,作者对中国封建社会结构中的意识形态结构这一关键性因素进行了详尽的论述,阐释了中国为何选择儒学作为社会结构的一部分以及其对于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的稳定所发挥的作用。

第九章运用超稳定结构理论论证了李约瑟问题,回应了为何近代工业在西方出现以及中国传统对现代化阻力较大的原因。最后两章则是作者的研究方法体系以及最终的模型化理论。

阅读建议

本书语言偏理科化,因此阅读起来会感到晦涩。在阅读的过程中,建议对作者的主要理论进行类比,以求更简易的理解。

可把中国封建社会比作一辆奔驰在时光跑道上的精致又智能的客车,其中儒学是客车的程序,儒学中的社会观(国家学说)则是客车的装配图纸,吸收了儒学及其国家学说的宗法一体化结构(儒生组成的官僚结构)是客车的基本零件并扩大为车骨,宗法一体化结构之外最大体量的群体(主要是农民)是乘客。

乘客通过客车不断跨越时光前进,同时客车本身也有消耗、磨损和更新。

因而,整个封建社会就是客车不断更新、不断奔驰的过程。纵观世界历史,中国封建社会由于其车辆本身设计的精致性与坚固性,所以前期风驰电掣,远超其他国家,但是随着其他国家交通工具的进化(由客车进化为飞机)中国封建社会这辆客车的速度以及力量显然就不可与之相提并论了。

作者观点

笔者按照以上所说的类比思路,将作者的一些理论梳理出来:

首先是客车的程序,即整个中国封建社会中的意识形态结构。这是整个客车之所以精致的关键所在,也是使其奔驰两千年而不竭的重要原因。

儒家、道家和墨家都是中国古代的重要思想文化,其中三者又在价值观、社会观和哲学观上具有和谐的内在结构,其中儒家是“礼、仁、天”,道家是“无为、小国寡民、道”,墨家是“兼爱、尚贤、天志明鬼”。因此这具有自洽结构的三种思想就成为了意识形态结构选择的对象。

中国作为典型的大国,在选择意识机构时必然要与其经济结构相适应。而中国封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地主经济为主,,这就决定了儒家在意识形态结构选择上占据了先天的优势。此外,道家本身的“无为以及小国寡民”思想被大体量的中国所筛选掉,墨家“兼爱”思想本质上的的反宗法性,因此道墨与中国封建社会的大环境格格不入。以上因素叠加。使得儒家成为了中国封建社会这辆客车中优先选择的程序。

其次,在以上程序不断完善的同时,儒学中的国家学说已经落实到实践中来,吸收了儒家思想的知识分子(儒生)组成了中国封建社会的基本官僚体系(即配件与车骨),加上郡县制以及人才选拔机制的出现就进一步使得知识分子的流动性大大增强,成为了社会的基本管理单位,大大增强了中国封建社会的黏性,即客车本身的坚固性柔韧性,这是中国封建社会能够长期稳定的原因所在。

但是,由于意识本身谈不上完美(儒家思想本身直挂外推和伦理中心主义的特),配件本身也谈不上完美(儒生群体必然的腐败力量),这就使得客车在运转中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

通过车体自身的净化改善能力(皇帝力量以及儒生群体的调节功能),可以解决较小的问题(儒生中的无组织力量较小)。然而,面临较大的问题(王朝的全面腐化崩盘)时,车体自身的净化功能就显得乏力。这时,乘客就会推翻或者肢解这辆车。这种肢解,。

中国封建社会在维持一段安定期后,,,也是乘客摧毁旧车的过程。同时在摧毁之后往往面临着新生,乘客在创造新车的过程中也可能会受到外来力量的干扰(比如少数民族以及外来文化)。

但是,受封建社会自身的一体化需求以及儒学的强大力量的影响,这一过程或快或慢。最终,还是会按照既有的程序(儒家思想)、图纸(儒学国家学说)、配件(未腐化的儒生),来重新创造一辆优于前一辆的客车,继续推动历史的步伐。这是历史的惯性,也是乘客的最便利选择。

由于配件的自净以及乘客的接受自净,封建社会维持了自身的稳定性。在穿越两千年多年的时光跑道上,这辆精致的客车持续奔跑起来了。

然而,由于儒家思想结构的缺陷,中国封建社会结构在呈现稳定性的同时,也暴露出了排外的封闭性。这表现为:,强调传统的皇权主义;经济结构上,强调地主经济,重农抑商;科技结构上,强调大一统的科技创造,抑制单纯对技术的追求。

同时,由于客车的周期性崩坏以及本质上对一切新生力量的排斥,也使得其自身丧失了进化为飞机(资本主义社会)的重要条件。

结果,在漫长的两千多年里,我们创造了大量令人惊叹的历史成果,但是却没能使封建社会自发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

 结 语

读罢此书,会使人产生一种“历史是有意识的巧合”的想法。不论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军突起还是中国封建社会的过早成熟都仿佛是在一个历史节点下有意的选择,不同的选择使得东西方文化走向了不一样的历史枝桠,两千年前西方朝望东方,两千年后东方朝望西方,那再过两千年呢?

(开个脑洞,科幻界有一种说法,即人类不过是宇宙高级生命体投放在太阳系中的一个实验,人类的每一次变革都是实验变量的调整使然,介入不同的变量产生不同的结果,以求索生命的最高级形态。仔细看看历史不正如此般吗?)

全文字数:2225

阅读时间:7分钟

坐稳了没?要开车了哦


一本正经谈作品

三言两语熬鸡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