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封建社会”的“分分合合”,他们说:是因为这个【乱翻书】

滚上天庭的地球 2022-07-19 07:00:31



中国“封建社会”素来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是在短短十几年,至多二、三十年的时间里,一个版图达数百万平方公里、人口数千万的统一的封建大国又能奇迹般地重新建立起来,而且新王朝在社会结构上几乎是旧王朝的翻版,这其中的原由又是什么呢?


中国“封建社会”强大的修复能力——“死则又育”机制!








修复前提:大动乱正本清源


据统计,。,开粮仓,杀县令、守备、官僚地主、恶霸地主,,解决了被他们侵吞兼并的大量土地。

 

由于农民战争摧枯拉朽的历史作用,贪官污吏、,土地关系得到了调整。大动乱对毒害一体化的废物来了个大清扫,割除了寄生在封建大国结构中恶性肿瘤,新的统一王朝有了重建的土壤。



第一块修复模板:家国同构体


在中国,国家和个人之间还存在着一个强大而稳固的中间层次:宗法的家族、家庭。在滚球君文章(中国“封建社会”绵延数千年之原因——强大的一体化组织)已经分析过,中国“封建社会”通过儒家学说来组织国家,通过儒生来实行国家管理从而形成一体化结构。正是这种强大的组织力量,成为协调宗法组织和国家组织的调节器。

 

信奉孔孟圣贤学说的封建儒生,一方面推行儒家学说,维护国家统一,一方面又用孔孟伦理管理家庭,使自己的行为成为整个社会的规范。由子孝、妇从、父慈伦理观念所建立的家庭关系,正是民顺、臣忠、君仁的国家社会关系的一个缩影,家庭成为组织国家的基本单元,家国同构体形成。

 


中国“封建社会”里面,封建大国利用宗法家庭这一同构的中间层次,大大扩充对个人的管理和控制能力。在这种家国同构体下,既通过家庭到国家中间宗法组织力量加强对个人的管理,又通过信奉儒家学说儒士组成的官僚组织加强对整个国家管理,从而最终实现整个“封建社会”统治。

 

这种家国同构的双重结构保证了在经历农民战争之后,摧毁的只是代表着封建大国主体的国家组织,而以血缘关系维系对比建立的家庭结构还保存下来,它成为新王朝重建的第一块模板。

 

此时,家庭结构就好像DNA双链结构中的其中一条链,充当了DNA的复制模板,这种一体化组织也就具有巨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因此,,之后仍然能够保留下来宗法家族组织,其封建家长制、等级制以及封建道德观念为国家组织的重新建立提供了组织原则。在此基础之上,又能对比建立起强大的一体化结构,新的封建大国在旧的废墟中重新崛起。



第二块修复模板:一体化目标


尽管宗法家庭结构是国家组织的同构体,宗法组织提供的大致的组织原则能够建立起一个大国的基本框架,但它们毕竟不是同一层次上的组织,国家组织相比于家庭组织更精细、复杂。

            

,因此必须通过一体化的机制,即由信奉儒家国家学说的儒生组成国家官僚机器,这样才能控制小农经济带来的贵族化趋势,保持大国的大一统。因此儒家国家学说和一体化结构是第二块修复模板。

 

第二块模板主要由两个部分组成:第一,儒家国家学说对建立新的国家机构起着理论指导作用;第二,广大儒生在新王朝建立过程中起着组织作用。

 

因此,在新的“封建王国”建立的时候,又要按照旧的“封建王国”初期建立时一样,通过一定的机制选取信仰儒家学说的儒生做官,同时通过儒生组成官僚系统管理国家组织。,从而实现更加精细、复杂的组织协调和管理。




宗法一体化结构所具有的双重调节,这种所特有的“死则又育”机制,使得中国“封建社会”延绵数千年而不衰。

 

在王朝稳定时期依靠宗法一体化结构所形成的国家官僚机器和宗法家庭制度对社会实行全面的调节和强控制,保持自身大一统形态的稳定。

 

但由于这种机制又会使王朝老化衰亡,又会发生周期性的动乱。在这种情况下,农民战争以革命的手段摧毁了腐朽的旧王朝,宗法一体化结构所体现的同构效应和儒家国家学说,又成为新王朝重建的两块模板,使得中国封建社会的基本形态,在周期性的改朝换代中被一代一代地保存下来。




(部分材料来源于《兴盛与危机——论中国超稳定结构》)


金观涛,刘青峰著




作者|赖晓凤

图片|网   络


END


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滚球君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1. 她们不傻,却甘愿做个傻子

  2. 你在朋友圈子哪一层?

  3. B站时尚阿婆主们

  4. 致阿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