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发展历史的启示

气功科学 2022-06-12 16:16:22


        纵观气功发展的历史,归纳总结中其发展演化规律,可以得出一些发展的启示,为我们引领气功的发展指明方向。


1、气功发展的否定之否定过程


 从上述气功发展史来看,我国气功的发展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这一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朴素气功到宗教气功,再到科学气功三环节;一是气功从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的否定之否定。并且,在气功发展的否定之否定的三环节中的每一环节,也必然显现出从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这一历史发展特性。


古人曾“从一本到万株,从万株到一本”来形容我国气功的历史发展规律,即所谓由简单到,再由复杂回归简单。具体而言,朴素气功时期是简单,宗教气功时期是复杂,现代气功时期又归于简单。在每一时期中也体现了这简单→复杂→简单的规律。当然发展过程不是简单重复的圆圈,而是螺旋式上升。


朴素气功时期总的来说是简单气功时期。所谓简单,一方面指气功理论的单纯,另一方面也是指修炼方法和手段的简要。在春秋之前,文化尚未分家,无儒、道等家之分,文化基本上掌握在少数文化知识分子手中,因而气功也只能在少数人中传播。另外,上古时代,生产力低下,人们的精神活动比较单纯,在这样的环境中创造出的气功也必然非常简单纯朴。


《黄帝内经》曾指出:“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这表明上古修道,只注重守神,就可以达到“恬憺虚无,真气从之”的修炼境界,只要“精神内守”,就可以达到“病安从来”保健养生的目的。随着人类的进化,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逐渐深化,人的思维活动逐渐复杂,黄帝的广成子提出练神兼形的修炼要旨“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长生。”即以调神为主,但必须形、神兼练。


进入春秋战国早期,管子提出:“能正能静,然后能定。定在心中,耳聪目明,四肢坚固”,则是强调神、形并重了。时至战国,出现了周天搬运法门的雏形,出土文物《行气玉珮铭》也证实了战国初期对周天搬运法门已有相当深刻的理解当时练功方法除去老子的“致虚极、守静笃”、“抱一守中”外,《庄子》则有“心斋”、“坐忘”、“缘督以为经”、“导引”、“吐纳”等,《离骚》中除有虚静法门以外,还有“服六气”方法。可见,随着时间的流逝,练功方法始趋复杂。当时做为修炼内容的房中术也发展到了一定程度,马王堆出土文物中就有相当丰富的房中术内容。不仅如此,养生中的服食丹药,秦汉时也由于秦始皇、汉武帝的重视而得到了相应的发展,朴素气功至此时发展到了高峰。在这种形势下,时至汉朝,理论上也有了新的突破。《黄帝内经》提出了以心神为主导的、以五脏为核心的精气神理论,为气功的发展提供了反映人的整体生命活动的理论。并且当时元气论创立,为气功在中华大地上流传、发展奠定了雄厚的理论基础。



 气功发展的宗教门派纷争时期,是我国气功功理功法最丰富多彩的时期。东汉后期,道教建立佛教传入,形成儒、道、释三家鼎立,理、法各异的局面。各家的气功修炼不仅表现出其功理、功法更为繁杂,而且往往被蒙上宗教之色彩。


道家气功中,仅周天功就有意念周天、经脉周天、丹道周天之别,其中又各有不同之意守方法。从大的方面来说,不仅有练养派与符箓派的区别,而每一派又分众多部派佛教传入中国后,与中国固有文化相结合,分立众多门派,各持不同之理、法,追求成仙、成佛之道。气功门派林立、流派繁多,有“三千六百旁门、八万四千外道”之说。各派互相斗争,力求发展自己,压倒他人。


然而物极必反练功方法由上古时之非常简单逐渐向比较具体、复杂发展这发映了生产力发展以后,人的思维活动复杂起来。这一时期的气功修炼需要有一定的具体可循的功法与之相适应,才易收练功之效。但是如果功法过于繁杂却又令人难于掌握,甚至望而却步。而且各派在互相斗争中,又互相影响,彼此渗透于是在宋朝开始呈现万法归一之势。首先是佛道内部的“归一”。道家不仅主张双修的南派(张伯端的内丹派)与主张清修的北派(王重阳的金莲正宗)合而为一,而符箓派中的众多部派也归正一派,进而与练养派也有一定的程度的融合。如正一派也强调练养;练养派也进行一定的斋仪活动等。


佛教分立状态也渐趋走向统一:一方面从理论层次上形成了一个包括小乘在内的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另一方面在修持上也逐渐简化与统一。如禅、观的统一,禅、净的统一;显、密的统一等。


在佛、道各自归一的同时,儒、释、道三家开始互相融汇,走上合流。如儒家取禅宗之理及静坐之法,又纳道家之部分养生术于修身之中。道家取佛家禅定理论、儒家伦理思想,融于自己的养生理论之中。佛教亦如此天台宗智顗大师著作中之呵、唏、呼、嘘、嘶、吹六字诀,也借鉴是道家之功法。


明朝以后,合流之势更为明显,出现许多吸收儒、道、释三家之长的气功著作,而且功法亦趋向简单化。在合流形势之下,明、清之际出现零散的包容一切的混元气理论,武术气功讲混元气理论,道家气功亦有练混元气者,虽未形成系统理论,但理论上之合一,已略见端倪。然而长期以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门户之见,各家都要求归一于自己门派,因而万法归一之客观要求难于实现。



        现代气功时期,总的来说,气功又开始趋向简单。佛、道两教在唐朝极盛之后,历宋、元、明、清,逐渐衰落。诸家气功修练有素者,通过自己长期练功,认识到本无仙、佛。武术气功兴盛之后,很多人在对敌作战中深悟克敌制胜全凭自身功夫,而非神明之佑。宗教思想遂被动摇。清末、民国以来,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和现代科学的传入,宗教逐渐被解体,气功乃逐渐冲破宗教之樊笼,还其科学的本来面目。这是气功又走向简单的前提。在这一时期内,气功开始丢掉成佛、成仙的幻想,回到健康身心这个现实基础上来。一方面是气功、硬气功的广泛传播,一方面是医学气功的普及。如果说,以前的气功主要是为了少数人追逐幻想而争奇斗艳,那么这个时期,则是为了广大人民的利益而逐渐走向统一。在气功学术上必须统一到气功科学的大旗之下


2、气功发展必须厘清与宗教的关系


我国气功千余年来与宗教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历史上看,宗教的产生是人类精神的异化。从自然层面来讲,是由于人对大自然界不认识,人不能征服自然,就认为大自然界的各种现象是一种非人的、超人的神秘力量作用的结果。从社会层面来说,由于对社会的不认识,对社会给人们带来的痛苦的原因不了解,而幻想有一种幸福、自由的境地,就促使产生了宗教。必须注意的是,在宗教产生的过程中,气功曾经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气功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开发出人的超常智能。对这种超常智能古人不认识,有些现在科学也不能解释,认为这种超常智能的产生,是一种非人的、超人的力量。尤其是在练功有了一定功能而出现所谓的“真妄相攻”现象时,可出现一些幻觉、幻听等现象,如脑子里突然有声音说话,人们不了解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就认为是有一种超人的力量存在,神、佛。这就是历史上人们由于气功修炼较深而导致造神、造宗教的内在原因。


另一方面人们气功修炼过程中,感受到了一种内在的喜悦和享受,在气功状态下有一种很舒服、很自由、很幸福的感觉,而且还能感觉到一种联系人和大自然界的特殊物质存在,这种物质存在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中国气功将这种物质存在叫做元气、道印度波罗门都叫做大梵之气、大梵天佛教称为佛性)。他们就把练气功当中感受到的幸福、愉悦和感受到的与外界万事万物的平等推广到社会当中来,幻想社会当中也有那种幸福、自由、平等的存在,这也是产生宗教的一种根源


因此,气功的实践曾经促使在历史上宗教产生。仔细分析中国道教的产生,外国的佛教、伊斯兰教以,都可以看到气功修炼的影子。不仅古人如此,即便是现代修炼气功的人在产生上述超然的感受之后,如果他们没有能够认识到气功科学机理,同样也把它归结到佛、神、仙、灵、鬼、星外人上面去,使气功成为变相的宗教变相的神学。


当然,在气功界当中有的门派是出于抬高自己、欺骗群众的目的借助传统气功的神学思想来神化自己,把自己打扮成神 、佛、外星人、救世主等,把气功引入歧途,危害社会。这是气功界大是大非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随着气功的发展,练功的人越来越多,就会有很大的危害,使气功发展迷失方向。


        这里必须强调指出的是,真正的宗教都有一定的符合气功基本要求的内容,如心地善良、大爱行善、精神平和等。佛教、道教的修行就有许多变相的气功修炼内容,即是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忏悔等,尤其是与“上帝冥合”的修为,其实也都是气功修持的范畴。因此,气功的健康发展必须厘清气功与宗教的关系,剥去气功修炼当中的宗教神学外衣,还气功修炼的本来面目。




3、气功发展必须高举科学的旗帜


气功是中华养生康复领域中的一重要形式和手段,值得深入研究探讨。但历史上气功修炼往往笼罩着神秘和迷信的迷雾,历史经验说明气功的发展必须有正确的理论来指导,才能发挥其应有的效应,才能走上科学的殿堂。面对源远流长的中华气功,我们必须要高举科学的旗帜,本着深入挖掘,反复实践,锐意创新的态度来对待气功科学。


对传统功法坚持以实践为检验优劣的标准,通过反复实践之后,博采精华,扬弃糟粕。用科学的理论指导练功实际,才能保证气功事业的健康发展。此外,气功作为中医养神康复理论和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想更好地走向世界,参与国际竞争,必须利用现代科学技术,用信息技术、生物工程技术、基因组学、现代物理学及系统科学等武装、改造传统的理论体系和技术手段


(文章来源:章文春 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学位论文《基于形气神三位一体生命观的气功修炼理论研究》)

来源:江西中医药大学气功科学研究所


更多精彩,請关注氣功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