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社会的活化石——藏东三岩

魅力贡觉 2022-06-06 13:17:57

三岩为昌都市贡觉县的一个行政片区,位于昌都市东部,沿金沙江西岸分布。这里独特的金沙江峡谷风光和千年传承的民俗风情,可与云南泸沽湖母系社会相媲美,但由于长期艰难的交通条件而"待字闺中人未识"。今天,我们带你走进三岩,揭开三岩神秘的面纱,领略不同的风俗人情。

三岩民俗文化广场矗立的传统民居"碉楼",是开启三岩民俗文化风情、领略三岩奇特人文之旅的起点。

从贡觉县城沿贡芒公路驱车60公里至阿旺乡,这里是西藏有名的阿旺藏系绵羊原产地,高原小城镇建设的一颗明珠。往东南方向驶入贡三公路,走进连绵起伏的草原,向东南抬眼望去,可以看到高耸入云的雪山和横亘的山脉。公路逐步抬升到海拔4500米,开始翻越巴依拉山。巴依拉山顶较为平坦,车速也快,放眼望去全是崇山峻岭,开始进入到三岩地界。

翻越巴依拉山后,印入眼帘的便是雄伟的乃波神山。

乃波神山位于沙东乡阿香村夏季牧场,与阿旺、罗麦乡交界,海拔5442米。山顶终年积雪,山势陡峭,庄严雄伟,为方圆百里最高山峰,也是三岩六乡群众心中的山神。

每年藏历四月十五曰、六月十五曰,三岩群众前往祭拜、煨桑、敬献哈达,企求神灵保佑平安吉祥。

沿贡三公路翻越最后一道屏障一一泽拉山,山顶分布一系列如蓝宝石湛蓝的湖泊,由冰雪融化汇集而成,是三岩群众夏季牧场牲畜饮水之地,牧民也将牛毛毡帐篷搭建于此。

据藏籍记载,“在雪域高原上,有个叫多康的地方,在多康右边的一个角落里,是一个叫扎西热克西巴的地方。这里的人打仗狠毒,民风剽悍,很早就以打胜仗而著名,打仗的习惯和特点就是勇往直前不惜生死,因此把他们称为“扎西热克西巴”。传说是格萨尔王哥哥的儿子色穷扎勒永吉的后代子孙,披着黑色的头发。″

此处提及的地方即现在的三岩片区。对于三岩地名,清代汉文史籍有“萨安”、“三暗”、“三崖”、“三艾”、“三芟”之称,历史上分为:上三岩、中三岩、下三岩,总其名曰“三岩”。 

三岩片区民间流传着一个神话传说,在一个遥远的年代,三岩有一个男人,他从太阳落下的西方赶来一群大山,围在金沙江边,建起自己的家园。他的三个儿子叫他帕罗扎,帕就是父亲。大儿子吉觉玛,学会了父亲的巫术占卦,他后来成了三岩罗麦人的祖先;憨厚的二儿子加盖邦丹只会种地喂牛,他后来就是三岩雄松人的祖先;三儿子阿盖卡学神勇好斗,他住在木协,以后就是三岩木协人的祖先。

不知过了多少年,帕罗扎死了,儿子们相信帕罗扎的灵魂还在乃波神山上,到阿拉曲果神泉或者是到玛西琼果神泉、扎通曲果神泉,儿子们从那清亮的泉水中都可以看到父亲深思的眼睛。他们的儿子们,孙子们,代代繁衍下去,就是今天的三岩帕措。

三岩独具特色的社会民俗民风,即“帕措”父系制度,渊源较长。在藏语中,“帕”是指父亲一方,“措”是指聚集之意,“帕措”是指一个以父系血缘为纽带组成的部落群体,并拥有严密的组织结构和鲜明的氏族民主议会特征。

“帕措”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和特殊的地理环境下,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以父系血缘关系为纽带延续而自然形成的一种父系制宗族群体,是三岩父系社会组织的基础,他们以父系血缘为基础,组成一个个父系血统家族群体。

“帕措”父系制的来源很早。据史料记载和调查,三岩地方的“帕措”已有六七百年的历史。

帕措之所以能在三岩一带长期保留下来,大概有以下几个因素:
一是为了生存,获得物质生活资料,抵御外来侵袭和同频繁的自然灾害作斗争,父系血亲的男性公民自然地组成了一个武装群体。
二是由于三岩地区长期处于“无官无法”的社会状态,既无贵族官人,又无农奴主和牧主。有势力的头人也是在帕措势力的基础上发展起来了。
三是特殊的地理环境。三岩六乡全部分布在金沙江边低海拔的狭窄区域内,四周均为4800米以上的高山雪岭,悬崖峭壁,道路崎岖,交通闭塞,每逢冬季大雪封山,与外界往来隔绝。从而造就了当地人的封闭意识和骁勇剽悍的个性。
四是经济的原因。三岩由于气候较好,以农业为主,兼营牧业。牲畜也是他们生产和生活资料,既用来耕地和运输,又是偷抢和械斗的乘骑工具,亦是家庭财富的标志。帕措间的抢劫和复仇行为,多以牲畜为主要内容。因此,为了满足生产生活的需要,只有依靠帕措群体结伙外出抢劫,或通过血亲复仇得到物质利益。由此也培养了人们对外抗争的群体意识。
五是三岩地区生产力水平底下,在粗放的农业经济和逐水草而迁移的牧业经济条件下,只有依靠帕措的群体力量才能战胜频发的自然灾害和来自外部势力对草场的侵占和牲畜的抢夺,所以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培养和造就了人们勇敢好斗的尚武精神。  

三岩人的复仇心理十分强烈,复仇意识根深蒂固,几百年来,这种复仇意识始终没有淡漠过,一代代相传,一辈辈相承。

“帕措”是西藏东部地区特殊的一种社会现象,带有明显原始社会的痕迹,是指以父亲血缘关系为纽带,以保护群体内部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维护群体利益为目的一种社会群体。因藏东地处横断山脉的特殊地理环境,加之这种社会群体自身封闭性强,、经济、文化的边沿,时至今日在不同程度上仍然保持和延续了部分原始的社会制度,贡觉县三岩片区正是集中反映这一特征的地区之一。

帕措现象追根溯源反映了青藏高原地区原始社会向阶级社会过渡的社会形态,展现了古代藏族部落社会的一些基本面貌,是研究藏族部落从原始社会向封建农奴制过渡的历史阶段的珍贵材料和标本,是当前世界各地并不多见的父系氏族的残留,至今仍比较完整地保留着原始父系氏族部落群的一些基本特征。因此,三岩帕措被誉为“原始社会的活化石”。  

三岩帕措现象的渊源、组织、形式及其功能对于人类学、社会学及西藏历史的研究意义重大。  

适应三岩独特地理风貌的碉房、碉楼群民居,原始古朴、简单粗犷,散落于金沙江两岸高山斜坡地带,主要集中在金沙江西岸高山的阳面,沿山势农田梯度而上。,便于从事农业耕作,被称为三岩民俗的“脸谱”,是三岩特殊地理位置和地貌特征的产物,是三岩人智慧的结晶,是区别于其他藏区民居建筑的一个显著标志。

三岩的民居十分有特色,房屋坚固而实用。房屋外墙均为土质围墙,先把地基挖好,在地基上砌石头,再在地基上打土墙。底层厚达1.5—2米,土墙一般高约10—15米,根据家庭大小,内分三至四层,外墙均为当地土墙。其分部:底层高约3米,多为牛羊卷,一根独木梯子通向二层;二层又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部分一般存放饲草、木柴,后部分是三岩人家的主居室,层高一般5—8米间。火灶、水缸、家具全在这间屋里,这间屋没有对外的窗户。因此,房间内光线很差,只有一个通向三楼的梯间作为白天取光的通道,也是排烟的通道。这间屋靠南面墙(火堂的左边)一应是男主人或尊贵客人的坐位、火堂、堆放炊具的架子、水缸。这间主居室地面铺有木板。通向三楼的独木梯子是分两层,一个是从二层通向二层半的一个5平方米左右的平台上(位于一层通向二层的梯子上方),再从这个平台通向三楼,这也就有了两个独木梯子。三楼是粮库、杂物和厕所,现在也用圆木做成一、两个木笼屋,一般是经堂或家中男主人的卧室,门外是二楼前半部分的屋面。从这个屋面又是一个独木梯子通向四楼,四层是一个只有三面墙和屋顶的房屋,是用来堆放未打粮食或饲料的,也是整个建筑物的最高层。三岩人房屋内的独木梯子一般有4个之多。三岩由于地形陡峭,坡度一般在15—25度,所有房屋都是顺坡建造,面向坡下。

三岩社会以帕措组织来维系的,所以这些房屋也是遵循这一原则而修建的,一个帕措或一个父系的亲戚房屋是建在一起的,如果分家后子女并不走远,就在自己父辈的房旁借着一墙开始修建自己的房子,有的房屋甚至借用了亲戚的两面到三面墙修建自己的房屋。房连房,屋接屋,有三四家的,也有五六家的,从这家房顶可走好几家,就像一个城堡群。所有房屋的外墙面上每层都有不少的小洞,这都是为向外窥视的射击用的。

三岩家庭无灶台,只是用三块石头作支架,架锅做饭、烧茶。他们将约5厘米厚的石片打磨成向一边弯的两片,一片则是向两边弯,然后将弯头向上埋在地上,就可支锅做饭了,俗称“三个石头一口锅”。随着家人的不断增多,需煮的东西也多了,于是,又在三片石头中那片有向两边弯的那片石头里的靠墙面上,镶进两个长形的石头,正好与那片有两个弯的石头形成另一个灶,俗称为“五个石头两个灶”。

三岩地区种植荞麦较为普遍,因而研磨荞面成为家庭的重要劳动。图为老阿妈用传统的石板研磨荞麦面。

三岩男子具有康巴汉子的典型头饰一一红缨绳缠头

三岩小孩,朴实的衣着,黝黑的皮肤,对外来人员流露出好奇的眼神。

三岩群众至今仍在使用的传统生产工具有木犁、木锄头。如耕地的犁是用青杠木的树叉做成的,锄头也是用青杠木用刀削成尖利状,捆绑在一个树叉的弯头上,还可以上下移动,如锄头磨损了,只需取下用刀削利了,捆扎上又可以使用。就连挖家畜肥的两齿耙,也是用长成三支的树叉做成的,十分科学实用。

三岩地理环境优越,大山连绵,高陡山险,山高水深,雪山高耸,河流纵横,可谓气势磅礴,碧玉湖泊,树木参天的森林,透出另一种的秀丽景观。尤其三岩的文化内涵颇为深奥,在谚语、典故、婚俗、饮食、生活、生产工具、丧葬、锅庄、舞蹈、服饰、帕措等风俗习惯不仅有藏族共性——康巴特色,房屋建筑上更是独具特色(三岩碉房)。

贡三公路沿途风光秀丽、草原、高山、森林交错分布,探险和丰富的自然资源,野生动物特别是一些稀有动物和各种鸟类在这里栖息,是生态丰富的旅游景区。目前三岩六乡的交通,水电,通讯等旅游基本设施基本保障,正在不断完善当中,欢迎各地游客光临。

本篇图片及文字均来源于贡觉县旅游局。


本文转载于贡觉旅游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