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矫正的发展历史是这样的

口吃矫正体会分享 2022-05-10 15:03:36

                                                                                                   






人类口吃的产生有很长的历史了,自人类形成语言能口吃的时候口吃也就形成了。为了寻找口吃的成因和矫治口吃的有效方法,无数人都在研究探索,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进行研究工作,创造出嚼大蒜、吞生蛋、吃蛙舌、喝热酒、口里含着石子口吃、割舌系带等方法,实践证明均为达到治疗的目的。

  早在公元1世纪初,福马的医师------邱尔咨提出了用煎草药、发声呼吸相结合的办法矫治口吃。

1584年,意大利的医师-梅尔克利史,第一次著书立说,论述了口吃与中枢神经的关系,提出了“中枢器官机能障碍”是形成口吃的原因,这在口吃矫治史上是一大贡献。但由于认识的局限性,客观条件的限制,他的矫治手段只停留在无济于事的药物上,因而收获甚微。到19世纪,口吃矫治处于退化状态,许多科学家“舍弃中枢”,将注意力集中到发音器官上,采用外科手术的方法治疗,结果毫无作用。

1861年英国医师布罗卡氏(Broca’s)首先从解剖学中发现,,以后此区被命名为布罗卡氏语言中枢,从此人们把研究口吃发病原因又集中到这里。由于口吃的发生与环境变化有一定关系,有时口吃有时不口吃,所以不久又被否定了。

  以后德国的苦斯莫尔提出:“口吃的原因是中枢的辞句调节装置,有先天的刺激性脆弱,在发音的开始或中途,发声器官发生痉挛式的收缩,使语言陷入障碍。”这就是他的痉挛性调节神经症的观点,即语言调节领域的神经反应。

  到19 世纪末期,由于心理分析的盛行,人们认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不佳,人为的对抗环境所造成的心理压力,自我意识和自我要求层次过高,个性内向、退缩、畏惧、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不会社会化的心理是形成口吃的原因。

  行为学派的观点则认为,口吃是学习口吃过程中学到不正确口吃技巧,从而造成错误的口语(口吃)习惯所致。

  神经生理学派认为,口吃者左半脑发育较差,中枢神经功能不佳,运动神经协调作用不好,而影响了口、舌、喉、呼吸等器官功能运动失调而造成口吃。

  语言学派则认为,口吃者在语言发展过程中有迟缓不足的现象,造成语句不成熟-口吃。遗传学的观点,认为有口吃的家族要比没有口吃的家族发生率要高。

  1912年,奥地利的一位科学家海波尼尔提出了“联合性失语症”的口吃理论,他强调了心理因素的作用,并详细地论述了口吃形成的内在和外在因素。这种学说较为合理地论述了口吃病的发病机理,从而使全世界的口吃矫治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日本学者藤田认为:“口吃是锥体外路系统的异常紧张所致。”

  俄国伟大的生理学家巴浦洛夫学说问世以后,口吃病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他认为口吃是大脑皮质的正常机能遭到破坏的结果,是一种机能性中枢神经活动障碍的表现。由于多次口吃的重复刺激,大脑皮层的兴奋抑制的过程就以一定方式固定下来,因而产生了一种确定的易于再生的反射系统----动力定型。这种定型又与

  特定的环境建立了信号联系,口吃的发生直接受到第二信号系统的影响。他强调心理因素在口吃病形成和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进入20世纪初,治疗口吃病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主要是利用音乐旋律来促进口吃的流畅,治疗人员有医师、音乐家、教育家、戏剧导演及语言学家。30年代后语言病理学开始发展。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语言治疗

  师对口吃的治疗导向分为两派:一是症状治疗派,他们主张首先克服口吃的症状,使患者能够流畅的讲话;二是心理治疗派,患者评估自己本身与其口吃不流畅的行为,减弱害怕、焦虑心理,使口吃流畅。

        

 目前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造成口吃病的原因可能是,中枢神经功能改变,环境压力,特别是幼儿期,当大脑的语言和思维功能生长发育不协调时,使之在学话阶段屡受挫折,引起紧张、焦虑,最后对自己口吃失去信心,产生逃避心理,从而演变成愈紧张,愈逃避,口吃就愈加严重的恶性循环。总之,口吃是发音、构语、呼吸的不协调所致,并与心理、生理及外性格及 外界环境因素有关,是多种因素交叉存在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