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清行书的历史发展脉络 提高行书审美和书写技法

徐州云龙书院 2022-06-23 16:30:39




4月1日,著名书法家谢少承来到云龙书院,开讲“行书讲座”,两个多小时侃侃而谈,帮助书法爱好者梳清行书的历史发展脉络,提高行书哲学审美和临习技法。讲座结束后,很多书法爱好者仍围着谢少承求教交流,讲座既有较高学术水平,又充满了趣味,让听众对行书艺术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行书发展:东晋高度至今无法超越


行书比楷书书快速、流贯,比草书规范,主要有行楷和行草两种。有人说行书是东汉人刘德升创造的,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作为当时一位写行书的高手,并有很强的创变能力,行书在初创阶段经他加工美化是有可能的。而行书一体的真正高峰期就是王羲之父子为代表的东晋。

东晋以前的地书虽在体势、点画方面初具规模,但书风朴质,王羲之早年的《姨母帖》,缺少新妍流便之美。经以王羲之之首的东晋士大夫的改造,出现了清新流美的新体,将传统书法的“古质”之风改变成所创新体的“今妍”,代表作品有《兰亭序》《丧乱帖》《孔侍中帖》《伯远帖》等。在东晋和南朝,家人朋友之间的吊问手杞时兴采用妍美流便的行书,这能传达书写者的风采情怀。“千里相闻,迹乃含情”,“虽则不面,其若面焉“,这样的应用,促进了行书的跃进式发展。

南北朝至初唐的书坛,完全笼罩在二王行书艺术风格氛围之中,直到中唐,颜真卿行书开一代新风,将方折为主的用笔变为圆转用笔;将中侧并用的用笔变为以中锋为主的用笔;将潇洒倜傥的笔调变为凝重雄强的风格。虽然柳公权等到与颜真卿并不完全同调,但唐代的民间与文人墨客书写的大致风格是接近颜字的,这从我们出土的唐代敦煌残纸和碑刻中都可以看到。

   

到了五代,行书出现了一个重要人物杨凝式,凡道观佛祠墙壁到处题记殆遍。然挥洒之际,纵放不羁,或有狂者之目。后人认为唐末五代,文章卑劣污浊,字画随之,若李建中书,有五代以来的衰乱之气,而杨凝式笔迹独为雄强,与颜真卿行书不相上下,自是当时翰墨中豪杰。他留下的作品不多,但件件精品,如“步虚词”“韭花帖”等,作品典雅温润,用笔重提按,结构险峻、为一代宗师。宋代四家苏黄米蔡均受其影响,黄庭坚还到处寻访他的书迹。


宋代行书历经北宋与南宋两个时代,经历了平庸复兴期、尚法崇古期、尚意鼎盛期。尚意鼎盛期出现了蔡襄、苏轼、黄庭坚、米芾四家,由唐溯晋,转得晋意,为之一振。与唐“法”不同,以“意”胜。蔡襄宽博冲虚,东坡笔圆韵胜、山谷顿挫清壮,米芾沉着痛快。无论保守或新变,皆代表了宋代最高水平。也许是理学的逐渐成熟,限制了人们的思想,使后来的书法家没有宋四家那样天马行空的艺术精神。


元代书法较之两宋,群体明显小,但也出现了个别重理级的行书好手,如赵孟頫、鲜于枢、康里子山等。


明代帖学盛行,出现了《泉州帖》《停云馆帖》《戏鸿堂帖》《真赏斋帖》等法帖,由于帖学的发达,明代的行书得到了发展。主要行书家有文徵明、王宠、董其昌、徐渭、王铎等。


清代行书主要分为帖学派和碑学派。碑学派的代表人物有阮元、包世臣、邓石如、郑燮、何绍基、赵之谦、康有为、吴昌硕等。


行书临习:选择自己喜欢的经典碑帖临摹


行书书写便捷、实用美观,造就了许多以行书著称的书法家,遗留下来大量的碑帖,为学习行书创造了有利条件。谢少承先生认为,选择碑帖要根据个人爱好和性情,以及造择善本的原则,先从楷行碑帖入手,再到行草碑帖为好。


行书最著名的的莫过于“二王”。《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所选刻本要精,笔锋牵丝,起笔收笔,提按转折都要清晰,这本帖安数多,对于研讨用笔结体都是很有利的。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历来认为是王羲之的代表作,有多种唐代摹本流传,其中钤有“神龙”小印的冯承素摹本,比较接近原作,骨骼清秀、神采飞逸、行笔流畅,这是集字的《圣教序》所不及的。

   

经典碑帖的临习方法,在选好碑帖后,一般有6种临习方法:实临法、指临法、心临法、意临法、创作临习法(集字创作)、临摹互补法(摹有钩摹、影格)。


临帖,从抓形似开始,一笔一画要忠于范本;之后,意临形神兼备,追求笔画间的气息、神韵,重在神似;通过长期积累,形成了对范本的整体记忆,就可以背临,背临过的作品一定要与原作进行仔细比较,查找出来的问题就是你写得不好的症结,须重点克服。


临帖与创作的转换,即是化古为我的过程。如何化?关键在于把握转换的火候,只要对碑帖技法基本掌握,形神谙熟于心,达到可以背临的程度,便可转入创作。


文/王漱玉  图/张长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