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质量管理发展历程

青檬质量管理 2022-06-28 07:11:06

伴随着人类追求质量的发展史,质量管理也同时在发展。这其中包括市场选择作用造成的制造者自身的质量管理,。



1.中国古代质量管理发展历程


在以往关于世界上最古老的原始质量管理起源问题上,国外专家以美国考古学家在中东发现的泥石板上残留的档案记录为依据,该记录记述了公元前429年在中东的巴比伦,阿尔坦克王朝一世第35年由姆拉修开设的工场里,为皇室生产的金戒指上所镶嵌的宝石要保证20年内不会掉下来,否则,工场要赔偿10个“马拉”的银子作为处罚(质量管理源远流长,张海燕,中国技术监督,2000)。

然而,根据近年来我国学者专家对中国古代的质量管理研究,认为我国是世界上最早进行质量管理的国家,远在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就有了朴素的质量管理思想和意识,当时石器不仅按照不同的功能、用途进行制作,而且对于石器所用的石料进行筛选选择,对加工出来的石器产品还要进行简单的质量检验(浅谈中国古代质量管理,李攀,现代企业,2011)。


殷商时代是中国最早有文字记载可考的朝代,在出土的15万多片甲骨文卜辞中,就有关于手工业生产及其管理情况的记载。此外,殷商时代的织造事务已经专门化,并设有名为“织正”的官职专理其事。从商代都城纪土木建筑的遗址中,还可以发现当时生产管理的规模和建筑工程质量所达到的程度。这些都为周代到秦汉时期建立的古代质量管理及其制度奠定了基础(质量管理源远流长,张海燕,中国技术监督,2000)。


《礼记》记载了周朝对食品交易的规定,这大概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的关于食品质量的记录:“五谷不分,果实未熟,不粥于市。”意思是五谷与水果不成熟的时候是不允许贩卖的。成书于公元前403年前后的《周礼.考工记》,作为一部官书,是周王朝关于各种器具制作标准及工艺规程的具体规定,其中也有数条是针对生产过程中出现残劣次品不得流通入市面的规定。《考工记》开头就写到“审曲面埶,以饬五材,以辨民器。”所谓“审曲面埶”,就是对当时手工业产品作类型和规定的设计。“以饬五材”,是确定所用的原材料。“以辨民器”,就是对生产出的产品要进行质量检查,合格者才能使用。从上述有关周朝的管理来看,西周对市场上商品的质量是相当重视的,这不仅促进了当时商品经济的发展,而且对后世的质量管理产生了很大影响(浅谈中国古代质量管理,李攀,现代企业,2011)。


秦汉时期以发展官府手工业为主,对私营手工业则大致上采取抑制政策(我国古代政府质量管理体制发展历程研究,程虹、陈昕洲,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在政府主导的生产行为下,政府质量管理在规范度量衡量值的基础上颁布各产品的生产标准,其中度量衡三制“度”、“量”、“衡”分别由廷尉、大司农、鸿胪掌治,反映出我国古代对产品质量所做的积极努力。“书同文,车同轨”致使中国文字不断层,铁路现今依然继承古法。先秦《礼记》中“月令”篇,有“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工有不当,必行其罪,以究其情。”的记载。其内容是在生产的产品上刻上工匠或工场的名字,并设置了政府中负责质量的官员职位“大工尹”,目的是为了考察质量,如质量不好就要处罚或治罪。


《初学记》卷二七引《范子计然》资料记载表明汉代各地所出产品均存在上、中、下三等价格的差异(浅谈中国古代质量管理,李攀,现代企业,2011),这种差异的产生应当也是按照质量的优劣粗细而定,这种情况并不是个案或者特例,而是非常普遍的了。 王莽时,第一次明确了三等价格制度,《汉书食货志》载“诸司市常以四时中月,实定所掌,为物上、中、下之价,各自用为其市平,毋拘它所”。唐代三贾均市进一步典制化。唐朝由市令掌管物价,实行三贾均市,就是由市场官员按商品质量优劣,每十天对物价进行调研、评估,确定三等价格作为市场的指导价和官方买卖的物价依据,这种宏观的调控并非只能被动适应供求状况,在一定范围内,通过价格的调整,也可以刺激或限制商品供应量的增加,促进供需平衡。唐代以三贾均市为基准的物价管理制度在继承旧制的基础上,更加规范化、合理化,适应了唐代的市场发展速度,对唐代商业繁荣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到了北宋,为了加强兵器的质量管理,专设了军器监。军器监派员至各处制作院,指示制作的法式(规格、标准),将制作的优劣分为三等,作为各州制作院官员升降的依据。为了改进兵器质量,军器监集合了各地的优秀工匠,交流经验,提高技术。军器监还对军器的发明创造,采取奖励和推广的办法。这些措施,对提高兵器质量、改造兵器性能起了积极作用,并增加了产量。


南宋由行会来把质量关。为了加强管理,宋代官府让各类商人组成行会,商铺、手工业和其他服务性行业的相关人员必须加入行会,并按行业登记在册,否则就不能从事该行业的经营。商品的质量也由各个行会把关,行会首领负责评定商品的成色和价格,充当本行成员的担保人。除行会把关之外,法律也继承唐律的规定,对腐败变质商品销售者予以严惩,,并且小商贩们通常不加入行会,政府和行会对他们的控制就更加有限。

历代封建王朝,对产品都规定了一些成品验收制度和质量不合格后的处罚措施。官府监造的产品一般都由生产者自检后,再由官方派人验收,而且秦、汉、唐、宋、明、清都以法律形式颁布对产品质量不合格的处罚措施,如笞、没收、罚款和对官吏撤职、降职等处罚规定。


2.近代质量管理发展历程


鸦片战争以前,中国沿袭封建王朝的统治,闭关自守,生产方式落后,制造工艺完全凭借工匠的经验,生产则靠“把头”、“行会”管理,鸦片战争以后,由于帝国主义的入侵,虽然西方的管理经验对我国的质量管理有一定的借鉴作用,但那是对工人进行压榨性的管理(质量管理源远流长,张海燕,中国技术监督,2000)。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形成了中国军阀割据的局面,各大军阀、大官僚大力发展军事工业,在全国各地建立了30多了兵器制造厂,当时,因战争需要,要求产品质量好,自此借鉴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质量管理思想、管理经验,在军事工业中出现了质量检验机构和专职检验人员,至此,大约20世纪20年代,中国进入了质量管理的初级阶段,即质量检验阶段(质量管理源远流长,张海燕,中国技术监督,2000)。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对军需品的特殊需要,单纯的质量检验不能适应战争的需要。因此美国就组织了数理统计专家在国防工业中去解决实际问题。这些数理统计专家就在军工生产中广泛应用数理统计方法进行生产过程的工序控制产生了非常显著的效果,保证和改善了军工产品的质量。后来又把它推广到民用产品之中,这给各个公司带来了巨额利润。此为质量管理的第二个阶段——统计质量控制阶段。由于这个阶段过于强调质量控制的统计方法,使人们误认为“质量管理就是统计方法,是统计学家的事情”,因而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质量管理统计方法的普及推广。


五十年代以来,生产力迅速发展,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科学技术和工业生产的发展,对质量要求越来越高。五十年代以来,火箭、宇宙飞船、人造卫星等大型、精密、复杂的产品出现,对产品的安全性、可靠性、经济性等要求越来越高,质量问题就更为突出。要求人们运用“系统工程”的概念,把质量问题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加以综合分析研究,实施全员、全过程、全企业的管理。六十年代在管理理论上出现了“行为科学论”,主张改善人际关系,调动人的积极性,突出“重视人的因素”,注意人在管理中的作用。随着市场竞争,尤其国际市场竞争的加剧,各国企业都很重视“产品责任”和“质量保证”问题,加强内部质量管理,确保生产的产品使用安全、可靠。由于上述情况的出现,显然仅仅靠质量检验和运用统计方法已难以保证和提高产品质量,促使“全面质量管理”的理论逐步形成。最早提出全面质量管理概念的是美国通用电气公司质量经理阿曼德·费根堡姆。1961年,他发表了一本著作《全面质量管理》。该书强调执行质量职能是公司全体人员的责任,他提出: “全面质量管理是为了能够在最经济的水平上并考虑到充分满足用户要求的条件下进行市场研究、设计、生产和服务,把企业各部门的研制质量、维持质量和提高质量活动构成为一体的有效体系”。六十年代以来,费根堡姆的全面质量管理概念逐步被世界各国所接受,在运用时各有所长,在日本叫全公司的质量管理(CWQC)。我国的全面质量管理开始时主要是从日本引进的,1978年,北京内燃机总厂与日本小松制作所交流,引进了全面质量管理。北京和其他省市的一些工厂也纷纷开展了试验活动,尤其是同年举行的第一次质量月活动的巨大推动,现代质量管理知识在我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1979年8月中国质量管理协会在原国家经委和中国科协的指导支持下诞生了,从此,中国走上了全面质量管理的重要历史时期。


3. 走进高质量发展新时代


从世界范围看,各大经济体的腾飞无不依赖于对质量的高度重视,日本设立了“日本戴明奖”,美国设立了“美国波多里奇国家质量奖”,欧洲设立“欧洲质量管理基金会卓越奖”。波多里奇国家质量奖的设立,相当程度地促成了美国90年代后的发展,使之重新回到世界经济霸主的地位。国家对质量的高度重视,促进了整个社会、企业界对质量的高度重视,为经济的持续发展提供了持续的发展动力。中国已经进入质量时代,质量提升已经是国家战略,也是企业创新、经济转型的必然选择。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