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音:为什么封建社会用水银作货币?

禹音儿童国学 2022-05-11 11:59:20

中国人和印度人很早就知道汞了。在前1500年的埃及墓中也找到了汞。前500年左右它和其他金属一起用来生产汞齐。古希腊人将它用在墨水中,古罗马人将它加入化妆品。炼金术士以为所有的物质都是由汞组成的,假如他们能将汞固体化,汞就会化为金。

18世纪和19世纪中汞被用来将做毡帽的动物皮上的毛去掉,这在许多制帽工人中导致了脑损伤。 在西方,炼金术士用罗马神使墨丘利来命名它,它的化学符号 Hg 来自拉丁词 hydrargyrum ,这是一个人造的拉丁词,其词根来自希腊文 hydrargyros ,这个词的两个词根分别表示“水”( Hydro )和“银”( argyros )。

炼金术士给汞的符号是。 来源 汞是地壳中相当稀少的一种元素,极少数的汞在自然中以纯金属的状态存在。朱砂(HgS)、氯硫汞矿、硫锑汞矿和其它一些与朱砂相连的矿物是汞最常见的矿藏。大约世界上50%的汞来自西班牙和意大利,其他主要产地是斯洛文尼亚、俄罗斯和北美。朱砂在流动的空气中加热后汞可以还原,温度降低后汞凝结,这是生产汞的最主要的方式。 中国古代是加热朱砂得到的, HgS=(加热)=Hg+S丹砂矿业是巴人在彭水的一项重要的矿冶业,丹砂开采是巴族垄断了的手工业,乌江流域巴人祖先禀君所居的鄂西武落钟离山的赤穴,就是一个丹砂矿穴,后来迁入盛产朱砂的郁山(即今彭水郁和黔江相邻一带)。

巴人一边查盐,一边采掘丹砂。早在石器时代就开始用丹砂作颜料或涂料,后来又被用于医疗方面,丹砂在《神农本草经》中被列为上品之药,医疗范围很广,内服可以镇静养神,益气明目,通血脉,上烦荡,杀魅邪恶,除中恶,腹病,毒气等疾病,亦可用于外治。所以古代社会各阶层都需要丹砂。《逸周书·王会篇》就提到有人问周成王贡献丹砂之事。同时热丹砂可以提炼出汞——水银,而水很又是道教丹鼎派炼丹术的必须物品。葛洪在《抱朴子·仙药》中说:“仙药之上者丹砂,次则黄金,次则白银。”所谓“仙药”即“长生不死之药,从荆王,齐威王,齐宣王,燕昭王,直到秦始皇,汉武帝都曾派人寻找“不死之药”。

《山海经·海内西经》所载”:“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皆操不死之药以拒之。”表明早在商、周之际,巫巴山地诸巫已经掌握并施用“不死之药”——丹砂了。由此可见,丹砂的开采利用,在巴族具有十分悠以的历史,巴人立国以后,丹砂的主要产地——涪陵,成了巴国的重要市镇,丹砂的开发、利用也成了巴国百姓的一项重要产业,由此,不少古籍中称丹砂为巴砂。 晋人徐广注《史记》,在“丹穴”下注:“涪陵出丹”,《后汉书·郡国志》记叙全国1000余县,所记产丹之县只有两个:除涪陵外,便是贵州北盘江的谈指(今贞丰县北);《图经》更明确地说:“丹砂出自符(涪)陵山谷中。”

涪陵产丹的历史最早见于周初。《逸周书》载:“成周之会……卜人以丹砂”。王应注卜即濮也。濮人在古代散居西南各地,被称“百濮”。何当岳《南蛮经流》认为,濮与涪音近,“涪江、涪陵,当因濮人所居而得名。” 涪陵出产的丹砂是从郁江入乌江再转入长江外运销售的。所以,乌江古名“丹涪水”《华阳国志·巴志》。唐代诗人杜甫在叙事诗《覆舟二首》中,记述了巫覆舟事,中有“丹砂同石句”。

可见,直到唐代,仍有丹砂经此水路外运。 西汉在今郁山建涪陵县,辖今彭水、黔江、酉阳,秀山、石柱南部,武隆东部及贵州的道真、正安、沿河、务川、印江、德江、思南等地。如今的重庆市涪陵区那时还叫枳,不叫涪陵。东汉时期,枳才被涪陵之名所取缔一直到如今。 《史记一货殖列传》说:“巴寡妇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始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为筑女怀清台。” 这段文字透出的信息较多,一是寡妇巴清是靠采掘丹砂致富的,而且富得滴油,富得“用财自卫,”用钱养了一支庞大的军队,足以保护丹砂的开采和运输;二是秦始皇对巴清寡妇格外关照,秦国灭了巴后,始皇为什么对一个巴族寡妇如此厚爱呢,原因也许是秦始皇寻找不死之药——丹砂,需要清寡妇支持。再就是丹砂炼成的水银,为传统的尸体防腐剂,皇帝墓中多灌水银。

你所说的货币是,古时的一种钱币呈黑色或灰白色的锈,有时铜锈中泛出一片片水银光泽,亦称水银古,钱币上有五铢字样。

五铢钱是我国钱币史上使用时间最长的货币,也是用重量作为货币单位的钱币,在我国五千年的货币发展史上起到了深远的影响。 西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在中原开始发行五铢钱,从此开启了汉五铢钱的先河。古代的水银是一种奢侈品,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所以这种钱币的价格现在非常的值钱,广东省的一位收藏家冯先生从日本买回的青铜镜,(青铜镜水银古),价格3500,0000元。

品禹音儿童国学,赏中华传统文化!中国儿童国学第一品牌,更多资讯请关注“禹音儿童国学”微信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