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从大陆回到台湾,像是回到“原始社会”?

直通台湾 2022-06-15 07:54:26
点击上方“直通台湾”可以订阅哦!
落后,这两个字,本身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在于社会的怒意、茫然、互骂,对于根本问题的躲躲闪闪。如果说台湾政府,必须给台湾年轻人一个可期望的未来,,更必须还台湾社会一个理性讨论的空间。

郭雪筠
从大陆回到台湾,像是回到“原始社会”?

看到这“据说”是在大陆的台湾人的感想,台湾的民意沸腾了,网民亦颇为愤怒,媒体也热闹了。

一篇《从大陆回到台湾,感觉像原始社会》的论坛文章,。

天涯论坛原帖

衍生而出的反应通常分成理性派与情绪派,理性派如“大陆手机支付很方便没错,网络很发达没错,但是台湾的医疗质量很好,银行服务好、又方便,大陆是因为现实中服务不佳,网络、手机支付等才如此发达,台湾有很多不好,但不用去跟别人比较”,情绪派如“讲台湾不好,就别用台湾健保”。


台湾的科技,真的比大陆落后吗?这是台湾近年的热门议题。

时间返回四年前,2012年7月,台湾正式承认大陆学历,我到北京大学展开为期两年的传播硕士生涯,那时,我觉得台湾好方便啊!


那时的我真心认为,什么北京上海多先进,根本是被谬赞了!先不论台北满街的24小时便利商店,光是交通就胜过北京十倍,那时我常常在北京街头晃荡20分钟,还拦不到一辆出租车。

“师傅我求求你,载我一程吧!”我拍着车窗。

“不顺路啊。”出租车咻地开走了。

同校的台湾同学比我惨,在学校附近租房,自己缴水电费,大陆缴水电费是需要水卡、电卡的,和台湾跑超商一次解决问题完全不同,电卡去哪里缴费?水卡去哪里交缴费?弄丢怎么办?他一直没搞懂。

至于娱乐,2012年11月,《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大陆上映,我和同学团购了特价电影票。晚上10点电影院的情景堪比士林夜市,排了40分钟才排到柜台的人工服务,取票、划位,“北京人多啊,电影院排队都是这样的。”同学拼命安抚我。

2016年2月13日,我回台北过年,想去看一场电影,网络购票需要加收30元手续费,影院外头信用卡购票的机器发生故障,那就人工买票吧……,我走到售票处,一望过去,人山人海,人人都顶着大太阳排队,排了一条很长很长的人龙,至少要40分钟才能买到票。

我的第一反应是,往回走,生气,碎碎念“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排队买电影票了!在北京买电影票手机付款、选座、机器取票,3分钟就可以搞定,北京根本没什么人还在窗口买票了……,台北怎么还在排队!这么热的天,大家在户外为了张电影票排队!不可思议啊!”念到一半,才惊觉到,完蛋了,以“爱台湾”的标准,以后也会有人要我“别用健保”了。

问题真的在于“科技落后”?

2012年到2016年,不过4年,我已经快记不起以前在路上拦车、在电影院排队的日子,套句大陆“九零后”同事的话“都什么时代了”,北京“零零后”的学生们以后可能还会忘记手拿钞票的感觉,从缴水电燃气房租、小区门口的小杂货店、出租车、百货公司,都是用支付宝、微信、 ApplePay,一键解决。

台北方不方便?家里附近有3个便利超商,当然方便。但其实,它却没有那么方便,没有方便到可以“不用改进”。


大陆在许多方面跑得太快,近年也发现“太快”带来的后果,正在逐步修正脚步,不再盲目追着GDP数字跑,而台湾还背着“产业外流”、“优势消失”的包袱,数年原地不动。动与不动,台湾比大陆可怕太多。

大陆在新媒体时代的发展上,基本态度是“摸着石头过河”,先做再说,碰到麻烦?解决问题、制订法规;再碰到问题?再想办法完善。遇到许多问题也是如此“逐步改正”的态度,不管是雾霾、贪腐、外交还是经济,,社会整体氛围是积极活络的。一个国家某方面有问题、某方面落后,都不打紧,你等着,我们以后会追上,甚至做得更好。这是大陆年轻人在面对批评时常有的态度。

台湾则有个独特的现象,当一篇类似“台湾科技落后大陆”的论坛文章出来时,尤其当比较对象是“大陆”时,。说我们台湾落后?你们连Facebook都上不去呢!

微信缴水电费、买电影票?台湾有超商,很方便;用支付宝?台湾有信用卡,很方便啊,而且支付宝会泄漏数据。台湾科技停滞太久,人才外流?市场决定一切,台湾消费者信心不足,企业对市场的信心不足……,这些话,都不陌生。

落后,这两个字,本身并不可怕,想办法追上去不就好了!真正可怕的,在于社会的怒意、茫然、互骂,对于根本问题的躲躲闪闪,这样的氛围一徘徊,就是十多年。

当政府及社会都大喊着要创新、要改革、要转变时,碰到可能要面临的问题,如消费习惯难改、市场太小、没有资金、不用去跟别人比、台湾很好啊,不满意别回来云云,。

一顿吵闹后继续是停滞,人才继续外流,问题持续无解,就这样子,产生了国际知名的“台湾空转十几年”、“人才外流亚洲第一”等评价。

一位刚到上海工作的台湾女孩,专研电商、新媒体,在网络领域中如她一样“外流”的年轻台湾人不少。“台湾人才外流,是因为上海的薪水比较高吗?”我问。

她苦笑,“一部分是啊,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学不到新东西了,看不到发展了,社会几乎不动了。”比如一个“行动支付元年”,一喊好几年,几年前就发现的问题到现在还摆在那里,产业骂政府、政府怪产业,政党及媒体各拥其主。

如果说台湾政府,必须给台湾年轻人一个可期望的未来,,更必须还台湾社会一个理性讨论的空间。

问题出现了,那如何解决?在近年的台湾社会中,难以听到。

这些,到底是政府的失职,企业对市场没信心,还是最根本的社会氛围?在于“为什么要改变,台湾有超商,很方便”这样的守旧?抑或在于“我们市场太小,做不到很正常”的自我停滞?

千万不能继续“往愤怒走”

台湾的候选人在选前都喊出物联网、大数据、创新,人人都知道网络时代来临,个个都是低头族,曾经PChome电子商场大获成功,那时阿里巴巴还没影子,如今在移动时代中几乎完全缺席。而台湾科技人才目前仍集中在半导体行业,这是过去辉煌时奠定的基础,所以当碰到“红色供应链崛起”时格外敏感,毕竟台湾已经这么小了,人民更害怕失去。 

偏偏我们又身处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一切都变得太快,不要说隔壁的中国大陆,昔日被台湾视为“玛丽亚们”的东南亚各国也开始顺着这股潮流往前走,而台湾在国际与两岸问题上无法脱钩,想打开大门,却又摆脱不了大陆的阴影,政党轮替两次,人民对政府及未来已经越来越没信心。近年主流媒体为博眼球及引发关注,,理性讨论越来越少,制造矛盾的多,勇敢尝试的少,退一步找理由的多,向前走做实事的少。

台湾市场小,全球市场仍然很大,台湾仍有许多优秀人才,有些化妆品创业团队打入海外市场,,有些手机App团队更是由不同国籍年轻人组成的混血团队,主攻大陆市场。而身为一个对科技懵懵懂懂的文组毕业生,我问了几个稍有成就的台湾创业者及台干,在这样全球化又瞬息万变的时代,台湾如何以小博大,找到自己的优势,分一杯羹?

放宽心,走出去,多看,这几乎是统一的答案,就跟很多台湾企业家给年轻人的答案一样。科技发展,市场、资金等因素是一部分,但社会对科技态度的开放度,看待全球机会的宽阔度及企图心更重要。现在的时代,台湾市场之外有华人市场、还有更大的天空。若社会氛围仍只聚焦在外部威胁、台湾弱势、难以改变,则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很可能会让台湾继续“向愤怒走”。

放宽心,走出去,多看,回归到“如何向前走”。

本文原刊《多維TW》月刊005期,原标题“向前走,还是向愤怒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