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紫砂历史的发展脉络

丁蜀文旅 2022-07-31 07:48:04

关注丁蜀文旅

全方位了解丁蜀的文化、旅游、陶瓷

这里还有你想了解的紫砂文化  

文人紫砂,一般指壶上有文人笔墨的紫砂制品,但并不是所有书画镌刻的紫砂壶都是文人紫砂,必须是有文化内涵的内容,才是文人紫砂。

说到文人紫砂,绝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是陈曼生,事实上在陈曼生之前,就有一位著名的代表,就是清早期的陈鸣远,其很多紫砂作品上都镌刻铭文佳句,文化底蕴深厚。

今天我们就来看一下文人紫砂的历史发展脉络,深切感受传统文化的精深与魅力。

1

陈鸣远

陈鸣远字鸣远,号鹤峰,又号石霞山人,壶隐,清康熙年间宜兴紫砂名艺人,是几百年来壶艺和精品成就很高的名手。陈鸣远长期与文人雅士交往,文化素养极高。把中国传统绘画书法的装饰艺术和书款方式,引入紫砂壶的制作,开创了壶体镌刻诗铭,所制茶具、雅玩达数十种,无不精美绝伦,署款以刻铭和印章并用,款式健雅,有盛唐风格,作品名孚中外,当时有"海外竞求鸣远碟"之说,对紫砂陶艺发展史建立了卓越功勋。

上海博物馆收藏的陈鸣远《四足方壶》,镌刻“且饮且读,不过满腹。”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

——庄子《逍遥游》

2

陈曼生

陈鸿寿(1768~1822年),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书画家、篆刻家。字子恭,号曼生、曼龚、曼公、恭寿、翼盦、种榆仙吏、种榆仙客、夹谷亭长、老曼等。曾任赣榆代知县、溧阳知县、江南海防同知。

其工诗文、书画,善制宜兴紫砂壶,人称其壶为"曼生壶"。书法长于行、草、篆、隶诸体。行书峭拔隽雅、分书开张纵横,独步有清一代。篆刻师法秦汉玺印,旁涉丁敬、黄易等人,印文笔画方折,用刀大胆,自然随意,锋棱显露,古拙恣肆,苍茫浑厚。为"西泠八家"之一。

有《种榆仙馆摹印》、《种榆仙馆印谱》行世,并著有《种榆仙馆诗集》、《桑连理馆集》。嘉庆二十一年为周春撰著的《佛尔雅》提写序跋。

笠荫壶上的“笠荫暍,茶去渴,是二是一,我佛无说。”就是切合壶形态的铭文。意思是说,斗笠不只可以用来遮阳,茶也不只用来止渴,究竟怎样,自己可以慢慢体会。此话堪称是陈曼生最有哲学意味的一句话。

曼生石瓢壶上镌刻“不肥而坚,是以永年”,看似在讲壶的形态坚固,实际上也在讲养生和做人的哲学 :不要太胖,才能健康,才能活得长久 ;做人处事不要太浮华,要扎实坚固,才能在事业上取得成功。

3

瞿子冶

瞿子冶(1780-1849年)名应绍,初号月壶,后改瞿甫,字子冶,又号老冶、陛春,清嘉庆至道光年间上海人。善鉴别金石文字、收藏古器物,工诗词、尺牍、书画、篆刻、鉴古,善兰竹,有"诗书画三绝"之称。最善画竹。"子冶石瓢"是他的代表作,为曼生之后文人壶代表。

《瞿子冶梅花诗文石瓢壶》

4

梅调鼎

字友竹,号赧翁,晚清慈溪县城(今属宁波市江北区)人。年轻时曾补博士弟子员,后因书法不中程见黜,不得与省试,从此发愤习书,绝意仕进,以布衣终其一生。《回风堂集》谓其"于古人书无所不学,少日专致力于二王;中年以往参酌南北,归乎恬适;晚年益浑浑有拙致入化境"。自言"用笔之妙,舍能圆能断外,无他道"。《沙孟海论书丛稿》云:"他的作品的价值,不但当时没有人和他抗衡,怕清代二百六十年中也没有这样高逸的作品。"邓散木评其"早年的字,写得既漂亮又朴素,像年轻的农衬姑娘,不施脂粉,自然美好"。有《赧翁集锦》和《梅赧翁手书山谷梅花诗真迹》印行于世。另有《注韩室试存》。

《梅调鼎铭 何心舟制 南瓜壶》

《韵石制  梅调鼎铭 柱础壶》

玉成窑,是清晚期最重要的紫砂制作团队,玉成窑制器不但有王东石、何心舟两位名匠,亦有浙东书法篆刻翘楚梅调鼎、徐三庚、陈山农,海派书画界吴昌硕、任伯年等巨擘共襄盛举,可谓名噪一时,创造出紫砂历史上耀眼的玉成窑文人器和玉成窑紫砂文化。

纵观整个紫砂发展的历史,从时大彬受陈继儒等的影响,由大壶改制小壶,到杨中讷等对陈鸣远创作的影响,再到陈曼生等等,可以说文人的审美标准与意趣,对紫砂的发展有决定性的作用。

关注丁蜀文旅,我们接下来将为您全方位呈现丁蜀的风物人情,让您足不出户,了解紫砂,神游丁蜀!


........................................................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