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 |<人类简史>:原始社会并不"那么"落后

MOOC 2022-03-08 12:15:59

文/玛雅蓝,chenwei



人类简史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以色列] 尤瓦尔·赫拉利 
副标题: 从动物到上帝

豆瓣评分:9.2



MOOC《人类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链接:

http://mooc.guokr.com/course/466/A-Brief-History-of-Humankind/


当你问父母“我从哪里来”的时候,你就迈出了探寻生命意义的第一步。


你一定还想过,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五十年后的世界什么样……但是,这些问题往往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被考试、求职、加薪等更加迫切的问题所取代。也许只有一个人会如此孜孜不倦地到人类的历史中寻找答案,并与全世界分享他的收获,他就是以色列耶路撒冷大学教授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


MOOC学院网友说,赫拉利的《人类简史》是最适合睡前看的课程。在课程视频中,赫拉利坐在一张单人沙发里,将两百万年的人类演化历程娓娓道来,带你来一场时空旅行。赫拉利很会讲故事。他不到40岁,却已经出版了好几本畅销书,最新作品《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更是被翻译成近30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中文版已于2015年10月底面市。


《人类简史》课程教授尤瓦尔·赫拉利在课程视频中的形象


赫拉利说:“历史在人类创造神的时候开始,在人类成为神的时候终结。”《人类简史》不仅介绍人类的发展历程,更借此探寻生命的意义,思考人类的命运,宏大而不空泛。


在Coursera的帮助下,我们采访了赫拉利教授,向他传达中国学习者对课程内容的思考和疑问,询问他对历史和人类命运的看法。



MOOC学院课程的名称是“人类简史”,是受了《时间简史》的启发吗?(@乱作一破团提问)


赫拉利这两者的基本立意是相通的,即把非常宏大、复杂的东西,用清楚的方式展示它的全貌。《人类简史》为我提供了很重要的灵感,它告诉我这是可行的。




MOOC学院:《人类简史》最初是一门公开课,您为什么想要把它做成MOOC的形式?


赫拉利我研究世界史,所以我希望能接触到全球各地的学习者,而开设MOOC是实现这个目标的绝佳途径。在MOOC课程中,来自全球各地、相隔千山万水的学生们能够参与同一场辩论,而且即使他们有时候会产生分歧,他们仍然会倾听对方的意见,理解对方,这点令我很受震动。这就是全球化力量的一个伟大的体现。来自中国、以色列、法国、阿根廷等国家的学生们轻轻松松就能聚在一起辩论,并得到如此丰富的收获,这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MOOC学院:开设MOOC和在课堂上讲课之间有什么不同?


赫拉利在MOOC课程中,你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大大减少,这是最主要的区别。虽然即使在课堂上,你也没法回答每一个学生的问题,但在MOOC课程中,你甚至无法看到学生们的脸,无法判断他们的反应。在课堂上,你能看到学生们的反应,判断他们是否理解了你的用意,是否感到无聊,是否为你讲的笑话开怀大笑。但是,在MOOC课堂上,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MOOC学院:大多数MOOC课程视频是在课堂上或者教师办公室里录制的,但您的视频与众不同,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您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赫拉利这门课程讨论了很多复杂的或者有争议的问题,所以,为了让学生们更好地集中精力,理解课程材料,我们希望用最通俗易懂、最吸引人的方式讲课,这对我们非常重要。




MOOC学院:您讲课思路非常清晰,您写书的经验是否对教学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作用?(@乱作一破团提问)


赫拉利写书的经验确实对MOOC教学有帮助。在写书的时候,你需要尽可能清楚地表达你的意思,而且你没法得到读者的即时反馈。在MOOC课程中也是如此,你无法得到学生们的即时反馈,只能站在摄像机前,尽量清楚地表达你的意思,但你不知道你讲得怎么样。


MOOC学院网友sunny_47345为赫拉利画的素描,赫拉利看后说“It looks great!”图片原发布于课程笔记(http://mooc.guokr.com/note/9344/)




原始社会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落后


MOOC学院:您在课程中说,在约6-7万年前,地球上曾经存在好几个不同种的古人类。这些古人类之间有什么区别,让我们把他们划为不同的物种?这些区别和如今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之间的区别有什么不同?可以更详细地解释一下吗?(@桃仙君 提问)


赫拉利这个问题不那么容易回答。某些情况下,不同物种之间的界限十分明显:如果两种动物无法交配,或交配产生的后代无法继续繁育,那么它们显然属于不同物种。比如,虽然马和驴可以交配,但是它们的后代——骡子——是没有生育能力的,因此驴的DNA变异永远无法传播进马的基因库,反之亦然。所以,这两种动物被认为是不同的物种,在两条不同的演化道路上行进。相反,斗牛犬和西班牙猎犬虽然外表差异很大,但是它们可以繁殖出可育后代,所以它们属于同一物种,共享同一基因库,它们在同一条演化道路上行进。


对于古人类而言,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之间的分别并不如马和驴之间的分别那样泾渭分明,因为我们知道,他们不仅曾经互相交配,还产生了可育后代。比如大部分现代欧洲人有尼安德特血统,他们有至多4%的独特基因来自他们的尼安德特人祖先。



英国自然博物馆中的尼安德特人复原模型。不过,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也不仅仅是同一物种的不同种群,就像斗牛犬和西班牙猎犬一样。生物界的现实情况并不总是黑白分明,其中也有十分重要的灰色地带。任何两个演化自同一共同祖先的物种,比如马和驴,都曾经像斗牛犬和西班牙猎犬一样,只是同一物种的两个种群而已。所以一定存在某个临界点,这时候虽然两个种群之间的差异已经很明显,但是在少数情况下,它们仍然可以互相交配,产生可育后代。再然后,某个DNA突变切断了它们之间最后的联系,两个种群从此走上不同的演化道路,成为两个物种。


从目前证据看来,在大约5万年前,智人、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就处在这样一个临界点上。智人已经与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十分不同,不仅体现在基因层面和体质层面上,更体现在认知能力和社交能力层面上。很显然,他们已经走上了不同的演化道路。哪怕在偶然情况下,一名智人和一名尼安德特人仍有可能产生可育后代。




MOOC学院:您在课堂上说过,对于父系社会的起源,目前学界没有令人信服的说法,那么您个人的观点是什么?(@海茵里希提问)


赫拉利我个人认为,父系社会普遍形成的最可能的原因,是在一个充满了陌生人的大型等级制社会里,男性智人可以比女性智人更好地合作。恰恰因为女性智人天生更喜欢组成亲密的、互相帮助的小集体,所以在以正式等级制和客观规范制度为基础的大型社会里,她们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适应困难。


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证证据来验证这个理论,况且我还可以想出很多反面论据。因此,我没有在课堂上讲授这个观点,我也不希望学生们简单地认为这就是父系社会普遍形成的原因。在科学的世界里,如果你对一个问题的答案不太确定,那么最好承认“我不知道”,并继续深入研究。在父系社会的起源这一问题上,这也是我们应该持有的态度。





MOOC学院:您说过在原始社会,个体的生活质量优于农业社会,有哪些考古学证据可以支持这个观点?


赫拉利有很多考古学证据支持这一观点。有一类证据来自古人类的骨骸。早期农业社会的人的骨骸通常比狩猎采集社会的人更小,而且有更多营养不良、疾病和畸形(比如因长期农业劳作造成的脊柱变形)的迹象。还有遗传学证据表明,很多对人类致命的疾病最初都来自家畜家禽,比如猪或鸡。它们被驯化的同时,也把这些疾病带给了人类。


最后还可以补充一点,对古代聚居地和墓葬的考古发掘显示,早期农业社会有着极强的、前所未见的社会分层。比如,有些人住在宫殿里,有些人却住在草房里;有些人的陪葬品极尽奢华,其他人的尸骨却被随意抛弃在无名的乱葬坑里。




MOOC学院:但是,在《疯狂原始人》等许多影视作品中,原始社会通常被描述成一个贫困的社会,充满了残酷的竞争。这是为什么?


赫拉利原始社会当然有它的艰难和残酷之处,但这些也存在于现代社会中。许多书和电影将原始社会描述得尤其可怕,这是为了让我们相信现代社会在各个方面都远远优于原始社会,以避免让我们对统治现代社会的意识和权力产生质疑。因此,我们应该提醒自己,在世界各地仍然有数亿的人口,对他们来说,今天的生活也许比几千年前的狩猎采集者更艰难,满意度更低。


别以为原始社会的人都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当时一些人的生活水平很可能比现代的贫困人口还要高。




苦难:想象与现实的分界线


MOOC学院:在您看来,最重要的想象现实和想象秩序是什么?为什么?(@chenwei提问)


赫拉利想象现实一直在发生变化。一个想象可能在几百年中都非常重要,但随后它的重要性大大降低,甚至消失。例如,几个世纪以来,神话故事一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核心。许多思想家警告人们,如果他们不再信奉神灵,这将会导致可怕的混乱、。但是,当代欧洲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抛弃了这样的信念,形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和平、最有秩序的社会,远比对神灵心怀畏惧的中东更和平、更有秩序。


今天,虽然许多人仍然相信神灵,但是金钱、商业合作、。我认为,我们对这些想象过于重视,以至于失去了感知现实的能力。首先,如果没有了想象,例如金钱,我们就无法维持大规模的人类社会;但是,我们仍然要努力区分想象和现实,并清楚地认识现实。我们应该扪心自问:“什么是真实的?”


要区分想象和现实,一个很好的办法是问:“它会经历磨难吗?”一个国家即使在战争中落败,它也不会经历磨难;一家银行即使倒闭了,它也不会经历磨难。然而,人类会经历磨难,动物会经历磨难,他们的苦难都是真实的。对一些想象的信念可能是产生这种苦难的原因,但苦难本身是真实的。我希望我们能保留对人类最有用的那些想象,但与此同时,保持对现实的感知,并由此学会驾驭我们的力量。我们不该用这种力量来鼓吹某些想象的实体,例如国家,而是应该用它来减少这个世界上实实在在的苦难。




MOOC学院:您对人类的未来有何预测?考虑这个问题时,您会考虑哪些因素呢?(@chenwei提问)


赫拉利未来显然是无法预知的。而且,如果我们今天的预测在未来几十年里悉数实现,这反而会令我们大吃一惊。历史告诉我们,那些曾经看起来指日可待的事物,可能因为预料之外的阻碍而无法实现,而其他一些无人曾设想到的情景,反而成为现实。上世纪40年代,核子时代一夜之间崛起,那时很多人预测,到了2000年,世界将变成核能的世界;当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Sputnik 1),美国宇航员搭乘阿波罗11号登上月球时,全世界人们的想象力都被激发起来,每个人都认为,到20世纪末,人们将在火星和冥王星上建立太空殖民地,开始在那里生活。几乎所有此类预言都落空了,而另一方面,当时没有一个人预见到互联网的出现。


所以,当我们预测未来时,预测本身不该被看作是精确的预言,它们更像是对我们想象力的一种刺激。有一种观点值得我们严肃考虑,就是在历史的下一阶段,不仅会出现技术和机构上的转变,还会出现人类意识与身份的重大转变。这是一种根本性的转变,它甚至会动摇我们对“人”这个词的基本定义。离这种转变的发生还有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有些人认为,拥有超凡能力的“超人”到2050年就会出现,更保守一些的估计是2100或2200年。


不过,考虑到如今科技发展的态势,在不久的未来,人变成“神”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的意思是,人将会拥有传统观念中神圣的能力。比如,人可能将有无限的寿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设计和创造生命,可以重构自己的身体和思维,可以直接将自己的思维连接入互联网。这将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契机,也会带来可怕的未知后果。现在,无论是对此表示乐观还是悲观,都为时尚早。我们需要更加务实一些。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一切已经开始,而现在正是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好时机。这是科学事实,不是科幻小说。相比之下,如今许多让政府和民众担心的问题都不那么重要了。世界经济危机、伊斯兰国组织(即ISIS)、乌克兰局势,这些确实是很重要的问题,但是与“人升级为神”相比,它们完全无足轻重。




MOOC学院:在未来,家庭是否仍旧像现在一样会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未来家庭是否会扮演不同的角色,甚至彻底消失? (@晨星夕焰提问)


赫拉利千百年来,家庭都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虽然家庭结构会因时代不同而变化,但家庭总是以某种形式存在着,它是社会的根基。家庭不仅对人们的情感生活有帮助,在经济、。过去200年里,政府和市场开始接管过去家庭的主要职能,比如为人们提供退休金,医疗保险,教育和安全保障等等。我不清楚中国的具体情况,但在大部分西方国家,这推动了家庭制度的瓦解。美国成年人里,独身者比已婚者更多。大部分美国人与他们的亲兄妹关系并不密切,和他们的叔伯、堂兄妹、表兄妹交往更少。他们可能每年只有1-2次机会在家庭团聚时见面,或者每个月通一次电话。


这种局面令人震惊。在过去的几百万年中,我们一直以家庭为单位生活着,但瓦解这种家庭制度仅仅用了200年。家庭在未来会扮演什么角色,现在还很难说。但是,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纽带、夫妻之间的纽带仍然十分重要,尤其是对我们的情感生活而言。随着大家族和社区的分崩离析,仅剩的几条情感纽带不得不承受越来越多的情感。这造成了很多问题,也是导致今天离婚率飙升的原因之一。人们期望从自己的伴侣那儿得到的东西太多,以至于对方根本不可能满足这些期望。



MOOC学院:您看过《猩球崛起——黎明之战》吗?在未来,是否可能有另一种智慧生命后来居上,取代如今智人的地位?如果会,这种智慧生命是另一个人种,还是AI,?(@在线人员提问)


赫拉利我们可能是智人的最后几代了。我们仍然会成为祖父祖母,但是我不确定我们的孙辈是否还会有自己的孙辈,或者他们是否还是人类。由另一个物种来征服并取代我们是几乎不可能的,比如黑猩猩。虽然黑猩猩还在演化,但是它们的演化仍在自然选择的约束范围内,所以速度非常慢,它们可能需要几百万年的时间才能赶上我们。如今,科技通过智能设计,而非自然选择,来创造新的生命形式。智能设计速度很快。在50到200年内,我们很可能将自己“升级”为一个完全不同的物种。我们可能会制造出比自己强大的多的人工智能,我们可能将自己的大脑与计算机连接,创造出拥有某种集体智慧的“大脑互联网”。


赛博朋克科幻小说中的设想,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现实。



MOOC学院:您认为科学在现代社会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科学是社会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今天,人们普遍认为科学比人文艺术更有价值,这一点在未来会改变吗?(@chenwei提问)


赫拉利科学绝对是现代社会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并且它的重要性会与日俱增。但是,仅仅依靠科学是很危险的,因为科学不能回答关于价值的问题,例如“什么是好的”,或“什么是重要的”。因此,科学虽然能赋予我们极其强大的力量,却不能告诉我们该如何驾驭这种力量。今天,人类已经几乎掌握了创造和毁灭的绝对神圣力量,但我们不知道该如何驾驭它。人文学科和艺术的任务,就是帮助我们掌握这力量,这至关重要。




“我是21世纪文明的产物,最适合我的就是此时此刻”


MOOC学院:您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个研究领域?


赫拉利在我的少年时代,我意识到我难以理解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万物如何形成了自己的运行规律,以及生命的目标和意义是什么。我为此深感困扰。我向我的父母、师长以及其他成年人提出这个问题,但我震惊地发现,他们对生命也不甚了解,而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们似乎对此并不在乎。他们为金钱、事业、,却对生命一无所知,并对这种无知完全漠不关心。我向自己承诺,当我长大以后,我不会为日常生活的琐事所困扰,而是要尽自己的能力,理解世界的的宏观图景。这就是我今天选择这个研究方向的原因。



MOOC学院:可以和我们聊聊您的丈夫吗?


赫拉利我们是12年前在网络上认识的,然后发现我们就住在以色列的同一个城市,两家之间距离只有500米。5年前,我们在加拿大结婚了。以色列法律不允许同性结婚,但是认可在其他国家合法结合的同性婚姻。现在,我们住在离耶路撒冷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里,还养了三条狗。



MOOC学院:如果您能选择生活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地区,您会如何选择?


赫拉利我现在38岁,我觉得对我来说,学习狩猎、采集,或者当一个中世纪的农民都已经太晚了。如果让我回到过去,可能不到一个星期我就会被毒蘑菇毒死,或者从树上掉下来摔死。我是21世纪文明的产物,我无法适应其他的环境。所以,对我来说,最好的时间和地点就是此时此刻。


不过,如果我能到另一个时代进行为期几天的短期旅行,我希望能游览公元前5世纪的印度,。在历史上的所有人物当中,他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因为他可能真正理解了生命的意义。我很希望能和他见一面。



-END-


后台回复下列关键词查看文章合集

舒适区 | 清单 | 自律 | Excel | 情商

影单 | 书单 | 读书 | TED

持续增加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