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历史的发展始自这个地方,走向世界也是源自这里

今日丹东 2022-06-13 16:03:25



全文2484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旧时,鸭绿江上的木帮和船户,习惯把鸭绿江分为上江、中江、下江。上江多“沟”,中江多“哨”,下江多“尖”。尖者,端也,是潮沟流入主河道时冲刷出的“三角洲”。《安东县志》载:“安东(丹东)濒临江岸,东尖头、大沙河口等处,均为帆船停泊地。”安东鸭绿江之“尖”,就是东尖头,它是当时安东人对鸭绿江江岸码头的通称。是安东历史发展的“初心”所在。



1
东尖头的形成

鸭绿江自大沙河口以下,有两个转弯,第一个转弯形成了东尖头,第二个转弯形成了三道浪头。在老零号坝门(现6号坝门),即大沙河土坝和混凝土坝交界处,后潮沟里的山水于入江处突然有了一个向西的大转弯,长年累月,在山水与江水的冲击下,出现了一个“尖”,此“尖”朝向东方,得名东尖头。东尖头、沙河子、后潮沟,三者合力,奠定了安东发展的基础。


不要小看了东尖头这个“弯”。所谓河曲必利,这里方便船只停靠、装卸,成为安东早期海关内港港区,监视所之一。1907年,安东海关建关后发布的第一份告示,就规定“自小沙河口鸭绿江横一直线起,至日本居留地西南界铁路止,为轮船停泊地”。


这里水深鱼多,安东县设治前有许多渔民、船工在此积聚,可以说,安东初期的发展,始自东尖头渔村。某种意义上,安东走向海洋、拥抱世界的第一步,也源自东尖头。


1905年,东尖头的名字首次出现在一份外国人绘制的安东地图上,称为“东尖头街”。这条街东起后潮沟入江口,西止老5号坝门(现8号和9号坝门之间)前的一条半截沟。


关于东尖头的名字,记者4月17日采访了今年86岁、家住学府嘉园的于占斌,他说,东尖头很早以前还有一个名字叫“太平湾”。“过去鸭绿江刮风、起浪或者发洪水的时候,江里的船就到这儿躲避。因为这里相比其他地方比较安全,所以就叫‘太平湾’。”


东尖头是个天然的港口,早期的东尖头港,由艚船、驳船唱主角,因三道浪头港水深,适宜停泊轮船,两处港口间船只来往频仍,所以,东尖头地区显得格外忙碌。在鸭绿江江堤修建前的数十年里,沿岸已经遍布数十家为船运配套的货栈粮行、仓库、报关行、渡江所、洋行保险代理所等。1921年,专业市场纷纷建立,东尖头码头附近,有粮市、鱼市、菜市等。虽然东尖头街路由泥土、砾石铺就,低洼不平,运输工具主要是牛车、马车,搬运主要依靠人力,水上主要靠船只,但却是东尖头最辉煌的时期。



2
江堤的意义

早年的东尖头街,绝不是现在的模样。江堤未建之前,很难说东尖头街是一条独立的沿江大街。因为它的几个主要路段,都是各大南北向街路入江的“余脉”,由东至西,分别为:九江街、粮市街(现已无存)、前聚宝街、兴隆街、永安街。换言之,江堤修建后,有了它的阻隔,东尖头才更像个港区的样子。


1927年,远东公司修建的鸭绿江江堤,使得东尖头街独立成街,与东尖头码头浑然一体,也使东尖头码头暂时从水患之中得到解脱。但我们今天从滨江大道上看到的鸭绿江江堤,与1927年远东公司修建的鸭绿江江堤绝不是一回事,只能说,后者是在远东公司修建的基础上逐步改造、完善、加固。受条件所限,远东公司修建的江堤,出现了决堤、垮塌的现象。1934至1936年,元宝山发生“山啸”,因此,在1936至1938年间,重修江堤,与横贯七道山、八道山,直通大沙河的导水涵洞上下结合,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水患的侵扰。


1949年后,江堤又继续加固。据一些老人回忆,因为加固之前坝体太矮,当年东尖头附近的坝门,经常有小孩儿在江堤上跑来跑去,在交通门间玩耍嬉戏。


因为东尖头的地理位置优越,大坝修起后,这里成了有名的“观影台”。于占斌说:“过去在东尖头看日出、江水和来往的小船是人们的一大乐趣,许多来到丹东的人必到这里。端午节的时候,人们出来洗衣服、下水游泳,十分热闹。记得当时还有一个习俗,在太阳没升起时,人们拿着毛巾去沾露水,然后用沾湿的毛巾擦脸,据说这样做不得皮肤病。”



3
历史“见证人”

1906年安东开埠,至上世纪20年代,是东尖头迅猛发展期。江坝未建前,此地就有许多商号。建起江堤后,这里又成了一个制高点,成为各个历史时期的“见证人”。


1934年夏季,元宝山发生山啸,洪水冲塌镇安桥(现沙河桥),桥上避水的行人落水,死亡400余人。同年7月15日,东尖头零号坝门(现6号坝门),搭起两丈高纸棚,人头攒动。入夜,纸船纷纷流向江桥,鸭绿江大桥甚至破天荒地开启中间的旋转活动桥,为满载亡灵的纸船队让路。


今年73岁、小时居住在九江街的陈昌会回忆,他有一位舅舅1949年前开过照相馆,流传下一个相册,记载了民国时期东尖头历次水灾的状况,可惜后来被毁。“这本相册最引人注意的是,每次水灾之后,,看着特别瘆人。”


东尖头至大沙河的土坝也见证了抗美援朝战争,彼时苏联高射炮防空部队就驻扎在坝上,一些老安东人还会说几句俄语。



4
功能转换

据《安东旧影》记载,1876年安东设治,首任知县张云祥上任后,第一件大事就是整修东尖头江岸。在近百年的鸭绿江航运史中,东尖头沿岸的面貌也发生着变化。


鸭绿江护岸,几经修整,经历了柴排、干垒石、混凝土整体浇灌的过程,改变了江岸参差不齐的状况,沿岸道路则从泥土、砾石混杂,最后变成了柏油马路。1982年,以鸭绿江公园竣工为开端,昔日航运发达的东尖头几不可寻,逐渐向游览方向发展。


于占斌说:“1945年和1946年是我印象中东尖头航运最发达的时候,来往的船只特别多,外地人也多,有山东人、大连人、天津人……他们拉着粮食、大豆,在岸边搭块板子就开始卸货。因为人多,这块饭店也多,他们贴着大坝建了一排小房子。”


后来,鸭绿江上的船户越来越少,旅游业逐渐取代了航运业,这一点,常年在江岸的游泳爱好者最有体会。航运时代,为了装卸货物方便,东尖头江岸边没有栏杆,平台以下,是深水区,便于船只停靠,所以当年东尖头沿岸,游泳的人特别多。而今,出于安全和美观考虑,江岸加上了护栏,又增加了缓步石阶,所以跳水显得有些危险。今年68岁的刘传成,曾是江边游泳的常客,他说:“早年江边‘狗刨’多,下饺子(跳水)多,洗澡是为了凉快,现在江边修了缓步台,跳水的就少了。”


随着旅游概念的兴起,东尖头的尖端——后潮沟的入江口已被水泥封堵,东尖头的名字也多在一些老人的口中流传。但是,我们要记住:安东的“初心”,就在东尖头。



责任编辑│魏丹阳  编辑│李佳泽  杜溪

秀中  记者侯春林

©丹东日报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