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正处在行业历史发展前的三分钟,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普正元医养网1 2022-03-27 13:01:11

来源:三言财经 

4月8日下午,由清华经济加速器主办,飞鸟社区承办的“清华区块链合伙人加速计划”首场沙龙,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Wan做了主题分享,以下是分享全文:

Dovey Wan:非常感谢大家过来听我的分享。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在中山大学读软件工程,之后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读信息系统master,毕业后去了eBay硅谷总部。2014加入丹华资本, 现在是丹华资本的董事总经理。丹华资本不是一个纯粹的区块链的基金,其实我们是“古典投资人”,我们投资有几个大的板块划分,如果从技术栈来看,我们的投资涵盖了数据基础架构层、数据处理层、数据应用层,区块链是一个横跨三个层级的板块。

世界即可编程

我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被编程的。一个比较有趣的个人人生哲学就是生命本身就是一个计算机” , 首先生命一直在获取能量来维持稳定态(对抗熵增加),能够有效获取能量就是靠我们的基因组信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基因组是生命体得以存活的有用信息的一套记录。生物体超强的适应力与环境息息相关。如果我们在一个培养皿里面装了一堆细菌,培养皿的一边是糖水,另外一边是普通的水,细菌会根据自身的基因处理外界的信息,它处理外界信息并不是做随机运动,如果细菌能够朝食物来源的方向游动,那它就更具适应性,因此比随机游动(熵最大,最混乱),仅靠运气获取食物的细菌生长得更加旺盛。生物体状态及生物体生活环境之间的联系表明,二者能够共享信息。正是这些信息(基因组的遗传信息)帮助生物体躲避了自然规律下的平衡态:熵最大化,对于生命体来说就是死亡。这样看来,生命可以被视为一种计算过程——它的目标就是最大化的实现有意义信息的储存和利用。所以生命本身对我来说,其实特别像计算机,我们的基因决定了我们跟外界交互的信息的通道,我们可以更好的利用这个信息,可以更好的生存繁衍,很多事情都是围绕世界的,是可以被编程的。

 

丹华资本的投资哲学

中国可能有更多的商业模式创新,比如滴滴或者是uber看似是商业创新,但是其实是解决经济学问题,在出现surge price之前(高峰期间的溢价)uber只是叫车软件,没有带来特别多的所谓生产力的改进。什么时候会变成有数量级生产力改进呢?是引进了加价这个方式,从而更好的调配供给和需求,是通过对信息的收集和分发来解决了经济学问题。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看到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很类似的,最终到了底层其实都是有很多数学原则支配。

第二个是it from bitbit其实是比特,是信息的最小的单位。我们看到人类发展到现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有一个指数型增长的科技创新。但是如果我们去翻50年前的报纸上的航空列表,会发现从纽约飞伦敦的飞机没有变快反而变慢了,在过去50年来,我们很多物理性的创新,比如汽油的燃烧率,燃料利用率,发动机的效率等等都是在做线性的增长,过去50年指数型增长和爆发性增长是由比特世界,即信息世界来主导的。

这个就会延伸到我们第三句话,就是information density,我们发现过去20年的重大革命性产品或者技术,都是信息密度的飞跃结果,信息密度的含义有两层,第一层含义就是在单位时间内,人们可以处理信息的多少;第二层含义就是在给定计算资源的时候,可以处理多少的有效信息。还是拿刚才滴滴的例子说,因为它是汇集了很多供需信息,知道在哪一点什么人在叫车,在什么地方会有司机,有了足够多的信息,可以以十倍的效率完成供需匹配,它有这些供需信息,就可以比原来的出租车产生十倍的供给和需求,这些供需双方的资源本身客观存在,原来没有很好的匹配起来,这个匹配的关键就是信息。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在单位时间内处理比原来多若干个数量级的数据,虚拟现实可以让我们在单位时间内处理至少比2维度世界3倍或者以上的信息,这是我们第三个投资哲学。

 

区块链有非常大的社会性意义和经济性意义

第一、单点故障或导致整个系统崩塌

 想问一下大家,咱们为什么需要银行?第一反应是因为融资、存钱。我们之所以要用银行存钱,因为我们相信它不会把我们的钱搞丢,这个信任就是为什么会产生“银行”这样的一个东西

大家需要银行是因为大家相信它,我们为什么要相信银行?再进一步说,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我们不认识的人组织起来的第三方机构?因为银行作为第三方信用机构,多方相信银行这个实体,当多方共同相信银行的时候,它可以降低交易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在银行出现之前我们只是做点对点交易,我们双方都要共同达成一个某一种协议,如果这个协议是反复发生的话,会有很多浪费,银行做的事情是把所有需要反复达成的共识协议抽象出来,变成一种组织,这个组织做的事情是降低了交易过程中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是导致市场无效性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经常担心卖家跑路,或者买家不付钱,有很多不确定性,我们所以才需要第三方的信用机构。

我刚刚说的第三方的信用机构,其实是承载了某种共识协议的执行和操作。 科学本身分成两类,一类是物理化学数学之类,跟人类社会没有关系,我们人类社会产生以后研究的经济、金融、法律、教育等等,我们都在研究同样的事情 — 我们都在研究所谓的社会协议或者是社会契约。我们这一支智人为何能到达了食物链顶端,是因为我们可以大规模协作。大规模协作让我们可以跨越生物性进化,所有社会协议的存在就是让我们可以更好的大规模协作。因为协议带来秩序,协议可以降低协作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和无效性。所以我们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是从无序要有序,从低效到高效的过程,依靠的是各种各样组成的协议。


 但是中心化的协议其实是有非常大的问题的。我举个例子,大家现在都在用微信, 如果哪一天腾讯大楼被烧了,腾讯服务器发生重大故障,我们所有的聊天记录可能就都没有了,这是“单点故障”,因为我们所有信息都是由单方控制的。 货币本身也是一种特殊的协议,因为作为等价交换物大家共同认可它的价值。,?。人们对于法币的信心来自于对这个国家本身的赋税能力的大小,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美元可以成为世界主流货币,就是人们认为美国的经济会持续的发展,美国政府可以有非常强的赋税能力,所以说大家对美元有相对比较高的信心,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对人民币有信心的道理。

 

美国的国债是现在最贵的东西,有20万亿美金的体量。新加坡的国债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它的经济发展的很好,赋税能力也不错,我们会买新加坡国债也是因为相信它有偿还能力,这个也来自于它的赋税能力。假设我们买了新加坡国债,新加坡这个小国家,哪一天朝鲜战争爆发,,可能整个新加坡都没了,那么谁来为你的新加坡国债买单?这是很极端的情况,但不是不可能发生。所有的偏中心化的社会契约或者社会协议,包括货币,作为一种特殊的协议,可能都会有我们说的单点故障这种非常大的风险,一旦单个的节点不能工作,整个系统就会崩塌,这是我们觉得所有中心化的第一个非常大的风险。

第二,所有的中心化协议只能保证单边博弈最优

第二个风险,可能不是那么明显,但是是一个更加本质的风险,就是所有的社会协议 譬如要遵守各种各样的道德规范,要扶老奶奶过马路,甚至婚姻,可能对于个体而言并不是最优的。但是人性是自私的,以为我们基因是自私的。如果没有道德这个东西,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获取最多的资源,可以最大化自己的利益从而更好的让自己的基因繁衍。譬如婚姻作为一个例子,我们看婚姻的历史,在几万年前出现的时候,因为智人还不多,我们还住在几百人的小部落里面。 如果没有婚姻的约束男女肯定会乱来,因为人的动物性。导致的后果就是一个部落里的后代可能就是几个特别优秀强壮男人的后代,之后会导致近亲结婚等一系列的问题。没有婚姻的后果就是导致人类的基因不够多元化,基因库不多元化,对于一个种族来说是非常脆弱的事情。婚姻作为一个社会协议在最早出现的时候,帮主人类社会平衡了性资源,不管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后代,所以基因相对多元化,人类作为种族一个可以更加抵抗各种各样的天灾。所以上面几个例子都说明了各种社会性协议是抑制了人性本身,需要个体牺牲一些利益来换取全局的最优。

这个怎么跟区块链联系上,其实非常有意思,我们说区块链里面有一个核心的角色是矿工,很简单来说是每一个矿工有自己的算力,要暴力破解(哈希)方程,第一个算出来的获得打包区块的权力,完成加密交易的确认。矿工本身是唯利是图的,只要收益比成本高,就会继续挖矿。所以我们也看到,在有了很多分岔币之后,矿工的算力会在不同的分岔币之间徘徊,因为他们要唯利是图,正因为他们这种行为,反而保证了系统全局的最优。 


婚姻是为了保证基因多元化发展,道德就是约束我们不能随意掠夺资源。

它们都要求牺牲个体利益来达到全局最优,但是(Blockchain)可以维系这个体系的节点是自私的。一个唯利是图的行为可以保证系统的安全稳定。我们可以想想,任何中心化的机构,不管是银行机构还是公司,如果鼓励个人的利益最大化,一定会崩盘。 如果有两个经济体系,假设它输出的效益是一样的,在经济体系内部每一个人要亏一些钱,另外一个是每个人都能保证自己的利益,因为每个人都是逐利的,毫无疑问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第二个经济体系。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从四年前开始特别相信区块链这个事情,因为它的组织方式是特别符合人性的。

第三,货币为什么有价值

还有最后一点是我们觉得是哲学观念,就是货币的价值来自于自共识。 我们想想当时为什么黄金会作为交换媒介,为什么是黄金这一个金属,而不是铜、铁之类的?我们假设有两种交换媒介,一个是苹果,一个是黄金。苹果不是一个很好的交换媒介,因为每个人对于单个苹果的价值不能达成共识,加上每个苹果也长的不一样,无法有效成为价值度量的尺度,这不是一个好的交换媒介。为什么黄金是好的交换媒介,因为物理性决定它不容易氧化一盎司黄金永远是一盎司黄金,而且是金灿灿的,特别容易辨认,如果一个黑的金属,太容易造假,不容易辨认。便于辨识,不容易氧化,物理性可以长期不变,这些都是可以让人们以一个更低的认知成本去对黄金产生价值共识的原因。

 人们对于黄金价值的认知非常容易集中,很容易达成共识,对于苹果的话就会非常分散,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区块链可以以相对低的成本产生大范围的共识,跟历史上其他的中心化的共识不一样。譬如当年宗教需要花非常多的成本,需要无数的战争,需要把女巫烧死,需要十字军东征才能够维系共识。同样还有法律,法律本身要有非常大的开销在立法机关执法机关,这些都是维系这些共识的成本。 交换媒介的内在价值就是在于它所能够形成这样的大范围共识,共识的价值非常关键,这个是我们第三个认为区块链有非常大的社会性意义和经济性意义的原因。

 


嘉宾提问环节

嘉宾:我个人是学数学和物理出身的,对于丹华资本张教授非常感兴趣,他是物理学家,所以会带着物理性去看待投资机会,我这次来很想听你们讲投资哲学,你们看中区块链最为重要的内容,如果只选择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因素,你们看中投区块链的原因是什么?

Dovey Wan:因为区块链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可以产生双边博弈最优,并且以最低成本的方式产生大规模共识的技术和经济框架。我们过去的信息革命,例如上一代互联网,不管是门户网站还是到搜索,还是QQ微信,都是Internet of Message,是信息互联网。但是Blockchain是Internet of Money,是网络。这两者之间的话,价值网络也有很多人说我们怎么没有什么区块链的应用。但是货币就是一个最大的应用。 货币有两层属性,作为一个等价交换物,第二个是价值尺度。价值尺度可以让我们对很多东西进行“定价”,譬如你要对公司未来现金流定价的话,这个是股票,如果要对公司的还债能力定价这个是债,如果你要对一件事情的风险定价这个是保险,当你有了价值尺度之后,你可以产生一系列无数的东西,区块链是有创造一个没有单故障节点的世界货币的尝试和可能,所以我们非常看好。 

比特币的工作原理,可以给大家说一下,有两个特性,一个重要的特性就是要所有人共同见证,我们刚刚说的矿工用它最多的算力算一个哈希方程,第一个解出哈希解的人要让所有人见证,这个加密是不对称的,解这个方程很难,但是验证这个方程的正确性很简单,所以每一个人可以迅速验证这个解是不是对的解。因此,它的第一个重要特性是大家要共同见证。第二个其实我觉得这个翻译的有误导性,中文说无需信任,但是其实我是觉得所谓的trustless是把信任本身分散到非常小的单元,相信的不是说某一个节点或者是说某几个中心化节点的事情,它相信的是分散化的信任,它不是无需信任,而是不需要信任这个节点中的某一个,是概率信任。

 


区块链有几个大的特征,去中心化,去信任,分布式集体共识,数据不可篡改,这几个是比较大的关键性特征,引申出来的特征,第一是开源,因为就我们经常说其实这个运作机制,是由代码维系的,如果一个代码不被所有人可见的话,没有人知道这个代码的公平、公正、公开性,这个就是已经天然决定了,所有的区块链项目应该需要开源,原来我们在做审计的时候,可能审计帐本本身,但是现在帐本用软件控制的时候,我们要审计代码。 

还有区块链不是一个新的技术,如果大家认真看过中本聪的白皮书的话,技术的部分像不对称加密和分布式系统,引用的都是20甚至40年前的论文,技术模块在计算机里面已经是很成熟了,不是一个新的技术。 原来的不管是信息加密也好,分布式系统,这些技术存在的方式都是以一个中心化机构,为另外一个中心化机构服务的形式存在。这次它是把这两个技术结合之后,它其实是变成了我们整个经济体,最伟大的技术是把比特币通过激励机制引入,利用矿工的自私,给这个自私定价,从原来的纯粹的加密货币或者分布式系统,是一个博弈机制的设置,还有经济体系的设计,所以我们在想,大家如果自己想做区块链的项目的话,我们捉Token,代币经济怎样设计,如果仅仅是把原来的QQ币换成可以变现的QQ币,我现在看到很多项目是这样的,那就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区块链投资心得

还想说一下投资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要做区块链创业还是投资,从我们投资人角度来看,现在圈子里面很喜欢说古典投资人,我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古典投资人,在硅谷,我们2013年开始关注这个事情,2013年跟2017年很像,2013年BTC迅速从几块钱上涨到一千块钱,又非常快被腰斩。 每一次币价迅速上涨的时候,会吸引很多新的人入场,大家都是非常追逐利益的,有一个东西一年涨一百倍,会让很多人非常上瘾。

今年大家很多人说古典投资人跟币圈投资人,在硅谷VC要做的风险投资似乎不分什么古典不古典之分。风险投资要做几个事情,如果要投的好要满足四个大的要素,第一个是成本要足够低,怎么样可以保证低的成本,在别人还没有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又相信它的未来价值,在价值洼地的时候,要以一个非常低的成本进入 第二是要看的准,这个东西虽然价值低,但是不是因为它不好,而是因为它还没有被人发现,你要看的准。第三个你要下重注,如果你有一百万就是all in了。所以我们要下重注。第四是你还要运气好,这个没有人可以控制,但是还是要有很好的运气。

所以投资的本质其实是不变的,风险投资的本质不变,而且往往是在信息非常不对称,而且行业很混沌的时候寻找价值洼地,做这样的事情。区块链跟加密数字货币是天然适合风险投资, 我们现在处在这个行业历史最混沌的前三分钟。其实并没有什么规则和既定的玩法,这个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一个非常正常的形态。如果说当一个行业已经很规范,而且特别有秩序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机会了。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新生的行业。

 


我还想说的是,很多人觉得它是一个泡沫,我们加密数字货币或者区块链这个泡沫,跟一般金融危机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地方。金融危机的产生是华尔街一帮精英设计了一堆谁都看不懂的金融产品,把层层次贷打包, 售卖给相对没那么精明的机构,然后他们继续卖给更加不懂的人,最后卖给普通投资人,这是上一次金融危机的泡沫的产生的过程。但是我们区块链或者是加密数字货币不一样在于这个路径是反过来的,我们很多原来数字货币的从业者可能初中高中毕业,也没上过大学,也不是学计算机的,然后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这个传播和教育的路径从 是由社会上的非精英阶层,或者是极其开始,到大爷大妈,或二三四线的小年轻,之后才进入一线城市,进一步渗透到传统的PE/VC的圈,甚至华尔街公募基金,大前天刚看新闻,说索罗斯要开始自己做加密货币基金了。 这个路径跟原来的金融危机非常不一样,原来从金融危机从金字塔的顶端往下,从精英到草根的兜售过程,其实更像一个庞氏骗局。但是这个区块链行业是自下而上、自发发展、从草根渗入到精英的过程,现在准备进场和正在观望的,我知道的是很多是真正华尔街大的机构。随着大的机构进场,这个东西的需求会越来越高,市场秩序会越来越规范,因为资金体量足够大,它的影响力足够大,。这是非常健康的发展过程。

 

嘉宾:比特币为什么叫世界货币?

Dovey Wan: 我们可以假设一个非常极限的状态,假设比特币变成世界货币,所有东西都变成币本位,比特本位,,如果当世界变成比特本位的话,国家的赋税的权利会受到巨大的冲击,所以在很长时间以内,。,应该会发行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如果我们假设之后可能美国发美元数字货币,它会是数字货币界里面跟其他各种数字货币共同竞争的一员,它是其中的一个,货币本身也应该是自由竞争的,什么东西能成为世界货币就是看谁相信它更多,就是共识的价值,谁能够达成最大范围的共识,就有可能成为世界货币。

第二个当这个世界越来越混乱的时候,这个无须质疑,因为熵永增,,你相信哪个国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去年年初的时候,你要去韩国交易所购买比特币,可能要多付30%到20%,,他们又在弹劾他们自己的总统,当地的韩国人对自己的国家经济发展没有任何信心,他不相信自己的国家,所以要大量购入比特币,因为它不受任何国家控制,是相对最稳定的,不会有单节点故障,我个人的观点是说当这个世界越来越混乱的时候,Blockchain会越来越有机会,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组织在领导人消失这么多年以后还可以这么好的继续运行下去,这个就是分布式信任的力量。

嘉宾:现在在美国从事数字货币或者Token的基金或者是大的机构,大概有那些?多不多?他们做哪些产品在哪个交易所?

Dovey Wan:分成两类,二级市场公开市场做很多对冲基金做的事情, 还有另外一块基金是我们所谓的TokenVC,我们投资一级市场的东西,现在美国大概有两百多家做二级市场,做一级市场我觉得可能也有至少二三十家。

嘉宾:二级市场主要的策略或者主要产品是什么?

Dovey Wan:主要是看他们投资人的风险偏好,而且有的投资人是(法)币计价,还有是比特计价,所以这两种不同的策略,决定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投资策略。

公司简介:丹华资本由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创办,现管理超过6亿美金规模的两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丹华资本从基金成立开始即布局区块链领域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