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属于封建社会吗?不是!欧洲才是!(语音版)

娴颜娴语 2022-04-11 15:22:25


今天第一次为大家录制语音,感冒半个多月,嗓子还是哑的。


教科书上说,中国的封建王朝持续了2000多年,至始至终好像都没有异议。可是了解历史多了,却发现这个观点完全不成立,中国的封建王朝究竟持续了多少年,其实很短暂很短暂,而真正的符合封建制国家制度的,却恰恰是欧洲以及日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霸气侧漏的西周王朝

 

“封建”这两个字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封”,指的是一定范围内的土地封赏,“建”指的就是在这块土地上进行建设。这便是“封建”王朝特有的制度模式,从有正式文字记载开始,它始于周朝的“分封”制度。周武王得天下之后分封的71个诸侯王,中国古代便正式进入了“封建”制度国家。它的特色是天子居天下之中,赏赐王室的“叔伯子侄”以及开国大臣土地和爵位,让他们成为各地诸侯,赏赐的土地可以建设成一个国家,各诸侯称之为国王,所有国王都对天子负责,供奉纳税,听命于周氏王朝。这就是周王朝的分封制度,也就是“封建”社会的真正意思。

 

在封建社会制度下,诸侯王的一切地位与权力都是由周天子赏赐所得,他们对此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说的就是周朝时期的“封建”特色,而它,也仅仅适合周朝的天子,或者,只适合“春秋时期的周天子”。

 

春秋时期,思想上百家争鸣,周天子威震四海,诸侯王各自为政。此时的制度有两大特色,一是“土地国有制”,二是“世卿世禄制”。周朝所有的土地都是周天子所有的,诸侯国实行“井田制”,国王只有使用权和管理权。“卿”代表“爵位”,“禄”代表俸禄,也就是说做官是世袭的,祖上当官你就能当官,祖上是农民,你就永远是农民,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改变。

 

这种体制是真正符合“阶层固化”的。周朝那么大,每个阶层各司其责,百姓想要安居乐业,首先要避免战争。周朝的外敌主要是戎狄,分布在西北地区。外敌先不说,内部就得看周天子是否有镇住所有诸侯的能耐,不让他们相互打架抢地盘了。春秋时期的周天子本来是有这种能耐的,可惜出了个败家子周幽王,为了讨他最喜欢的美女褒姒开心,玩了一出“烽火戏诸侯”的游戏,最后被戎狄揍死了。周幽王死后,儿子周平王就被赶到东边,带着一家老小迁到了洛阳,周朝就由西周进入了东周。

 



“揍你没商量”,虎落平阳的周天子动摇了“封建”制

 

周天子迁都到洛阳后,依然把自己当颗香葱,可惜诸侯王不听话了。越是搞不定诸侯,周天子就越想找点事情找回威望,于是御驾亲征揍那个最不听话的郑庄公去了。可惜,郑庄公吃了熊心豹子胆,不但把周天子给揍了一顿,还差点一箭射死了他。这下,周天子可彻底颜面扫地了。可以试想一下,如果把当时的天下比作一个学校,周朝比作一个班级,那么周天子当然就是这个班级的班主任。如果班主任很牛,隔壁班都不敢来骚扰,学生们自然听话。可有一天,隔壁班来骚扰,把班主任揍了,同学自然就看不起班主任,我行我素起来。再等到有一天,班级里的同学都把班主任给揍了,那么这个班主任还当得下去吗?

 

此时的周天子就是这样一个处境,偌大的一个周王朝变得四分五裂。当年周公旦定下的礼乐周礼进入到了“礼崩乐坏”的时代,君不像君,臣不像臣。可不管周王室有多么的衰退败落,“分封”制度下的土地国有制和世卿世禄制却始终没有改变。不管诸侯王有多厉害,没有得到周天子的封赏,谁都不能私自开垦和占有土地,哪怕是各诸侯国相互战争抢得的土地,也必须得到周天子的首肯正名,否则名不正言不顺。

 



商鞅变法,“封建”制度的瓦解之初

 

打破这个制度的人是商鞅。“商鞅变法”变得是三大内容:1、承认土地私有制;2、军功授爵制;3、建立县制。这个变法在那个时代确实是了不得的伟大。“秦”的第一个主人是给周天子养马的“非子”,因为马养的好,周天子赐了他“赢”姓,并封了西北边一块不起眼的地给他做“采邑”(收税,供养),赐名为“秦”,做了周朝的“卿大夫”,但离“国君”还有很大一段距离。渐渐的,“赢”姓后人励精图治,直到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没有一个人来镐京勤王的时候,秦地的“秦襄公”英勇果敢的来了。虽然幽王被杀,但东迁的周平王很受感动,正式封“秦襄公”为诸侯王,这样,秦国也就成了名正言顺的诸侯国了。

 

商鞅就在秦国实行了变法。周天子当然已经是虎落平阳了。各个诸侯国都在实行各种变法,唯有商鞅是最符合实际需求的。商鞅把土地分给农民私有,除了交上税收,收成都归农民所有,改土地国有为私有。“世卿世禄”这套制度实在太消极了,反正爷爷是农民我就是农民,填饱肚子是最大奢求,可变法后就不一样了,军功可以授爵,当兵杀敌是条出路,只要砍敌人一个脑袋就可以晋一爵,被统治阶层就有机会变成统治阶层,因此,秦国的部队被称为“虎狼之师”,敌人头上的脑袋就是土地和爵位,谁都拿命拼;县制就更有意思了,原来是周天子分封土地给诸侯王,诸侯王再封土地给士大夫,一级一级分下去。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诸侯牛了就反了天子,士大夫牛了就反诸侯王(比如齐国的田氏反了齐王姜氏,取而代之),隐患非常多,商鞅采取县制,不再分封士大夫,而是设立官员,统一由秦王管理,直接对秦王负责(秦朝后来的郡县制就是这样来的),这样,。

 

商鞅的这一系列变法其实就是对“封建”制度的一大挑战。“封建”社会的形式是由天子分封各个诸侯王,诸侯王各自为政,概括起来就是两大特色:1、土地公有制;2、世卿世禄制。秦朝建立以后,将“分封制”改成了“郡县制”,郡县的官员由秦朝皇帝任命,,,事实上,这个制度一直延续到现在。也就是说,自从秦朝建立以后,中国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封建”制度国家了,尽管在各个时期都有分封诸侯的现象,西汉时期封诸侯导致的“七王之乱”,清朝分封吴三桂等藩王引起的“三藩之乱”,但这仅仅是“郡县”制度下的一种额外封赏,已经不成为主流制度了,就如同当今各“民族自治区”一样。

 



日本和欧洲,将“封建”制度进行到底

 

有人会纳闷,为什么欧洲的“资产阶级革命”那么容易成功,中国却不能?为什么日本的“明治维新”改革的那么彻底,中国的“戊戌变法”却只能“百日维新”。这里的一个重大原因便是它们的“封建”制度。

 

“革命”,。,但都不彻底,。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有一个非常好的制度,那就是“科举”制。隋炀帝确立科举制度的时候,科举还是有相当高的门槛,不是官家子弟不能参加,可到宋朝的时候,整个科举制度全面放开,是个人都能参加。所以,有了这条路,被统治阶层就有可能成为统治阶层。“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考上了,一步登天,考不上也没关系,“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读书再难,,,渐渐的衰落下来。因此,不论是李自成还是洪秀全,泥腿子的战争成果总是很难得以维持,因为读书人有了“科举”的出路,。

 

可欧洲和日本却不一样。日本一直到“明治维新”之前,两种制度坚不可摧,那便是“土地公有制”和“世卿世禄制”。日本将人分为四等:士农工商,身份永远不可转换,也不能通婚。农工商想要改变身份和地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这个制度推翻。即便是“武士”阶层也一样,下层武士的日子并不好过,想要有出路,更是为推翻这个制度而不遗余力,所以,他们帮助“明治维新”成功了。

 

欧洲更是如此。“波旁王朝”、“都铎王朝”、,这些封建专制王朝统治下的专制制度,身份制度十分的等级森严。比如法国,革命前的法国人被分为三个等级,教士属于第一等级,掌握神权;贵族属于第二等级,;这两个等级人口加起来只有全国的5%,而剩下的95%全部都是第三等级,就是被统治阶级,没有任何话语权和自主权。最重要的是,和日本一样,这些等级根本无法相互转换,生下来什么等级就是什么等级,再努力都白费。在这样的条件下,,成功率也就大大增加了。

 

所以,“科举”制度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尽管,“考什么”在朝代变迁中各不一致,即便到了“八股取士”的地步,好歹也是来源于中华文明的一部分。打破“封建”,给各个阶层提供转换身份的机会和通道,几乎就是中华文明中最浓墨重彩的一部分了。也是因为它的重要性,才能被天下学子视为“天路”,不惜一切去拥有和努力,即便今天也是如此。所以,随着“封建”制度的被打破,“阶层固化”这种概念其实不是那么绝对存在了,只要有通道,就不存在“固化”。

 

因此,中国古代不是“封建专制”国家,“阶层固化”也已经在2000年前被打破,它的象征便是“土地私有制”和“科举制”,远远领先于欧洲和日本。只不过,欧洲和日本通过“革命”,在近代才做了中国2000年前已经做了的事,而我们祖国,却通过“革命”又回到了“土地公有制”时代,时光轮回,2000年已过,我们是不是又要引领一个新的时代,那就拭目以待吧~~

 



作者:甘娴,擅长“历史、教育、婚姻”各种观点写作。一个爱读书,在“女神”与“女神经”之间随意切换的感性女子,认认真真读书,认认真真行走,认认真真写文章,认认真真生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