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朝三暮四,女人争风吃醋,是封建社会才有的?

无缰马 2022-06-01 12:37:59

高墙深院的束缚


半个多世纪前中国社会封建家族男人妻妾成群,而现代社会这种现象只是少了形式的另一种荒芜罢了。


张艺谋导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用其独特的艺术手法为我们讲述了高墙深院里几个女人争风吃醋的故事,片子为观众呈现了那个时代封建家族对妇女的摧残、束缚。



高墙深院这一具象正是一个形式上的束缚,影片的观赏性在于封建体制与文明时代的“情人”、“小三”之间形成的落差,这些有关于道德伦理的话题在各个时代始终都备受争议。


01

封建制度:引人深思的主题


高墙深院没有春天,封建体制生生不息。


影片讲的是封建社会的守护者一金钱、权势、传统制度来蹂躏少女的悲剧。


片中陈家大院的老爷家大业大、妻妾成群,娶由巩俐饰演的颂莲已是第四房,而且这位陈老爷见多了女人,完全已经没有廉耻之心。



这是一种以钱劫色的封建妻妾制度,是非人性的情爱之欲。 


片中更能诠释这一主题的是每当夜幕降临,四个女人站在各自的院落门口等待被点灯笼的形式,火红的灯笼随着奴仆的一声大声宣布架在被临幸的人的院门口,而后更是将此院用红色渲染得灯火通明。


在这高墙深院里,女人的资本是青春美色、是取悦迎合。女人为了获得被捶脚、点灯点菜的权利,争风吃醋竟成了他们活着的意义。



在这一点上,在并不是封建社会的今天,也倒是有些无法改变的存留。


另外,本片剧情从夏天开始,又在另一个夏天结束。其间,有丰收的秋,也有白雪皑皑的冬,就是没有春天。


这正是暗示着,在封建体制的束缚之下,代表希望的春天和自由是不复存在的。


在这部影片中,张艺谋导演将一个封建家庭的生活场景搬上荧幕,揭示了封建社会“一夫多妻”制的横行。


此片也彰显出了张艺谋作为第五代的一个艺术气质,当然这部聚焦于高墙深院的电影最终荣获了中外多项大奖,其中包括被第64届奥斯卡金项奖提名。


02


时代造就:各具特点的女性人物形象


整部电影之中,着重描绘了5位具有鲜明性格的女性人物形象。


其中有拿着佛珠、与世无争的大太太


有菩萨脸蛇蝎心的二太太卓云


有不安分、红杏出墙的三太太梅珊


还有本片的主人公四太太颂莲


以及那个被老爷调戏过却始终都没有得到名分的丫鬟雁儿


她们各自都有着不同的命运,首先是在原生家庭的一个命运。


比如说四太太颂莲,本来是个在校女大学生,却在父亲过世后被继母安排嫁给人当妾。

(嘴上虽是这样说,但眼角的泪骗不了人)


再就是已为人妾的一个命运。


整个片子,只有一个场景,就是陈家大院,整个片子只有一个有资本的男人,那就是陈家老爷。


所以争宠是必然,得宠与否,就关乎着他们各自的命运。


正室已老,妾身之间的一个争宠无异于宫廷剧里的一个争宠。(自行脑补)


虽已成妾,但颂莲骨子里是不屑的。但是摆脸色也好、不理会陈老爷也好,没过多久,她也被高墙深院的老规矩给悄无声息的同化了。


这高墙深院不大,人也不多,但它有它的“丛林法则”,适者生存,不适者亡。


“亡”有两种。一种是四太太这种被“封灯”的亡。


“封灯”是按照陈家祖上的规矩,将大红的灯笼用绣着龙图腾的黑色大布袋封起来,这就意味着四太太的院内短期内不会被点上灯,她再也难以得到老爷的宠幸。


另一种是,三太太梅珊的“亡”命。


颂莲刚进陈家大院,就无意中发现院内有“死人屋”,陈老爷告诉他那是上辈不安分女人的葬身之所。


最后,颂莲亲眼见到暗中勾搭高医生、最后红杏出墙的三太太被吊死在“死人屋”后就彻底地对这个高墙深院绝望了。


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在观影时想起那时女人的一个社会地位,不免痛心疾首。一个好端端的有理想的女人竟沦落为给人当妾,当妾还不受宠,最终在陈家大院的高墙内成了疯子。


最后,片中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女性形象,就是四太太的丫鬟雁儿。


看到雁儿,使人想起《红楼梦》中的晴雯,一个是常常伺候在四太太身边,一个是常常服侍在宝玉身旁,但做的那个梦,都是那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可惜,都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03


视觉盛宴:独特的色彩表达



整部片子,以红色为主色调,以灯笼为道具来呈现色彩的一个变化。


点亮灯笼,大红的灯笼意味着受宠,意味着在封建家族的风生水起。


灭掉灯笼,还有灯笼本身的自然红,这知识意味着暂时性宠幸完毕。


封起灯笼,大红的灯笼外,包裹着的黑色意味着失宠。


影片在看似毫无趣味的为一个老男人争风吃醋的情节中,通过点灯笼、灭灯笼、封灯笼这三个决定女人幸福的步骤,呈现出的颜色变化是由自然色到红色,再由红色到自然色,再到最后四太太的黑色。


这一系列的颜色转换,完成了张艺谋导演对红色这个象征着欲望、暴力的颜色所做出的表达。


另外,片中的白色也独具象征意义。


片中有好几处对白色的运用,其中有三太太在城楼上唱戏、四太太爬上去看,以及四太太爬上“死人屋”看到三太太被杀的情节。


导演在此运用全景、中景呈现出了冬天的楼顶,一片白茫茫的雪景。


由此来显现人物命运在偌大环境中的渺小,来表达女性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所显示出的不可抗拒的宿命感,人的命,天注定。



影片的成功之处还在于导演对“大红灯笼”这一道具的运用,通过灯笼这一具象,聚焦于它的起落、颜色变化由此来揭示人物命运的变化。


堪称完美的是,导演将颂莲、梅珊、雁儿几个女人的命运转折点都设置在冬天白茫茫的雪景之中,以寒冷的季节、冰冷的雪景来烘托悲凉的气氛,加剧人物命运的悲惨。


正如片子的最后一幕,在三太太被杀、四太太疯掉之后,陈家依旧张灯结彩迎娶着新来的五姨太。


在佣人给五姨太捶脚之时,颂莲蓬头垢面地在雪地里踱来踱去,白茫茫的雪景,是新姨太悲剧命运的暗示,也是旧姨太们命运的照应,这体现了封建社会女性无法逃脱的宿命。



所谓的现代文明,是另一种隐藏的荒芜吧。


影片看似呈现出的是封建社会的不文明现象,但电影作为一种艺术、文化的表现形式,如果它所承载的意义仅限于此,那无疑是失败的。


但好在,这个封建社会高墙深院的束缚,只是导演的一个发力点。他想通过对旧思想的呈现,来引发观众对当下社会男女关系的一种深思。



作者:张瑾歆 ,是个学编导的妹子,从前写诗写散文,也写影评和故事,但离开校园之后,写了2年新闻稿,现在想重拾,写些纯粹的东西。如果你也喜欢写东西,还喜欢交朋友的话,可以联系她:924076720(微信QQ同号)

友情链接