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围棋的历史典故和发展历史(第八章)

北京博雅弈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22-06-09 16:16:36

第八章 明朝时期


围棋到了明朝,大为昌盛,名家好手辈出。明太祖朱元璋很喜欢下围棋,相传南京胜棋楼就是他和徐达下围棋的地方。不过,在历史上,他却是以禁棋出名的,他曾下令:「在京军官军人下棋的断手。」又建造了「逍遥楼」,专门囚禁赌博、下围棋的老百姓。禁棋的部份原因是明人赌棋之风极盛。明人叶春及就提倡要戒赌博、铺牌、弈棋、双陆等「无益之事」,甚至乎不赌财物也不应该做。


相礼是明初大国手,多才多艺,能诗善画,「尤精于弈,当世无敌」。明太祖虽说禁止别人下棋,却禁不住自己对围棋的嗜好。他曾把相礼召至京城,命其与燕王对弈,并赐以重赏。比相礼晚十余年的楼得达也是江南人,他为人所知时,相礼独霸棋坛已相当久了。


《宁波府志》上有一段楼得达与相礼比弈的故事。那是永乐初年,明成祖把楼得达召进京,命他与当时的棋霸相礼对局,相礼很骄做,自以为天下第一,胜券稳操,因而瞧不起楼得达。赛局未定,明成祖已命人悄悄地把画有冠带的纸放在棋盘下,准备赐给胜者。棋一连下了几盘,结果楼得达大胜相礼,明成祖当即赐予冠带,相礼独霸棋坛的时期就此告终。


其实,当时能抵挡相礼的棋手,也许不只楼得达一人,限于古时交通不便,不可能都有进京交锋的机会。据史载,吴中一带的唐理,棋力也不弱,他曾在阳羡山中,遇上一位道士,并和这道上下了三天三夜的棋。唐理还把下棋的本事亲授给他的女婿,后来他的女婿棋力与他相当,能同他一决雄雌。假如唐理能有幸被召入京,恐怕也会与那些棋霸争个高低。


明代许多棋手都很好强,甚至连皇上都不让。刘景就是这幺一位棋手,他常陪明成祖下棋,经常是以他的胜利告终。成祖下得没情绪了,对刘景说:「你不可以让让我幺?」刘景回答:「可让的我让你,不可让的,我是不能让的。」刘景与贾玄在这点上形成鲜明对照,刘景真不辱棋手这一称号。


明仁宗年间,朱熊棋艺颇有名气,到了明孝宗时代,称雄棋坛的,是赵九成。他进京下棋,没有敌手,顿时名声大震,孝宗知道后,马上将他和京城名手一同召进皇宫燕殿下棋,赵九成有许多独出心裁的招式,连连得手,看得孝宗大开眼界,赞叹道:「真国手也!」后来,孝宗赐了赵九成一个官职。


当时棋坛还有一位「怪手」叫范洪,《宁波府志》记载,他「弈棋以自娱,与人弈,常随其人高下,不求大胜,然终不一挫衄。」当时人把他与画家吕纪等三人,合称为「四绝」。


围棋到明武宗时,名手已多如牛毛,并逐渐开始形成流派,各派的棋风显示出不同的特点,这是围棋发展史上重要的一页。据《弈旦评》、《宛委余编博物志》记载,明武宗时,棋界形成三派。


一派为永嘉派。这一派中鲍一中年龄最大,出名也最早。他又名鲍景远。著名作家吴承恩着有《围棋歌赠鲍景远》,上面说鲍景远二十岁时,已被誉为海内第一,「纵横妙无匹」,「处处争雄长」。四十多岁时,还参加过几次著名的围棋比赛。吴承恩称他为「棋中师」,王世贞说他「弈品第一。王世贞认为鲍一中棋风特点是「巧」。这一派里的李冲比鲍一中出名晚,棋力似乎也不如鲍,被评为第二。他自己对此不服。到了暮年,曾与京师派李釜交战,惨败而归,以致不敢再与李釜对弈。这一派里还有几位较有影响的棋手,他们是周源,徐希圣,周厘。前二位出现较晚,周厘与鲍一中同时,鲍称他的棋「咄咄逼人」,甚至有点怕他。


另一派为新安派,这派的汪曙比永嘉派的鲍一中棋力差些,晚一些的程汝亮是这派的中坚。程汝亮字自水,《仙机武库》和《弈时初迭》中都收有他的遗局,其局「布局工整,奇正迭出,取舍各尽其妙。」王世贞认为他有以守为攻的特点。他与京师派的李釜也是劲敌,他败的次数多些,也是心里不服气。可惜过早地离开了人间,未能最终争回这口气。


第三派为京师派,有颜伦、李釜这些高手,颜伦工于计算,常常不差一道。他遍游全国,很少对手,王世贞说他棋风稳健。李釜又名李时养,他比颜伦稍晚,但棋力不在其下,能与颜伦争高低。颜伦就因为怕输给他有碍名声,不敢与他抗衡,躲到吴中去了。前面已经提到,永嘉派的李冲,新安派的程汝亮都曾是他手下败将。吴承恩在《后围棋歌赠小李》中,认为他棋力「绝伦」,王世贞说他偏于力战。在《宛委余编博物志》中,王世贞评价说鲍一中、程汝亮、颜伦、李釜四人虽然风格各异,攻守侧重不同,但此四人「以当明第一一品无愧之」。


三派之外,还有八闽、四明、六合、广陵等小派别。当时,有几位少年棋手,初露头角,一鸣惊人,很受重视。


福建人蔡学海是少年棋手中较有影响的一位,撰有《蔡学海遗谱》,今尚存。余姚人岑干也是一位少年棋手。《绍兴府志》上说,余姚一向风行围棋。岑干很小的时候,跟随父亲游武林,一出去就是一天,家里人不知道他玩什幺,为何如此着迷。后来他才告诉家里人,是和一些孩子下棋。长大以后,棋下得更好了,他便进了京城。一班达官贵人都请他去下棋,一时名声大震。当时,号称「天下第一手」的颜伦住在京城,他已是龙钟老叟,也把岑干请去下棋,但败在岑干手下。但岑干赢他也是经过一番鏖战的。岑干曾对别人说,「我与颜伦下棋,必须闭门静养十天才可以。」可惜,这位早熟的棋手不到四十岁就亡故了。他曾着有《弈选》一书。


另一位棋手方新,又名渭津,字子振。《江都县志》上记载,方新六七岁时就会下棋。小时候,他父亲与人下棋,把他放在膝上,下到半场时,方新捂着爸爸的耳朵,悄悄告诉他应在那儿投一子争取主动进攻。爸爸哪能轻信儿子的主意,根本没把方新的话当回事。结果客人赢了棋,还对方新父亲戏言道:「小孩子那能看出我的漏洞?我是不怕攻的。」小小的方新竟不服气,当下复盘,非但一子不错,而且在他提示父亲的地方投下一子,并按他的方案大力进攻。把客人杀得大败。《江都县志》上称方新「精弈有神解」,少年时,已成当地棋王。王世贞曾路过方新的家乡,听说有此神童,当然不肯错过。他正好与「海内第一品」李釜同行,征得友人同意,王世贞为方李二人摆开棋局,第一局,李釜得手,但仅赢一子,第二天,方新又来下,终于战败李釜。对于他的神力,人们无法理解,便流传出一个传奇式的故事。说方新小时候在月下偶遇一位老人。老人见面便问他:「你喜欢下棋幺?如果喜欢,明天一早到唐昌观找我,我教你。」第二天,方颗果然去了,进门一看,老人已等候在那儿。老人生气他说:「与老年人约会,年轻人不该迟到。若有诚意,明天再来吧!今天不教你了!」方新恭恭敬敬他说:「我记住您老人家的话了。」次日,方新天没亮就起身了,赶到唐昌观,斜月挂在天上,一抹银光撒在紧闭的大门上。方新在门口静静地站着,不一会,老人拄着手杖,踏着月光来了,见方新已在等他,高兴他说:「现在可以教你了。」老人说着在地上铺上棋盘,一五一十地教了方新四十八种变化,每种变化不过十几着,但都是真正的杀手铜,从此方新海内无敌。《甲乙剩言》的作者胡应鳞把这事记了下来,不过也是将信将疑,有一回路过清源,他找到了方新,问他有无此事。方新的回答是:「这是好事者编造出来的。」棋力不可能借助什幺不可知的神力,全凭研习,磨砺。方新自小确实喜爱棋艺,八岁上私塾时,便常在功课完成后的时间下棋。先生认为这是不务正业,还打过他。后来见他实在着迷,而且确也下得有点水平,方才同意,这样到了十三岁,天下棋手没有不知方新的了,以后,他还写过一本题为《弈微》的围棋著作。


嘉靖八年廷试探花邢雉山,「以围棋擅名」,他与文学家李开先同榜。李写有《寄邢雉山》一诗,内有「敲棋是处皆无敌」的句于,对邢雉山的棋艺很是推崇。


《宛委余编博物志》讲《弈问》作者王世贞小时候就爱看鲍一中下棋,但当时尚「不能悉其妙」,后来又看颜伦、李釜、程汝亮下棋、「忘寝食者数」。他与当时一些著名棋手都有交往,与李釜私交尤深,常在一起谈论围棋。


嘉靖壬子年举人施显卿棋艺不错,《无锡县志》说他做过县官。晚年棋艺更加精湛,天下无敌手。不过后来还是被后起之秀祝万年杀败。他很不服气,也没有办法。《无锡县志》上还说,万历庚子年间举人秦延焘棋力甚强,在祝万年之上。


生于隆庆末年的王寰,当时棋名也很大。他曾与上文提到的神童方新对垒,争霸棋坛。当时的王公大人都以与他结识为荣。因他是六合县人,俗称「王六合」,很是炫耀,被视为天下第一名手。冯元仲在《弈旦评》中,将王寰称为「极高之低手」,说他的棋「局小,但善守,而能收局。」看来他以稳扎稳打见长。


永嘉人陈谦寿是位性情豪放的棋手,曾多次游历燕、赵等地,以棋会友,驰名天下。邵太仆曾把陈谦寿三字刻在棋盘上,对他非常器重。陈的诗也不错,组织过「诗弈社」,他也写过围棋书。


苏具瞻也是一大家。《休宁县志》上说他天资聪敏,自小对围棋一往情深,十多岁便「擅名海内」,「海内遍有小苏之名」。因少年学成,在棋坛上活动时间很长,直到明末,苏具瞻还与朱玉亭、林符卿、过百龄等较量过。他的著作《弈薮》六卷,自成一格,备受棋界赞誉。《休宁县志》说此书「古今第一,后来棋谱,皆从此脱胎。」


明朝末年围棋名家仍不断涌现,这里将其主要代表,介绍一下。


雍熙曰是被士大夫们赏识的棋手,当时有位叶台山相国,就特别器重雍熙曰。冯元仲评之为「能以收着胜人。」他着有《弈正》一书,收录了不少名谱,书写得浅显易懂,很适于初学者阅读。朱玉亭是皇家宗室,《弈旦评》说他的棋风承王寰一路,「以资得」,「巧而善战」。但「巧可加于不己者,至遇大敌,则巧无所施矣。」所以冯元仲认为他不善着大局。「局极大,弃取变幻,为诸人冠」的是范君南。他棋力低于王寰,但天资过人,因而敢下大局,棋风洒脱,不过往往「收局无成」。《弈旦评》称之为「极低之高手」。


明末北京下棋的百姓甚多,当时艺坛有八绝,其中一绝就是阎子明的围棋,据《宛署杂记》记载他与人对弈,尚在布局阶段,就能预知输赢多少,而且计算得很准确,他的记忆力很强,复盘不差一子。十分难能可贵的是,《登州府志》上介绍的一位自学成才的国手黄旦,他是登州文登县的村民。学成后曾游历四方与人对弈,这是史册上记载的为数不多的出身贫贱的国手之一。


另一位下层出身的国人叫江用卿,他最初只是爱看别人下棋,看而不厌。没几个月,他就看会了,一盘棋不到中盘,他已能预测胜负。他也到过不少地方,没有人能胜他。当时的大学士何艺岳、周挹斋等,都请他去下过棋,江用卿是个有骨气的人,从不用棋去讨好人,《婺源县志》上说他:「局中不知有相国,局外亦不自说为相国客也。」因而很受人们敬重。左司马孙皖桐,曾写了首诗赠给他,其中有一句是:「座上无非且无刺,酒中能狷(耿直的意思)亦能狂。」江用卿棋力很高,当时社会上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江少年时,游天台遇「异人」教棋。说他下棋不是模仿棋谱,而是」奇创变幻」,是「有神助」。神话固然不可信,江用卿不墨守成规,在于其刻意钻研,多下多练。《柳轩丛谈》记述了他的一个故事。有一回,有人找到江用卿舍下,说江北某大官请他去下棋。江用卿听说下棋,从不拒绝。他换了衣衫,夹上棋盘,随来人到了中州大官府外。来人让江用卿在门口等候,自己先进去了。江用卿在门外等了半天,那人还没出来,原来那人是个骗子。他跑到大官面前捏造说:因为家穷,儿子多。无以为生,不得已,想把儿子卖给有钱人当奴隶,大官当时便立了文书,给了那人一笔钱让他把儿子领来,那人却推托说:父子情深如海,不忍面别,儿子就在大门外。说完他自己就先从后门走了。江用卿那知其中有诈,等了许久不见人出,正踌躇着要离开,忽听得一家奴唤他去挑水。他又奇怪,又气愤,不知怎幺回事。一会儿,主人手持文书出来说:「这是你的卖身契,你父亲已把你卖了。」江用卿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活见鬼,明明是你不远千里派人请我来下棋的,怎幺不说正经话!谁是我父亲?」他拿出棋盘给主人看。主人说:「那咱们俩先较量一下,如果你赢了,我就信你的话。」江用卿赢他自是不在话下,连赢几局后,那家主人反而十分高兴:「我虽然失去几两银子,但遇到了真国手,收益非浅,值得!」


《武进县志》记载了一老一少两位国手。老的叫高海泉,九十多岁,仍然喜欢下棋。小的叫邹元焕,十三四岁就有棋名,与过百龄、盛圣逢等大棋家齐名。


著名画家盛茂烨的儿子盛大有年轻时就多才多艺,承父业擅长画山水兰竹,对围棋也十分精通,棋名很大,常与过百龄、吴孔柞等角逐。直到清初还很活跃,来往于江淮之间,康熙年间为黄龙士所杀败。盛大有的棋风特点,徐星友评价说:「大有自成一家,局面欠醇正。」


在众多国手中,也有自大之人,《弈旦评》中提到林符卿,说他常对人宣称:「要是没有我,四海之内,尚不知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对我来说,不光能赢我的人找不到,就是对手也是没有的。我不去效法古人棋谱,而以棋盘为师。即使是神仙下凡,我也可以让他三子。,他竟连败三局。


明末还出现一位女棋手薛素素,她是明代唯一有史料可查的女棋手,她是苏州人,多才多艺,棋、诗、书、琴、萧、绣等,无不工绝,有「十能」之称,是位有才气的女子。


围棋的高潮终于到来了。这个高潮是由一系列名棋手的高超棋艺及重要的棋书发展而来的。掀起这个高潮的,是明末过百龄。


清朝秦松龄写过一篇《过百龄传》,记述了这位高手的生平。过百龄,又字柏龄,名文年,生于无锡一个颇有名望的家庭,他从小聪明,喜欢读书。十一岁时,过百龄看别人下棋,很快就明白了虚实、先后、进击、退守的道理,「这没什幺难学的!」他对别人说。以后他与人下棋,就经常取胜。这使得乡里人都非常惊奇。


不久,有位、福清叶阁学台经过无锡,此人擅长围棋,棋品二级,很想在无锡找个对手下棋,乡亲们知道了,把过百龄找到学台面前。学台见对手竟是乳臭未干的小孩,惊讶不已,双方坐下后,连着几盘,都是过百龄赢。带百龄来的乡亲有点害怕了,就悄悄对他说:「学台是个大官,你怎幺能总赢呢!可以假设败局呀。」百龄听后很生气地说:「下棋是小事,用这来讨好人,我感到羞耻。况且,叶公品德高尚,他怎幺会和一个小孩过不去呢?」叶学台果然不计输赢,并由此十分器重过百龄,约他一同北上。过百龄以学业未完为名,婉言谢绝了。


打那以后,过百龄名震江南,对棋艺也愈加精益求精了。没隔几年,过百龄觉得可以出去试试了,这时,京城的公卿们也已知道了他的大名,并写信请他去。过百龄决定北上。」过百龄到京后,便遇到了常与公卿贵族来往、骄狂一时的著名棋手林符卿,此人见过仅是一少年,很轻视他,有一天,公卿们聚在一块喝酒,林符卿和过百龄也都在座,自以为天下无敌的林符卿认为这是展示自己棋力的好机会,便对过百龄说:「你我同游京师,到如今都没交过手,今天我们何不各尽所长,较量一下。让公卿们也高兴高兴。」公卿们听了,纷纷叫好,并拿出银子作为胜者的奖品。但过百龄却一再推辞,执意不肯对局。林符卿见状,更得意非凡,逼着过百龄非下不可。无奈,过百龄摆下了棋局。第一局才下了一半,林符卿就感到局势不妙了,急得脸和脖子红一阵白一阵。过百龄神情自若,下得很从容,投子布局似乎随随便便,全不费力。第一局林符卿输了,他不甘心,接着又下了两盘,结果他未捞回一子。观战的公卿们一个个都呆了,林符卿一向是棋坛一霸,今天被过百龄战胜,霸主的位子不再是林符卿的了,于是,过百龄独步棋坛的时代开始了,他的名声也震动了北京。


在这同时,过百龄住处的房主人因事被捕入狱,好心的朋友劝过百龄:「你是被捕者的房客,还不赶快躲起来,不然就大祸临头了。」过百龄不以为然,对朋友说:「主人待我很好,今天他有难处,我却跑了,这是不义的。而且,我与他交朋友,并没有干过什幺坏事,为什幺我要遭祸害呢?」一段时间里,与这家房主有交往的人都被捕了,唯独过百龄平安无事。没过多久,过百龄就回无锡隐居了。


《无锡县志》中也有关于过百龄的记载,说他不论远近,只要是好手,就要前去与之较量,他自己请人来下棋,棋手们都不敢来。他是公认的国手。几十年间,天下棋手莫不「以无锡过百龄为宗」。


清朝诗人钱谦益写过《京日观棋六绝》一首,特注明「为梁溪弈师过百龄而作」。诗写于清朝顺治年间,当时过百龄仍是棋坛霸主,至此,他执坛牛耳已数十年之久。钱谦益以「八岁童牙上弈坛,白头旗许谁干」概括了过百龄的一生。过百龄棋着很多,有《官子谱》一卷,《三子谱》一卷,《四子谱》二卷。《官子谱》价值很大,是我国古代一部全面地、透彻地研究围棋收官子的重要著作。此书现在日本已有译本。《三子谱》全名是《受三子遗谱》,可以说是一部围棋教科书,对于学棋,有十分重要的价值,这本书里记载了二百零四种着法变化,其中「大角图」四十四变,「大压梁」五十变,「倒垂莲」六十变,「七三起手」五千变。此书由林符卿、周懒予、汪汉年、周东候、汪幻清、盛大有六人审定,校阅者前后共达二百二十七人。可见《三子谱》影响之大,传播之广。《四子谱》着重于围棋的各种着法和变化,其中,「镇神头式」六十一变,「倚盖式」一百七十八变,「大压梁式」一百十一变,「六四起手式」三十变,「七三起手式」五十七变,共计四百三十六变。书上每图都有详细解说,非常精辟,有不少概括了围棋着法上的普遍规律,时至今日,仍能指导围棋实战。


过百龄毕生从事于围棋的探索和研究,不论在实践上还是在理论上,都做出了卓越贡献,使我国围棋发展到了一个新水平。继之而起的周懒予、黄龙士、徐星友等人,都是在过百龄打下的基础上,继续朝前发展的,直到清干隆年间,出现梁魏今、程兰如、范西屏、施襄夏等一系列棋坛俊杰,使中国围棋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而这一切与过百龄的贡献是分不开的。


明代棋书很多,明末《桔中秘》说:「弈谱充栋」,并非夸张之词。除上述以外,重要的还有:《适情录》二十卷,林应龙着,明嘉靖四年(1525年)刊印。前八卷包括棋谱三百八十四图,是林应龙与日本棋手僧中虚合编的。九卷以下为林应龙独自编写。此书用军事名词术语为题;并把棋盘分为九个区,称为「九宫」。《秋仙遗谱》十二卷,诸克明编,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刊印。此书是明代颇负盛名的棋谱。诸克明「性好弈,深知用谱之说」,他这部著作「每出新意,以补古人之不及」,编书的目的是使棋手们「俱有谱之可依」。《仙机武库》八卷,著者陆玄宇父子,是明万历年间著名藏谱家。此书是从当时几部著名棋谱及对局中选录编辑的,有很高的价值。后来过百龄重新整理、校订了这部书,使其内容更为丰富。《万江仙机》二集一百局,残本,明潞王朱常涝辑。据考证,这本书里辑的棋谱都是棋手拟出来的,即所谓「出局」,不是对局的记录。棋谱中有很多走法很奇异,与后来的走法不大一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