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鉴赏丨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位草书大师——傅山

盛世丹青书画网 2022-06-27 10:59:16
名家鉴赏

这里有美好家园的回忆,有理想世界的向往,有广博生命的呼唤,还有超越千年的梦想和希冀……它们是热烈的,是欣喜的,是宁静的,是寻思的,给人遐想和启迪。它们或沉雄、或婉约、或粗犷、或细腻,只有色块和线条在无声地流淌,向人们叙说美丽的故事,让读者在赏心悦目中认识书画之源远流长与创新拓展。

——盛世丹青书画网


傅山丨落笔如云烟


谈到傅山(字青竹,改字青主),我们总会想到梁羽生武侠小说中的绝世高手傅青主,而实际上历史上确有其人,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位“高手”傅山。

书法风格的变化,,或者是大师风格的领导,似乎已经不是一个新颖的话题,傅申先生曾以专文申论,大师的出现,对书坛就像是一种基因突变般的冲击。于是新的风格兴起,直到下一个突变的发生,就像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一般;,打从唐太宗崇尚王義之的书法起,便似乎成为一个必然发生的现象。书法史因而丰富且屡屡突破新局,耳目 一新。然而,随着书体的完成以及书技的成熟,风格突变的幻技己经渐渐成为另一种群体创造的结晶。

所以我们要谈傅山。

傅山所处的17世纪,。傅山的一生,被 "甲申之变"(编按:崇侦帝登煤山自缢身死,明朝灭亡。是年为甲申年。)硬生生切成两段。傅山所见证这清客相转为学者相的世纪,出现了许多带有神奇色彩的书画家,如王锋、倪元璐、八大、石涛,傅山也以一介儒医的身份,除了在艺术上的抒发之外,还以他独特谜团般的鸿爪,为后代的书学 (尤其是金石学)参与留下了至为重要的痕迹。

万历三十五年 (1607年)闻六月十九日,傅山生于山西太原附近的阳曲县。20岁那年便成为领取政府薪饷的廪生,这原本是条通往科举的道路,但傅山似乎已经对明王朝的风雨欲来有所领悟,"遂读十三经,读诸子,读史至宋史而止,因肆力诸方外书"。

傅山曾回忆道:"吾八九岁即临元常(钟繇),不似。少长,如《黄庭》 《曹娥》《乐毅论》《东方赞》(王義之)《十三行洛神》(王献之),下及 《破邪论》(虞世南),无所不临,而无一近似者。最后写鲁公《家庙》,略得其支离。又溯而临《争坐》,颇欲似之。又进而临《兰亭》,虽不得其神情,渐欲知此技之大概矣。”

在没有早期作品留下的情形下,我们只能凭这条文献知道傅山早年的书法是由二王的传统入手,并无汉魏碑刻的临习。

然而傅山的书画世界却并非如此狭隘,他自青年起便对篆刻下了功夫,作品上钤的印章许多都很可能是出自他自己的刀章,从他在四十来岁所留下的《啬庐妙翰》及《妙法莲花经》篆书册页所见,他对于古文字大小案书在明末之时就有兴趣了。

傅山也是一位早慧的文物鉴定家,明亡以前,他就以此闻名于山西,这当要部分地归因于他与韩氏兄弟的交游。明代山西的书画收藏数量是相当可观的,明初分藩时,朱元璋曾把许多藏于皇室的古书画作品分赐诸王。太原的晋恭王朱㭎即得到大量皇室赐予的书画。数百年后,许多官家藏品 己流入私人收藏家手中。在晚明的山西收藏家中,出生于山 西绛县富商之家的韩霖(约 1600〜约1649年)及其兄长韩 云收藏最富。《绛州志》说韩云"藏法帖数千件",亦即当时韩氏家族收藏丰厚。

然而,国家的内忧外患, 却不容他悠游于书籍字画之间,17世纪40年代初,满洲的大军和陕西李自成的叛军己经使得王朝岌㞧可危。陕西大军正在经由山西前往北京的路上,士绅慌恐,于是,山西巡抚蔡懋德在太原重开三立书院,邀请学者讲授经世之学。傅山也和曾向耶穌会士学习火炮术的韩霖等主讲战术、战略、防御、炮术、财用、河防等"经济之学"。

同时,科举失利的傅山开始了抵抗李自成的活动。他和蔡懋德以王国泰、黎大安等化名,西处散发传单,自称目睹李自成军队荼毒逼勒之惨状。然而,孤臣无力可回天,战火延烧之后,傅山开始了长年的半流离生活。

1644年3、4月,他旅行至平定和寿阳(皆属山西),随后,他的家人也来到这里。8月,傅山像许多士大夫在明亡后出家为和尚一样出家为道士。道士身份既可以掩饰傅 山的反清活动,也使他得以逃避清朝强制推行的刹发令。

最初几年,太原是清朝的重要军事基地。于是傅山离开太原,在山西各地旅居,偶尔短暂地回过阳曲和太原。入清之后,行医是傅山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他精于妇科,其子傅眉为其助手。17世纪 50年代末,傅山在太原拥有一家药铺,由傅眉经营,自己则住在郊外。目前还有些他开给病人的处方被保存下来。

另一个重要的收入是他著名的笔墨作品,然而频频的应酬以及 必须鬻字为生让傅山十分沮丧。早在明末,傅山就己经是山西的著名文人。文艺上的声名,并没有因改朝换代而受损,反而在清初持续增长,这毕竟是种战乱夺不去的资产。在山西,士绅和商人依然是傅山书画艺术的主顾。虽然傅山不愿以书画谋生,但由于他的名望,仍然有许多人希望收藏他的作品。

1653年,山西省布政司的官员魏一整在太原郊外的土堂村为傅山买了一处房产,傅山从汾州搬到土堂村居住。

入清后17世纪60、 70年代,傅山所居住的山西一带产生了一个影响至为深远的学术氛围。大儒孙奇逢在河南辉县夏峰讲学,学者李颗居关中,傅山和他们皆有交往。17世纪60、 70年代,山西境内是南北学者文人聚会的地方,一时形成了一个对清初学术影响甚大的学术圈。当时最重要的学者和文人如顾炎武、金石学学者朱彝尊、考证大师阁若璩、诗坛健将李因笃、屈大均、金石书法收藏家曹溶、王弘撰都曾游历到此,和傅山有十分密切的交往。傅山本人也是清初重要学 者,里然他的兴趣偏向诸子,和重经史的顾朱、阁等不尽相同,但他们之间的交往对彼此的 学术都有积极的影响。清初学术 思想风气的转向,对清代碑学的发展影响很大。

碑学的思想,不仅仅是学术上的文献交流,傅山、顾炎武、李因笃、屈大均等人,都有十分频繁的访碑活动,这是 一种以对前朝遗迹 (明皇陵)遗碑朝拜为动机的行旅, 而傅山更曾前往曲阜、泰山以及嵩山 (皆为汉隶碑竭石刻的朝圣点),进 一步得到了古代石刻的启发。

在这一时期, 傅山等人对金石文字学的研究有极大的热忱,并留下了许多讨论金石文字、收集和品评金石拓本及其书法的文字。比较一下王铎和信山的书论,我们会发现,王铎对草书情有独钟,他的"草书颂"直巧视为晚明浪漫书风的宣言。而傅山的一个重要的不同在于,他的存世书论中最有特点的论述,就是他反复强调学习蒙隶对书法的重要性。这种差别,不能不说是这个新时空与交游圈的产物。

除了篆、隶作品外,傅山晚与的章草很值得注意。傅山对自己章草极为自负,他曾声称:"吾家现今三世习书,真、行外,吾之急,眉之小篆,皆成绝艺。莲和尚 (傅山孙子)能世其业矣。”

这段书论为傅山晚年所作。 傅山认为,"不作篆隶,虽学书 三万六千日,终不到是处昧所从来也"。傅山之所以于章草用功特勤,是因为无论从书体的演变还是实际的临习来说,章草都是可以沟通篆隶和真行草的一环。傅山专 心章草和他学书要通蒙隶的观点一 致。傅山不但在理论上这样认识,他还把这一看法贯彻到他的书法实践中。他临习阁帖时常夸张王书用笔中有章草遗意的特点,在转折处加强了笔的翻转。

虽然傅山一直想在平静的环境中教育孙儿和著述终其天年,但他 的名声却依然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对于那些依然效忠明王朝的人 士, 特别是那些在成年后才遭逢易代之变的遗民们,参加博学鸿儒科考试等于承认了清政府的合法性。如果坚守遗民立场,除了拒绝,他们别无选择。

尽管傅山屡次辞荐,但当好友阳曲县知县戴梦熊极力劝行并亲自准备了驴车的时候,傅山还是在傅眉和两个孙子的陪同下启程。行旅将达北京,傅山却又声称身体不适,停宿在崇文门外的荒寺。由于傅山的名望,傅山下榻的寺庙随即成为文人聚会的地点。与金石学息息相关的观念,也必定随着来自全 国各地的学者间的交流得到进一步发展。当时,董其昌书风在17世纪的风行,不乏其根植久远的追法墨儒与廷塞爱好之氛围,但随着思想的发酵,对金石书法的品味亦逐渐爱好分庭抗礼起来。

和晚明的书家相比,傅山无疑身兼学者与艺术创作家的身份。尽管艺术风格的变化,总在提倡者萌芽后的数十年才逐渐成形,但毫无疑问地,碑学本身就是一个和金石学、文字学息息相通的艺术运动。

以《道遥游》中大鹏自许的傅山,。从很多方面来说,傅山晚年的书法是晚明和清初文化交织的结果,它 汇合了两股潮流——明末狂放的草书以及清初开始萌芽的金石书法。这种综合发生在一个特殊的历史背景中:虽然学术思想环境在明亡以 后开始发生重大转变,但晚明文化依然延续了一段时间,17世纪晚期 的社会文化环境依然容忍狂放恣肆的草书。

当傅山在《哭子诗》手卷中把自己的书法比作"青天万里鹄" 时,他并没有想到,他身后的书法史证明,他是中国步入近代社会之前的最后一位草书大师。



相关阅读


名家鉴赏丨20世纪人物画代表作


名家鉴赏丨国画四君子——菊


名家鉴赏丨中国近代百位画家——松树图


名家鉴赏丨现在花鸟画32家,收藏必选


名家鉴赏丨巨匠笔下的巴山蜀水


名家鉴赏丨30张古人工笔名画,绝对精彩绝伦!



盛世丹青书画网竭诚为书画家、收藏家服务,欢迎致电垂询、莅临指导。让我们携手并进,为开创当代文化产业大发展、大繁荣而共同努力!

服务监督:18801058566

http://www.shengshidanqing.com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

欢迎致电垂询

画廊代理    15097979111   刘经理(电话)

作品销售    13082011166   高经理(电话)

展览服务    15131950152   刘老师(电话)

网站入驻    15531992867   贾老师(电话)

媒体合作    15200199455   孟老师(电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